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五十八章:要事
    华夏月知情识趣一走,我对倾城若雪脸色也垮了下来,朝着她身后很远位置看去,果然发现一群隐约颤动的男弟子群,就说道:“被一个面首三千的说,实在令在下汗颜。”
  
      倾城若雪看着我的时候还是面带冷色,但扫了一眼身后时,表情已经是可怜兮兮的了,旋即两眼隐含雷光,转向了我说道:“夏郎,你不顾我心情和别的女子兜搭便罢,怎的还诬赖我有三千面首?这些师兄、师弟们,都不过是路过而已,你怎能把他们说得如此不堪?”
  
      我一听,顿时是来火了,这倾城若雪论其瞎掰,简直是太能够了!
  
      但还没等我说话,一群师兄师弟就跑了出来,其中一样是三劫的一位师兄直接破口大骂起来:“夏一天!老子他妈忍你很久了!你始乱终弃我就不说了,那是你的家事,但你把我们诬赖成倾城师妹的面首,哇!你脸简直是……简直是厚颜无耻你知道么?”
  
      “不错!太过分了!连我这当师兄的都忍不住了,陈师兄,咱们这次怎么说也得证明下清白,好教这新来乍到的师弟知道,到底什么是师兄!”另一位三劫的师兄也吼了起来。
  
      这段时间里自从倾城若雪来了以后,听说其他几位长老的男弟子就疯狂了,整天寻理由呆在宗门不肯回阁中,就是为了借机会见一见倾城若雪!即便倾城若雪这样的苦修时常闭关,他们居然也不介意,因此她一出现,引来一群男弟子瞩目,自然就不奇怪了。
  
      这一下给我这深水炸弹炸出来,这群弟子自然是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包括之前倾城若雪故意惺惺作态和我有关系,更是给我拉足了仇恨,现在果然是一点就炸,真不愧是神皇,揣摩人心的手法是摸透了,处处给我下绊子。
  
      面对这二三十位师弟,我不怂也不行了,当即说道:“诸位师兄、师弟,这绝对是误会!我和许芸芸姑娘没什么关系,和倾城若雪,也……也没到那个地步,诸位……”
  
      “好呀!为了怕挨打,居然连自己的女人都不打算要了,你小子就真那么怕死么?倾城师妹简直是看错你了!”那许师兄更是借题发挥的怒吼起来。
  
      “即便名义上你是我师弟,但我也当作没你这样的师弟!简直太令人失望了!”
  
      “可不是么?有你这样的人渣师兄,我们面上也是无光!”更有师弟不怕死的跟着叫嚣起来,一时间,群情激奋,对我口诛笔伐不在话下。
  
      “来来来,怂包,今天师兄必须要教训你一顿,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男人!”一位师兄撸了袖子就站了出来,一副要跟我讨教的模样。
  
      我知道眼下在门中无数的眼睛看着,现在要打架肯定不是时候,偏偏这倾城若雪看热闹不嫌事大,还在那装楚楚可怜。
  
      “诸位师兄师弟,你们看,师叔和师伯们可都来了!”我往他们身后一指,面露惊慌表情。
  
      结果众弟子却全然不顾,大有你当我是傻子的表情,我尴尬一笑,直接就缩地跑了,而一群师弟追在身后,估计不打我一顿是不会放过我的。
  
      “妈的,门中向来对不平之事以拳头来解决,就是师父来了也不行!”那许师兄怒追着我,还带领了一群的师兄弟,全都凶神恶煞的,跟我杀了他们爹娘似的。
  
      我只能是一路逃向玉尘阁,一路和师父通讯说起这事,华夏月吓了一跳,估计也没想到会是这情况,所以连忙跑回来拦在了其他弟子面前,这才让诸位弟子恨恨的走了,还扬言华夏月包庇劣徒,要去吕秋那告一状,甚至说这次事情是不甘休的了。
  
      “你呀,招惹谁不好,干嘛招惹倾城师侄?刚才你不是和她好好的么?我看她就是喜欢你吧?怎么闹最后成人人喊打了?”华夏月带着我返回玉尘阁,叨叨絮絮个不停,我唯唯诺诺,也实在解释不清楚这倾城若雪想要干什么。
  
      看我也理不清头绪,华夏月也只能带着我回到门中,而刚刚进入玉尘阁,我和华夏月就发现殿阁那多了好几道气息,其中一道是五劫,另外两道最低也是四劫!
  
      我和华夏月面面相觑,脸上都露出了一抹担忧之色,果然,刚刚落地,弟子就来禀报说殿阁来了戒律堂的长老和堂主,这让我们都吓了一跳。
  
      “一天,我们该如何办法?”华夏月忧心说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但凡涉及之前的事,一问三不知就好。”我冷静的说道,华夏月点头,然后带着我进入了殿阁那边。
  
      “华师姐,这次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鲁絮鲁师姐纵然是有点吃拿卡要的小问题,但你们也可以往我这提意见,不至于把她杀死不是?”刚刚进门,一位看起来年轻的四劫长老开口就把火苗点了起来。
  
      我心中却已经叫苦不迭,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也是够让人郁闷的了,刚刚干掉了鲁絮这小鬼,现在判官就来了。
  
      “何师弟,此言何来?怎么就成了我们杀死鲁师姐的了?”华夏月脸色一凛,眼睛只是在那何长老那停了下,就来到了正在占坐在殿阁主位上的五劫真仙老者身上!
  
      这老头面目削瘦,五官格局紧凑,脸显得比较小气,双目闭着也不知道想着什么,但身为戒律堂的堂主身份,已经让我和华夏月触目惊心了。
  
      “哼,鲁师姐回我们戒律堂,私下里和我说起了来你这里,你赠与她不少宝物丹药,想要她替你摆平米末师侄的事情!我那日还点醒了她,让她自己和师父去说,师父责罚了她,并让她戴罪立功前去领你们回戒律堂!结果没想到这一次竟死在了戴罪立功上!此事要不是和你们有关,我决计是不信的,定是你们怀恨在心,才趁机下了杀手!”那何长老怒声说道。
  
      我咬咬牙,已经听出了这何长老就是戒律堂堂主的弟子,要不然也不敢代师说话。
  
      “怎么可能?!我们师徒,一个是四劫仙,一个不过三劫,鲁师姐什么实力,纵然不敌我们,要逃走也必然可以,须知跨阶杀仙,难度何其巨大,纵然靠着埋伏阵法可行之,也必留下重重疑点!若是有什么可疑之处,何长老尽管先拿出来就是了!”华夏月已经咬死了不承认,加上这段时间里接连帮忙说谎,怕早就忘了我们真的杀了鲁絮了。
  
      “何师弟,和他们说那么多干什么?先带回戒律堂再说,过一过刑,抽一次魂,有什么我们想知道的,也都能知道,真相可都在记忆里呢!”另一个面目可憎的女子阴冷的说道。
  
      我看了她一眼,心中已经打算把她碎尸万段了,但这时候可不是我说话的好时机。
  
      “李师姐,我们师徒俩并未做过任何对不起宗门,对不起你们戒律堂之事,你要把我们师徒抽魂,是否有失公允?”华夏月正义凛然的说道。
  
      “呵呵,对不对得起,可不是我们说的算,得看看你们脑子里面藏着什么,我们才知道解决。”那李师姐肆无忌惮的唱黑脸。
  
      华夏月气得脸色铁青,但那堂主老头却仍然像是睡着了似的,仿佛事不关己一般。
  
      而就在这时候,忽然华夏月的袖袋一震,她当即拿出了通讯仪,本来中途来信息这种事倒也正常,但就在我等着看这次的事情会以什么态势发展的时候,那堂主老头、以及那李长老、何长老都相继拿出了通讯仪,而且看完信息后,包括华夏月在内,全都目露骇然了!
  
      我脸色为之一变,显然他们肯定收到了同样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