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五十七章:表亲
    倒是得亏曹薇家果断的性子,她没打算继续在这闲话家常,厚脸皮说道:“既然如此,诸位师兄、师姐,那我和华师姐就先回去了。”
  
      给这么一说,其他的长老也都觉得心中放下一块大石,毕竟事主都说先跑路了,大家留着也怕落单后遭到强敌击杀,所以都打算返回驻点再说,因而很快连梅老头也说道:“如此,就都走吧,切忌回去后禀报各自抓事的长辈,莫要隐瞒此事才好。”
  
      大家纷纷客气的应承,随后互相告别离去。
  
      路上,曹薇家想了想,问道:“华师姐,你们能杀了鲁絮?”
  
      华夏月愣了一下,正筹措怎么回答,我想了想,说道:“为了自保,也只能这样了。”
  
      曹薇家看向了我,说道:“嗯,鲁絮常年以小事来讹诈我们,总有一日会有好下场,只是没料到会是今日。”
  
      “曹师妹……”华夏月还想要解释点什么,曹薇家说道:“师姐,你不用担心,我刚刚入门,你照顾我颇多,滴水之恩,我涌泉相报也是应该,你只需告诉我该怎么圆下此事就好。”
  
      华夏月面带愧色,说道:“曹师妹,这次师姐真不知道怎么谢你了……”
  
      “此事早晚会发生,师姐,我们平素也太好说话,给讹了,给欺负了也不敢大声反抗,那是实力不够才隐忍,都可以理解,但青帝门弱肉强食向来已久,我并不怕惹事,只要夏师侄惹得起,需要我们剪掉尾巴,此事就没得说的。”曹薇家淡定说道。
  
      “唉,太过冒尖,如置身危险之地。”华夏月叹道。
  
      曹薇家却并没有太多的顾虑,说道:“师姐,你想得太深入了,就算我们不招惹他们,他们难道就会放过我们么?那鲁絮贪得无厌,已经讹诈我们不知几回了,如果不是这般,我们怕冲击五劫真仙未尝无望。”
  
      “或许吧。”华夏月也不好反驳自己师妹,只能默默听着她品评过往,我听着两位长老历年经历,也心中叹息她们夹缝生存的不易,这青帝门也果然不是什么名门正派,上梁不正下梁歪,本来就是竞争体系,自然少不了一些明枪暗箭,所以整个门派歪风助长,邪仙当道。
  
      返回去的路上,我们还同样收到了林忡的消息,大体是问起鲁絮的情况,以及告知戒律堂现在已经派出长老云云,除此之外,包括吕秋也给震动了,毕竟死了骆清君和鲁絮,几乎是对宗门一个很大的打击,包括戒律堂也不会善罢甘休,因此宗门彻查肯定成为下一步的事情。
  
      不过华夏月和曹薇家两位力证,加上我不过三劫的修为,相信戒律堂就算是要查,也是无从查起,毕竟证据都给我故意消灭得一干二净,连战斗的气息也打得絮乱,毕竟纳灵法本身就是吸收对方的力量攻击对方,即便是还能找到一些多余的气息,我和华夏月的气息早就给冲得一干二净了。
  
      还没回到了门中,掌门吕秋的命令就下来了,是要我们直接去掌门殿议事,我们这次也抱定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态,回到门中就直接去了掌门殿。
  
      这时候,新的长老也上任了,叫吴东来,算是华夏月顶头的师兄,这人肥头大额的站在一旁,眼睛也眯成了条线,看起来不知道心境如何。
  
      华夏月和曹薇家带着我站在殿上,吕秋还是那副老样子,表情平和,带着一抹贵气。
  
      “骆长老出事,根据几家的调查,极有可能是外围敌对势力所为,至于戒律堂鲁长老的情况,现在也正在勘查,似乎在那一带有打斗的嫌疑,目下凶手还并不知道是谁,不过驻地外边已经不安全了,也需要多派人手才行,所以宗门决定,这次开始,一次巡逻,则需要派出三位长老,以及相对应足量的弟子。”吕秋平静的说道,随后扫了一眼所有的掌门,说道:“吴东来吴长老刚刚来到门派,舟车劳顿,也需要熟悉我们门中事宜,这次就不用去了,那就由虞瑟虞长老来带队,而段墨、曹薇家,你们两位当副手去驻点驻扎巡逻吧,而因为这次可能情况有点特殊,所带弟子,就全由你们来钦定。”
  
      那虞瑟似乎早有准备,站出来说道:“领命。”
  
      而一旁的一个中年人也跟着应下,至于曹薇家则愣了下,但很快也答应下来,毕竟这次可以专门挑精英弟子前往,也算是有了点保障。
  
      但吕秋似乎并没有因此改变面上表情,而是继续说道:“这一趟我返回上面,听说,近来星月宗那边和某些神秘人士接触得比较频发,这次我们宗门连损两名长老的事情,或许与之有关,所以宗门让我们长老级别的多多留意,互相监督,宗门不想看到我们的长老也牵涉进去,你们明白了么?”
  
      这话落音,不止是我,连虞瑟也一副不知情况的表情,而其他长老相对更是隐忧,这表明是要搞内部互相监察了,看来主宗门意图要杜绝敌人渗透,也在检查奸细的行为。
  
      不过这些事暂时也不像是针对我们师徒,因为连虞瑟这成功上位宗门老二的女人也不知道的,想来也是突发事情,而这件事,也很诡异、幸运的和我们击杀骆清君、鲁絮的事情连携在了一起,可见我们没有给专门审查,甚至是直接给戒律堂带走,也是这个缘故。
  
      暗自庆幸运气不错时,吕秋似乎也没打算让我们留下,而是准备让其他三个长老回去准备选择前往驻点的弟子,而我们则需要返回各自的阁中。
  
      但华夏月刚刚把我带出门,曹薇家就飘了过来,截住我们说道:“华师姐,这趟我和虞师姐、段师兄去巡逻,你那里可能要选择三位弟子,我想夏师侄可能也没法子拒绝他俩,毕竟他巡逻期未满,所以我想让他入我麾下。”
  
      曹薇家想来是有什么说什么,华夏月看向了我,我想了想,知道这事躲不过,就说道:“没问题。”
  
      曹薇家见我如此爽快,似乎颇为高兴,说道:“你没让我失望,那我先回去准备,回头出发的时候让芸芸去玉尘阁唤你。”
  
      “御器阁那位许芸芸师妹?”我愣了下,想起了御器阁的女弟子,而曹薇家笑道:“看来你们见过了,你可是喜欢她?”
  
      我愣了下,苦笑道:“师叔,与她只是初次见面,此事怎可轻易提起?”
  
      “哦,也是,不过她传讯说可是喜欢你得紧,这次师叔知道你不会拖后腿,那你就专门保护她就好,我门下她实力排第二,也是没办法不去的。”曹薇家毫不介意的说道。
  
      我尴尬的抓了抓头发,说道:“师叔放心好了,会倾尽全力保护许师妹就是。”
  
      “她要出事,我也要拿你是问。”曹薇家瞪了我一眼,我苦笑的说不会,她才放心的飞离。
  
      华夏月摇摇头,拍了拍我的胳膊,说道:“你师叔是这个性子,你别放在心中,那许芸芸是她远房表亲的孩子,一路跟着她入门,相当照顾的。”
  
      “原来如此。”我淡淡一笑,但刚刚要离开,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阴阳怪调的传过来:“呵呵,又多了个许芸芸呀,这才来几天呀?你是不是打算在宗门里也弄个后宫佳丽三千?”
  
      我转过身,已经换了一身干净道袍的倾城若雪站在了我不远处,看她一副嘲讽的表情,华夏月像是知道了什么,说道:“为师先回玉尘阁,你们也别聊得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