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四十七章:主战
    “师父放心好了,审查也不过是针对我个人,难道打赢了还会对门派有危害?我一没杀人二没做错什么,难道还因为自己强弱而给门派排斥不成?”我试探性的问道。
  
      “米末的性子阴戾,被问及缘故的时候,说你用了什么邪法,门中较为禁忌这些东西,所以必要审查也是应该,届时估计还要你展示自己的实力,以甄别你是否是敌对门派而来的奸细什么的,当然,为师虽然相信你的品格,但却不知道你的具体情况,所以提醒你一番,若是你不是别派奸细,倒是不用太过担忧。”华夏月打量我说道。
  
      “师父放心好了,我来至遗失之地,当年所学功法,也是以古神界量劫之战前功法,底子干净的很,若是排查奸细,我应该不会是的。”我心中暗道这米末果然阴毒,不过在门中不好灭口,往后若是给我逮到,一定把他直接干掉。
  
      “那就好,我也不大相信你是别派的奸细,不过你们这群遗民落到我们这片区,也颇为诡异,所以即便不是因为这个,估计上报后,也会派下核查。”华夏月沉凝。
  
      “师父,这审核的标准是什么?我们敌对的势力又是……”我连忙问道。
  
      “敌对势力就多了,要不然也不会几大门派抱团联合,想必你也差不多知道我们的情况了,我们青帝门吸收弟子,其实并不看来历,也不看身份,连功法都不限,所以私下寻找散仙,半逼半就的押着入伙,以扩大门派实力,这导致弟子多是良莠不齐,除了人外,连妖、魔、巫、鬼、尸出身的散仙皆有,还不需要看品行,所以相对敌对势力而言,除了功法驳杂外,弟子中品行也杂乱无端,好坏参半,这虽然是新神州的生存之策,但相对正派而言,就成了他们口中的下作门派,通常会以歼灭敌对为主。”华夏月苦笑说道。
  
      “啊……”我暗道原来是进入了邪门外道了。
  
      “也别太惊讶,这里相对而言,也还算是安全的,毕竟处于神州荒地,一般名门正派不会过来,大规模的战争很少发生,正经的宗门,都在神州中心呢。”华夏月苦笑道。
  
      “神州荒地……我听长辈说,这里以前应该有不少的神塔吧?”我惊诧问道。
  
      “几千年过去了,谁也不知道以前的情况,我也是道听途说而来,当年这里也是我们神州的一处较为有名的仙家道场,所以量劫之战也很彻底,大部分的道场后来在量劫大战中毁了个干净,青帝门和几个门派的师祖逃难迁徙而来这片地方的时候,这里还是无尽的废墟,后来才渐渐有了现在这个样子,听闻我们青帝门的神塔,还是当年用这里损坏神塔的其中一段建起来的。”华夏月告诉我。
  
      “原来如此。”我怔了一下,原来青帝门也是量劫之战后,连同其他兄弟门派趁机占领了这片地方,而敌对门派应该是往这里扩张的门派了,我从五大世界那儿来,总不会天然带着那边的印记,所以我应该不至于有事,除非对方有意整蛊。
  
      “你修炼上有没有什么困难?”华夏月问起来。
  
      “转换上可能需要时间,但审查很快也要来了,师父如果知道界定是否敌对门派,我想现在就试试?以免影响到我的专注。”我说道。
  
      “嗯,也好,你就用之前打败米末那一招吧。”华夏月点头说道。
  
      我点点头,随后立即施展了纳灵法,霎时间,华夏月身上的气息很快就给我吸收了一些,当然,跨越了一个劫数,吸收到的量委实不多,华夏月表情上淡如秋水,好一会才说道:“应是量劫之前的古法,现在能够使用这种古道法的恐怕不多,据我所致,也是偏向于杂道,绝非敌对门派的法术。”
  
      “师父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心中颇为高兴,而华夏月也笑道:“我早知道你就不是敌对门派那边的仙家,无论精气神方面,更像是散仙多些。”
  
      “散仙自由自在也没什么不好。”我回答道。
  
      华夏月幽幽一叹,仿佛想起什么,随后说道:“我先回去了,你在这里努力的转换下气息,我这里有一套心得体会,方才去门中顺手摘抄下来的,对你或许有好处。”
  
      “多谢师父。”我连忙说道,心中还是颇为感谢她。
  
      “嗯,有事情就用通讯仪联络我。”华夏月也没再说什么,很快就飞回了自己的住处。
  
      我拿来玉牌读取里面的信息后,发现竟是一套针对当年仙气和元气转换的心得体会,顿时是对华夏月感激莫名,毕竟相对而言,她之前心仪的弟子应该是倾城若雪才对,谁曾想就算收下我,居然也能如此,看来她品行实在是没得说。
  
      不过话说起来,之前林忡把我们带入青帝门,她还亲自前来迎接,由此可见一斑了。
  
      有了这本心得体会,我立即加紧以仙气转换成元气,而刚刚开始坐定,我以这吸收法门来吸收一丝元气运转周天的时候,忽然心脏一阵的悸动,随后一股浩瀚庞大的吸收之力仿佛在触碰元气后,就开始把元气往我身上狂吸,速度还快得离谱!
  
      我心中震惊,因为这应该是祖龙在纳气,可现在对我而言,元气好比是洗伐身体的毒气,绝对不是一般脉络能够承受,所以我毫不犹豫就制止了它的吸收!
  
      但这时候,我的脉络早就给它洗伐了一趟,一整个下午,痛得我是满头大汗,脸色发青!
  
      不过这祖龙似乎知道闯祸了,在我渐渐放开它和我身体的联系后,开始反馈了适合我的少量元气,这让我的痛苦才得以缓解,并且开始慢慢适应起元气来。
  
      回顾一下,祖龙是龙的始祖,也是鳞甲时代的霸皇,对于鸿蒙元气,当然是见猎心喜,忽然忘乎所以我的存在,也实属正常。
  
      对于它认错一般的示好,我也不吝进行回馈,吸收元气重锻脉络的同时,也开了一条特殊通道给祖龙,让它吸收元气,至于它会用元气来干什么,就不是我所关心的了,估计是和我一样进行仙气和元气的转换,亦或者回复原来霸皇之姿,但对我而言都应该是好事,没有了媳妇姐姐在身边,我唯有指望它能保护我而已。
  
      有了祖龙吸收和回馈元气,我转换和修炼的速度几乎是呈现倍数的增长,原计划估计得一两个月时间的转换和适应,短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大半!按照这种修炼速度,和我上来的那批人,要给拉下很远一段。
  
      当然,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推移到了三天之后。
  
      而就在我醉心修炼转换元力的时候,忽然一个师弟就飞到了面壁石这里,并亲自传讯说师父让我前去玉尘阁的大殿,说是有要事寻我。
  
      我心道应该是审查的长老来了,而现在我基本也把身体内的仙气排空了,就算没排,也早就给祖龙吸收殆尽,因为只有干涸仙气,才能融入浓烈的元气。
  
      只不过现在我脉络的粗壮程度,仅仅是真实二劫左右的水平,仍然是外强中干,倒是先天魔气融入元气之后,竟产生了异变,把第二脉络撑到了遇劫的阶段,也就是很快就要进入真仙境了!
  
      第二脉络因为是先天气息,所以就算是魔气,纯净程度也在所有道统之上,一旦和现在脉络持平,极有可能会成为我主战脉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