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五十六章:过问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面色如常,心中免不了因为冲动有些后悔,这鲁絮逼迫太甚,不满足她的私囊我肯定要死在她手中,所以我不得不杀她。.
  
  而华夏月双目微微颤,手也在抖着,看着我说道:“一天……现在怎么办?鲁絮可是戒律堂的长老,现在我们杀了她,可怎么都解释不清楚了……”
  
  我咬咬牙,说道:“师父,现在我们一不做二不休,要么继续隐瞒下去,要不就是叛逃出门派,你怎么想?”
  
  华夏月听我这么果断,脸色再度变得青灰起来,说道:“我……我也不知道……我们逃不了的,戒律堂直系于神塔,现在我们杀了他们的长老……根据以前我听闻见识,曾经也有戒律堂的弟子出事,死在了一位四劫的叛徒手中,结果整个戒律堂连六劫真仙都出动了,追了七天七夜,最后那位叛徒给抓回,听说活活折磨而死……现在我们杀死的是四劫的分堂长老,我不知道能逃到哪里去……”
  
  我心中不禁一跳,死个戒律堂弟子都出动六劫真仙,现在死了个鲁絮,我们岂不是怎么死都不足以平息戒律堂怒火?
  
  “那只能是想办法隐瞒下去了,反正现在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们师徒谁都不说,谁能够查出来?”我说完,一伸手就把这柳絮掉向地面的包裹召回,从里面翻找,现了之前华夏月的宝物飞针和丹药,自然是原物返回,余下的财产也着实丰富,但现在对我没什么用,除了一些能够瞒天过海的通货,如丹药什么的,其他的一抬手全都用毁了。
  
  剩下还有几样法器,我的匕没办法将他们销毁,只能找了深山丘壑草草掩埋,华夏月几乎是失魂落魄的跟着我做完这一切,也别说,她虽然已经是四劫的真仙,但在这神州大6起步都是天生道体,其实绝对不会比我履历多多少,我从地球开始经历过无数事情,遇到危机的心境远一般的仙家,所以碰上这种事,自然比华夏月恢复要快许多。
  
  “一天,那你是打算要回去么?可我们怎么辩白?”华夏月问我。
  
  “能怎么辩白,就说半路鲁絮说有事要离开,自己走了,我们俩没阻拦权利,所以就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去,至于后面出什么事,我们可都不知道。”我淡淡的说道。
  
  “就这么简单?可是……”华夏月十分诧异的看着我,一副不大敢确定的表情。
  
  我双目坚定,说道:“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难道他们能把我们怎样?就算是有魂命灯知道她死了,那也和我们没关系,可能她刚出去就遇敌了,难道还能怪得我们?之前不还死了个骆清君么?”
  
  “一天,你怎么有这么丰富的经验……而且面对四劫,你还敢直接动手……”华夏月有些担忧的看着我。
  
  “师父,你信不信我?”我反问道,华夏月银牙紧咬的点点头,我当即说道:“那就对了,现在在外人看来,我们也没有击杀鲁絮的能力,能进戒律堂都有很强实战能力吧?”
  
  “嗯……刚才你那招吸纳法术的道法,也闻所未闻……要不是这法术,可能我们也不可能毫无伤杀死她。”华夏月这才后怕道。
  
  “那是纳灵法,相传是截教通天教主传下来的大道法。”我当下说道,而华夏月一脸羡慕,说道:“居然是这么厉害的法术,我虽然名义上是你师父,实则可能未必是你的对手……那骆清君,真是你杀的?”
  
  我对华夏月没有隐瞒的必要,说道:“不是我杀的。”
  
  “原来竟是她?你们当年遗民,竟都有如此强大的潜力,也怪不得吕秋师姐会选她了……”华夏月惊诧的说道。
  
  “嗯,掌门是压中大宝了。”我淡淡的说道,而接下来,我的通讯仪震了一下,拿出来一看,竟是倾城若雪来信息,问我是否需要什么帮助,如果需要,她会先杀了虞瑟,再来帮我宰了鲁絮。
  
  我心道这看起来不过二八年华的老妖怪,果然是心狠手辣,不过现在这情况不好再节外生枝,我们杀死的长老已经有两位,再死一位而我们什么事都没有,那问题可就闹大了,而且我们还要迎接正在往这里赶过来的曹薇家和陈风儿等长老,没空再去留尾巴,所以我回信息让她安心回去。
  
  话说起来,这倾城若雪自己走了还能想到我,还是相当够意思的,加上之前干掉骆清君救了我,也算是欠了她人情了。
  
  和华夏月商量一阵后,我们很快反方向去和曹薇家她们汇合。
  
  不出太久,曹薇家就带着三位别派的长老过来了,三位长老中,一位是陈风儿,另两位却都不认识,他们看到我和华夏月,就把之前捡来的一堆证据都拿了出来,并且让我也拿出自己的兵器和各种宝物印照。
  
  浩劫神剑不属于普通法器,而是神器,所以就算在这里水土不服,可也是隐藏得很好,不是谁都能搜查出来的,而看到我全身上下也只有一把破法器匕拿得出手,这几位都脸上多了一丝悬疑。
  
  “看着骆师兄的法器残片破碎程度,至少也得是法宝以上的神兵利器击毁的,甚至有可能还是灵宝……我看这小子倒也不像是和此事有关,也不知道吕师姐那边新收的弟子,又用什么兵器?”一位看起来身份都在几个长老之上的老者沉凝说道。
  
  曹薇家看了对方一眼,随后淡淡说道:“也不过是一把掌门师姐亲自赠与的法器,我们门派三劫弟子,又怎么用得起法宝?”
  
  “那这事情就蹊跷了,你们门中也传来了确切消息,骆师兄肯定是陨落了,难道真的是敌对门派动的手?”那老者已经是笃信十分了。
  
  “梅师兄,我听我的弟子说,吕秋师姐的高徒,和这位弟子,可都是当年量劫遗民,会不会他们身有邪法,能够越阶杀了骆师兄?”陈风儿有些怀疑的看向了。
  
  这叫梅师兄的老头上下打量我,随后摇摇头,说道:“吕师姐的高徒我不知道,听说潜质无双,但这位弟子,资质虽也不差,但和骆师兄比,还是差得太远,何况差了一个劫数呢?”
  
  这梅老头这么说,还算是够给我面子了,因为我气息看起来驳杂,属性繁多,这正是资质差的体现,通常什么都懂,却也代表难精,所以大家这么断言也不是没道理。
  
  “那梅师兄你的意思是?”跟着一起来的别派中年男长老一副没什么主见的样子。
  
  “我的意见是,早早回驻点,早做打算吧,估计对头已经有开战的意思了。”梅老头捻须闭眼,一副老神在在的表情。
  
  其他几位长老或多或少都面露隐忧,估计大家都不是很想大战,毕竟现在这世道,实力修炼高了才是硬道理。
  
  陈风儿却在这时候,沉凝问道:“对了,华师妹,之前不是说,还有鲁絮鲁长老一同前来么?怎番未曾见她?”
  
  华夏月早就想到会有此疑问,说道:“鲁师姐中途说有点事,所以离去了,我不便过问。”
  
  陈风儿虽然怀疑,但毕竟华夏月不过是师妹,一句‘不便过问’就把一切路子堵死,那还有什么可问的?包括其他的长老,此时此刻再次把思绪引了回来。
  
  但沉默之中的静谧,让脚底下的原始森林格外的恐怖起来,大家心怀忌惮,却又没人打破沉默。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