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四十九章:带队
第二千五百四十九章:带队
  
  我暗骂了一声无耻,这简直就是见钱眼开的家伙,而且应该还是有谁在背后唆使的,我咬咬牙,心中已经生出了杀意,但这时候,华夏月抓住了我的手,压制住了我要暴起的心思,随后和鲁絮说道:“鲁师姐,可别再有什么后续了,师妹这趟能拿出来的资本可都拿出来了,如果您再来,我可得求莫师姐借我东西才能保下这弟子了。”
  
  我怔了一下,这时候抬出一个莫师姐,怕应该是华夏月的后台了。
  
  “莫师姐……”果然,这鲁絮脸色微变,似乎给华夏月这话给提点到了,心中也有些忌惮,只是表面仍说道:“华师妹,你这也不能怪我不是?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背后可是有人让我捅这篓子出来,我要拒绝,也得把人情还回去对不对?你花费这些,当是我搭座桥替你消灾吧,你可还算欠我个人情呢不是?”
  
  “那这人情,你是打算让我师父怎么还?”我顿时脸色阴沉下来,身上的元力也跟着磅礴的喷发出来!
  
  鲁絮难免给我这忽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但很快想起我不过是个三劫的真仙,表情顿时狰狞下来!
  
  “一天!”华夏月再度制止了我,把我扯到了她身后:“鲁师姐,这弟子脾气不大好,之前也因此才闯祸,你还是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和他一般见识,这人情师妹肯定是记着的,以后有机会,一定会登门道谢。”
  
  “哼,也好,看你这弟子也是咋咋呼呼的性子,不过也不能因此给我也添乱不是?行了,华师妹,你这人情师姐我可记下了,我这就先会戒律堂那边呈报,你就先好生管教这劣徒,可别在闯祸了,要不然师姐下次来,可未必轮的上说话的份了。”鲁絮面色不好看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大袖一摆,带着华夏月一堆东西离开。
  
  我咬牙切齿,照着以往,我早就动手了,这种势利小人哪个门派都不缺打的。
  
  “好了,这事情应该也算是平息了,好在我之前早有准备,去跟你曹师叔借了些丹药备着,要不然也难打发了戒律堂。”华夏月叹了口气。
  
  “我说师父,你用得着对她这么好声好气?这家伙是受贿,你还大大方方的把东西送她手里?”我郁闷坏了。
  
  “行了,你不要再说了,你觉得事情有那么简单么?这米末当天就给骆师兄带走了,这事你可知道?不知道吧?哼,那米末本来就是骆师兄放在我这里的奸细,我早就想着收拾他了,苦无机会罢了,现在就当时花钱断掉这尾巴吧,希望骆师兄能知难而退吧。”华夏月皱眉说道。
  
  我心中一愣,然后立即道:“这样的事都有?那这次你新带来的弟子,又是谁人送过来的?”
  
  “还能有谁,还是骆清君师兄,他和掌门说这女弟子功法更亲近我,就用来强换回了米末,还和掌门师姐三言两语,把米末的罪名抹掉了。”华夏月说道。
  
  “什么意思?这欺师之罪,都能说免就免?”我差点没说出佩服两字来。
  
  华夏月看了我一眼,说道:“你以为?骆师兄说我把他打成虚体,也算是小有惩戒,宗门也缺人,米末放他那严格管束就够了,还顺手又把一个奸细放我这里了……”
  
  “我说师父呀,这你都能忍?”我惊愕的看着她,对这老好人师父已经是敬佩得五体投地了。
  
  “有什么不能忍的,连虞瑟师姐都有眼线在我这里,你当这里很好玩?”华夏月警告意味的和我说道。
  
  “我说师父呀,合着一个师兄、师姐什么的都能掺沙子一样往你这送奸细,那你还能信得过谁?”我暗道怪不得这群弟子看着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了,原来品行本来就是奸细出身,能干这事的,能有几个正儿八经的?
  
  华夏月摇摇头,最后说道:“你不是么?你来至遗落之地,没什么背景,我还是相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