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五十五章:巨贪
这鲁絮相当的贪婪,表情也十分的狠辣,现在语气里摆明拉我过堂,意思就不排除动刑,而看向华夏月那一眼,明显是要贿赂什么的。『→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La?≠
  
  华夏月自然懂的这点,当即说道:“鲁师姐,这件事我们需得好好调查清楚,他们两个不过三品的实力,这趟没出事就很幸运了,让他们去戒律堂,他们也没做错去那干什么?”
  
  倾城若雪也委屈的点点头,然后拿出了通讯仪,一副要联系掌门吕秋的样子,鲁絮皱了皱眉,问道:“倾城师侄,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总得跟师父知会一声。”倾城若雪道,鲁絮脸色颇不好看,说道:“你是后面跟上的吧?那与你无关,你不用去戒律堂了,但这小子跟你不一样,弟子们说了,他是率先和骆清君师兄,还有两个同阶的弟子一同前往巡逻的,这才几天就出事,你和他无关我也不相信!”
  
  “鲁长老,这话不要说得那么绝对!仙家出门在外,生死皆有道运控制,正好我的弟子逃过一劫,难道就不应该么?”华夏月也有些火了,连称呼也变了。
  
  “哦,你这么一说,骆师兄道运就不好了?”鲁絮有些强词夺理起来,而一边的虞瑟一挥袖子,说道:“此事倾城师侄恐怕知道不多,掌门也交代了,务必让我保护倾城师侄回去,至于这孩子,华师妹,姑且让鲁师妹带回戒律堂又如何?”
  
  “虞师姐!凭什么掌门师姐的弟子就能轻松回去,而我的弟子就要经过戒律堂审查?”华夏月颇为委屈的说道。
  
  “华师妹,我知道你新收了个弟子,对其关爱有加,刚刚进门一天就给他当了弟子们的大师兄,不过做事情需得谨慎点,不要爱屋及乌,失了方寸,这事情已经很明白了,我们并没有怀疑夏师侄如何,只是觉得他应该知道里面的内幕,所以才让他去戒律堂受审,其实这也是让他自证清白。”虞瑟冷冷的说道,这话里面平静,但却明摆着就是欺负华夏月。
  
  华夏月自然不会愿意,但刚要开口,鲁絮就沉下了脸,说道:“华师妹,该不会骆师兄的事,你也有份参与吧?我可收到消息,曹薇家曹师妹已经在前方截住了别的宗门几位道友了。”
  
  “鲁师姐,事关我的弟子,我当然四处找关系,正巧曹师妹就在驻点左近出任务,我顺道联系她也实属情理,此事刚才已经禀明掌门!”华夏月连忙说道。
  
  鲁絮哼了一声,一副这事你倒是干的漂亮的样子,不过她仍然说道:“其他宗门的道友说捡到了一些骆师兄使用剑扇的破片,应该是给什么可怕的武器击毁的,而且事出之所在,正好是陈道友遇上夏师侄的地方,所以此事恐不简单,问清楚也是理所应当吧。”
  
  “我们不过是三劫的实力,难道鲁师叔觉得是我们杀了骆师叔?而我手中只有一把匕道器,能这么厉害毁了骆师叔的宝物?”我一边说一边拿出了那把破匕,这匕完好无损,寒光凛凛,可惜要跟一个师叔的上品法器对敲,碎的肯定是我这把。
  
  “我知道肯定不是你,不过这事你要去戒律堂也得去,不去也得去。”鲁絮冷冷的说道。
  
  而虞瑟已经懒得再跟鲁絮纠缠,说道:“我先带倾城师侄回去复命,你们配合一下戒律堂,另外其他宗门那边,尽量的互相沟通,是内奸的抓紧处理,如果是外敌,则加强戒备,明白了么?”
  
  鲁絮虽然是戒律堂的长老,不过摆明和虞瑟还差了辈分,而华夏月只能是老实答应的份,并且眼睁睁的看着倾城若雪返回门派。
  
  我郁闷至极,这倾城若雪跟开了外挂似的,人明明是她杀的,结果出事的反倒是我,下次再也不陪她老人家玩儿了,这是拿自己小命去玩蹦极呢!
  
  虞瑟带着倾城若雪走了不远,鲁絮就说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华师妹,虽然我知道这件事估计和你们没什么关系,毕竟一个三劫的弟子顶什么用呢?不过嘛,这事情却也可大可小,你打算这次给我点什么好处,好让我把这孩子放了?”
  
  给鲁絮这么疑问,华夏月脸色铁青,虽然很出乎预料,但也在情理之中,所以她咬咬牙说道:“鲁师姐,你也知道先前几天我把本命法器和东西都给你了,还搭上了不少的灵丹妙药,眼下手头并不宽裕,这事情师妹拜托你,能不能宽裕一段时间,等这次师门的俸禄下来,我再和曹师妹商量下,能不能拿出点什么,凑一起给你?”
  
  “这个……华师妹,你知道的,这事可是急上眉梢了,我如果要帮你们师徒俩说话,可也要打点上面的,你总不会让我自己掏腰包往上面递钱吧?那样我还不如干脆让你家弟子直接过堂好了,你也别太担心,我们戒律堂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一切都按照规矩办事,如果你家弟子没什么问题,怎么进去的,还怎么出来,如何?”鲁絮十分为难的说道。
  
  我心中却已经是破口大骂鲁絮这老妇人无耻,她一边说按规矩办事,实际上这戒律堂牢房是好进的?不屈打成招能填清楚骆清君的事情?就算我能出来,怕大半条命都得丢在里面!
  
  “行吧,鲁师姐看看这些合不合适,师妹我真的没别的好东西了。”华夏月眉心拧起,摸了摸袖子,拿出了一面小旗和几枚丹药,看品质,应该是和之前贿赂鲁絮的差不多等级,看来华夏月来接我,已经是知道肯定会有这一码事出来。
  
  鲁絮皱着眉,伸出了粗壮的手在华夏月的手中接过了这些东西,撩拨了几下,忽然冷笑一声,把东西又丢回了华夏月手中:“华师妹,你打乞丐是么?这次你家弟子什么事,难道你自己不知道?三番两次的专门为了你家弟子,我容易么?我往上打点的是堂主师兄,不是打点哪一个弟子,你这样打我,我真的太失望了。”
  
  “鲁师姐,您先别着急,我也知道这件事麻烦,所以这个只是定金,等我的俸禄下来,一定全都交给你,如果还不够,我再别处凑一凑可好?”华夏月陪着苦笑哀求道。
  
  鲁絮微微抬头,冷冷一笑:“呵呵,华夏月,你真把你当那么回事了,你一年的俸禄,还不够我吃顿仙肴!”
  
  “想要吃仙肴?我把你剁了怎样?!”我表情阴冷,双重掷咒忽然间释放而出,下一刻全都往那鲁絮身上招呼,剑雨恍如不要钱似的倒向对方,那鲁絮吃惊一下,膀大腰圆的身子却给我捅出了好几个窟窿,吓得她连忙要飞退!
  
  华夏月本没想到这次对方会回绝得那么彻底,愣在当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但更惊讶的是,我居然就在这时候暴起攻击了。
  
  “纳灵法三层!”看她要逃,我立即施展纳灵法,瞬间把她伤口处的道力全都吸到了身体周边,这一回,鲁絮面如土灰,而华夏月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刚才手中的那面旗子也迎风一甩,顿时变成了一把车子大小的大旗,朝着鲁絮一卷,当场就困住了对方!
  
  “你们!你们敢杀同门!?”鲁絮吓得大声呼叫起来,但这时候我根本没打算留手,疯狂的把剑气全都往她身上招呼,只消得眨眼功夫,这柳絮脑袋就给我消掉了,紧接着虚体也在纳灵法之下,给打成了飞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