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五十九章:战灾
“不可能!”那堂主老头嗖一下站起来,双目鼓得跟鱼眼一样的浑圆,吓得他带来的弟子和长老差点把手中的通讯仪掉地上!
  
  “这个……陆师叔,宗门群发的消息,是否是真的?辰阳宗怎么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华夏月也是惊诧.网zi幽阁
  
  我心下一跳,暗道到底怎么回事,这辰阳宗是李破晓和万松小、倪诗所去往的门派,难道他们门派做了什么坏事了不成?
  
  “师父。辰阳宗投靠敌对门派,这消息可靠么?”年轻的何长老毕竟有些坐不住,所以立刻就跟自己的师父求证,我也心中一凛,辰阳宗投靠敌对门派,这不是造反了么?
  
  “宗门群发的通讯,想来不会有假了,现在此事十有*是真的,要不然也不会通知我们把辰阳宗也列入敌对势力之中,想不到呀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我们一直和辰阳宗接触,今天开始,就和他们翻脸了!”那堂主老头圆鼓鼓的双目沉了下来,露出了一抹沉凝之色。
  
  “不是星月宗有嫌疑么……怎么又轮到了辰阳宗直接投敌了?”我适时提醒道,之前掌门吕秋说了是星月宗有背地之嫌。现在直接来了个辰阳宗投敌,这简直就是炸开锅的事情,我可间接借这事掩饰掉杀死骆清君和鲁絮的事情。
  
  陆老头的弟子和师侄都目露求证之色,而华夏月则说道:“我之前与弟子返还。他还说过这辰阳宗质问他骆师兄的事,没想到居然这就背敌了,真想不到整个门派都如此虚伪。”
  
  “辰阳宗向来不高调,但每次一有事,必定会参与进我们四派来,星月宗那边有嫌疑,想来也已经有敌对门派接触过了,只是现在时机不知是否没成熟,或者他们还没打算叛出四派了!”陆老头知道华夏月是间接给我开脱,但他肯定是不会上当的,所以只说大局,却掩盖了给我们定罪的事情。
  
  星月宗的正是陈风儿那边的宗门,眼下李相濡和孤独睦都在那边,我指东打西的和华夏月说道:“师父,星月宗那陈风儿师叔,四下里要拉拢其他宗门攀咬我。赖我杀死骆师伯,难道和这事有关?”
  
  “此事你怎么不早点说?”华夏月一副怵然惊心的表情,然后对着陆老头说道:“陆师叔,莫不是辰阳宗的下辖宗门杀死了骆师兄。而后想要借机让我们这些小宗门也瓦解了?”
  
  那何姓的年轻长老一听华夏月说的那么明白,眼睛一转,就猜出了我们的意图,怒道:“喂。你们还想要脱罪?我告诉你……”
  
  “何群!你住口!眼下辰阳宗叛变,骆清君也极有可能是辰阳宗下的杀手!这时候你还指摘我们自己人,是想遂了敌对门派之意图?你如此毛躁,还懂得团结二字么?我陆渊怎么有你这么蠢的弟子!?”陆老头忽然骂起来,吓得何群脸色顿然惨白,顿然额上冒汗:“师父,弟子一时不查,差点中了敌人诡计!”
  
  我心中暗笑。在大事情下来之后,陆老头也谨慎得很了,不敢随意的把这事扣我们头上,毕竟敏感时期。很有可能会出现门派内部的震荡,也就是杀内奸,清理有可能投敌分子的行为,而这何群急着要套我们帽子。但他却忘了,我们也可以给他扣上通敌残害同门的帽子。
  
  “陆师叔,此时出事,弟子想是否先去吕秋师姐那,毕竟现在肯定已经要召集我们这些长老了。”华夏月借坡下驴的说道,而很快,她的通讯仪又抖了一下,看来是又有消息了,而很可能就是掌门召集令什么的。
  
  陆老头没法子再找理由摆布我们,当即说道:“华师侄,那你就赶紧去宗门那里吧,记得嘱咐弟子们好生准备随时而来的战争。切莫轻敌,辰阳宗相传其本源乃是由名门正派分化而来,不但道法还延续当年,可能还是多年来一直就和这些门派还有联络勾结。唉,隐藏之深,竟隐瞒我们青帝门这么多年,可想其城府,这次干脆之极的叛变,很可能已经是有了要吃下我们几派的能力了。”
  
  “那陆师叔,我们这就返回宗门?”华夏月再度的催促,陆渊没法子,只能是点点头,然后还好生的宽慰了华夏月,高度赞扬了她不畏艰难,不惧怀疑,力排异议的大无畏精神,这才匆匆返回戒律堂。
  
  目送走了陆、何、李三位,华夏月苦笑出声来:“真没想到世事多变,居然会发生辰阳宗叛变那么严重的事情。把我们的事掩盖得干干净净,连陆渊师叔都吓跑了。”
  
  “师父,但恐怕未必是什么好事,这辰阳宗可不是什么笨蛋。现在师门发出信息,很可能是急的不行了才会如此,我们应当小心应对。”我连忙说道。
  
  “嗯,你在这里照顾师弟师妹们,让他们做好准备,为师这就前往宗门,看看门内情况。”华夏月点头,然后自己就飞走了。
  
  我飘出了殿阁,立即召唤了玉尘阁的弟子,把这件事跟他们一说,而这一回,所有的师弟师妹全都目露惊诧,看来都知道这次意味着什么。
  
  一个门派,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今这种倾巢覆卵的局面,稍微处理不好,或许就会出大事。而就在这时候,我的通讯仪忽然的抖了一下,我连忙拿出来一看,竟是刚去不久的华夏月信息,上面写着让我立即带领所有的师弟师妹往主宗门那边靠。
  
  我脸色大变,连忙回问一句是不是宗门遭遇攻击了,而华夏月只回答了‘可能’两字。
  
  我这次也不打算回信息了,连忙扫了一眼所有弟子,说道:“收拾家当!马上跟我前往主宗门!”
  
  “大师兄,我们这才刚刚搬家呢!”孙语有些不情不愿的哭诉道,我瞪了她一眼,说道:“孙语,你现在搬家或许还能带走脑袋,再不走脑袋就得搬家,赶紧带上师弟师妹离开!”
  
  孙语吓得花容失色,连忙急冲冲的飘向了弟子居,而其他弟子也不敢有丝毫的迟凝,连忙收拾细软了,而这时候,忽然又有一道信息传来了,我吓了一跳,暗道该不会又出什么事情了吧。
  
  拿出了通讯仪,我忽然发现竟是李破晓的消息,这上面清楚告诉我,他已经在辰阳宗的长老们带领下,接近了青帝门的第一防御区,也就是现在我所处的宗门防御线附近,让我有多远就赶紧逃多远!
  
  青帝门的第一防御区并非只有我们一家小宗门,我们这小宗门百来号人也不过形成下辖外围梯队门派而已,也就是炮灰!而整个青帝门,我们这样的依附三线小门派炮灰就有上百个!
  
  我连忙发去信息,问李破晓现在开战了没有,他也很快回复了,说是早就开打了,他那边已经弄掉半个三线宗门了,作为其中一个弟子,他现在就是给大海推着狂奔的小鱼儿而已。
  
  我吓得脸色发青,那岂不是跟海水淹过似的?我这样的三劫小鱼小虾,还不得给海浪拍死的份?所以连忙朝着弟子居吼道:“收拾不了的,就别收拾了!赶紧走!敌人要打过来了!不肯走的,我可不等了!”
  
  这叫唤顿时把弟子们吓得全跑了出来,而这时候,李破晓又发来信息,让我好自为之,他自己现在也是给压着往我这里推的,除了尽量不杀人外,也得防着不给青帝门的长老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