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五十四章:过堂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三劫和四劫就天差地别,能有什么手脚可以做的?李道友想得太多了,我们还是赶紧去帮忙吧,如果骆师叔出事,我们回去可真不知道怎么交代了。?”倾城若雪一副惊慌的说道。
  
      “不是谁都和李道友那般能干。”我不阴不阳的说道,而李相濡呵呵一笑,见我们不说,也没有太过纠结,一路紧随着大部队,一路笑道:“那好,既然两位不愿意说,那到时候出了什么事,可别后悔没知会我,而让我不知所措才好。”
  
      “那倒也不会,和刚才说的一样。”我淡淡的说道,李相濡看我们不愿意多说,他知道再问下去也没用,当即加快了度追着自己的几位师兄弟而去。
  
      我和倾城若雪也没有落后,很快也跟着前往,而不一会就过了刚才我们战斗的区域,我现这陈老太在我们战斗过的空域那转了一圈,并且似乎还犹豫了下,方才追着我们说的方向而去,结果带着我们追着好一会毫无收获后,她顿时狐疑的停了下来。
  
      “怪了,我不但是搜索不到骆师兄的信号,连同去讯息,都石沉大海……”陈风儿脸色阴沉下来,旋即看向了我们俩。
  
      倾城若雪慌忙说道:“陈师叔,会不会是骆师叔急于寻敌而未曾及时答复?”
  
      陈风儿想了想,说道:“亦有可能,不过我们巡逻,按照惯例是不会追踪太远,这个时间里,应该要回来了才对。”
  
      “会不会是因为师兄师姐他们陨落,而骆师叔心情愤怒而追敌深入了?”我担心的说道。
  
      “应该不会,他不是那么不知轻重的人,我看这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陈风儿半眯起眼睛来,而李相濡这时候忽然传音给了她,我顿时心道不妙,这老家伙是要故意折腾我们。
  
      果然,陈风儿看向了倾城若雪,说道:“两位师侄,你且详细说一说当时的情况,一个细节都不要漏过,明白了么?”
  
      “好。”倾城若雪估计也是心情郁闷,这李相濡这一手玩得漂亮,也不怕倾城若雪怒全都用棍子敲破脑袋。
  
      比我想象的要顺利得多,倾城若雪再次挥了现象级的演技,把我们分开巡逻的事说得是滴水不漏,米末殒落,紧跟骆清君追击敌人不见踪影的事也渲染得跟真的似的,连我都差点觉得这才是事实了。
  
      李相濡还在那思考,但他当时不过是坐到了古仙界的至尊宝座,这倾城若雪当神皇都不知道多少年,以狡猾程度上说,这倾城若雪才是真正的老怪物!
  
      不出一会,李相濡没找到任何关窍,而陈风儿虽然怀疑,但骆清君比她还厉害,包括两位殒落的也还算是我们的师兄师姐,所以她也没法从中找到太多端倪。
  
      最后只能是说道:“骆师兄的事情恐有蹊跷,或许是敌对门派这趟故意挑衅,我们遭遇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一两次了,所幸你们两位师侄都无甚大碍,且先回驻点报备此事,然后赶紧回宗门去吧,我会联络其他驻点开始搜查你们骆师叔的事情。”
  
      “是。”倾城若雪和我齐声回答,随后一副惊慌失措的往宗门驻点那逃去。
  
      回到了驻点后,我们把这事和剩下的师弟师妹一说,这几位吓得脸色惨白的有之,更有的就差没抬腿跑路了,还真别说,青帝门这宗门的气氛从来不是玩感情的,连师叔死了,都和死了一条狗没区别,况且就算骆清君是他们背后的真正靠山,但眼下都倒了,还有什么好依靠的?赶紧先回去和自己的真正‘师父’表决心才对。
  
      其实这次骆清君死得也够冤枉的,连我都没想到倾城若雪会这么干脆利落,更没想到她会这么厉害,连四劫的都能几回合内击杀,连虚体都没让逃出来。
  
      不过这一战,也让我知道了先天宝物的厉害,有这么一件级宝贝,简直是杀人越货的不二良品。
  
      “刚才骆清君和米末他们的宝物,拆了找个地方分批埋掉,通讯仪也破坏掉。”倾城若雪说道,她早就抱定了毁尸灭迹的想法。
  
      我想了想说道:“我们要不去一趟村子?留点信息给李破晓。”
  
      “不去,现在哪个地方都别去,我们一举一动,很可能都会有人盯着。”倾城若雪十分的小心翼翼。
  
      我没有意见,一路跟着几个师弟,渐渐把刚才收起的东西一一毁掉,这骆清君的武器早就给倾城若雪打毁了,剩下的不过是一些普通的便携法器而已,还有一些日常用到的小物什,消灭得灰都没有对我没什么难度。
  
      一路上不停飞行,但半天的时间过去,陈风儿竟来消息,说找到了部分骆清君兵器的破片,而其他两位长老,也已经朝着我们这里飞过来,说有些事情要问问我们。
  
      我和倾城若雪甚至几个弟子都有些疑惑,只能是停下来等待。
  
      我则趁机联络了华夏月让我联系的曹师叔,让她过来主持此事,毕竟没有一位长辈在,这谎话圆的再好也没什么用。
  
      没有过去多久,曹薇家就来了,这位师叔之前选徒的时候在大殿见过,看到我们脸上多有紧张之色,问道:“你们俩没什么事吧?”
  
      倾城若雪已经得知了是我的后援,不过戒心毕竟也没放下,还是按照老套路来应对了。
  
      那曹薇家看了一眼剩下的几位二劫的弟子,说道:“你们几位三劫都不到,先回去吧,我正好出任务路过此地,这里的事情交给师叔吧。”
  
      几个弟子没什么不肯的,当下全都逃得干干净净。
  
      “骆清君……被你们干掉了?”曹薇家和华夏月差不多年纪,样貌方面,也比华夏月长得看起来年轻许多,不过也是三十岁的年龄了,和倾城若雪肯定没法子比较。
  
      倾城若雪还想要继续那一套说辞,我伸手拦住,说道:“他伏击我在先,要不是倾城道友赶来相助,我恐怕会陷入苦战,现在几位别的宗门的师叔要我们等着,说要调查清楚才肯让我们走。”
  
      倾城若雪惊讶看着我,但曹薇家并没半点奇怪,只是看着我们,说道:“原来你师父说的是真的,放心吧,此事由我来和陈风儿解释吧,你们先回去就好,跟他们对质,结果无论如何都是自己脏了。”
  
      我连忙拱手谢过,随后带着倾城若雪返回宗门,这曹薇家看起来虽然年轻,但长相上是说一不二的样貌,要没有把握,她也不会打包票让我们回来。
  
      返回宗门前,听说此事的掌门吕秋很快派了华夏月和虞瑟两位长老前来接应我们,其中还有之前来讹诈过我们的戒律堂鲁长老,所以大半路的时候就遇上了。
  
      “怎么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华夏月有些诧异的问我。
  
      我有些郁闷的打算把这件事说出来,毕竟除了华夏月,还有戒律堂的长老,以及跟骆清君关系几号的虞瑟。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你们俩,跟我回一趟戒律堂,上头可是说了,要带你们两个过堂问清楚这些事,你们的几个师弟师妹,可是把事情都撇在你们俩身上了。”鲁长老冷笑着说道。
  
      虞瑟目露凶光的看了一眼我,她肯定是知道骆清君这趟是去杀我的,可现在骆清君死了,这事情就带有悬念色彩了,换成是杀人不成反被杀的剧情,绝对是很合理的!
  
      “华师妹,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没?”鲁长老笑问华夏月,这双目中带着一抹贪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