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六十一章:水秀
    经过这一战,现在看来我转换了元力之后,对比这些天生就吸收元力长大的仙家要强了不少,至少在战斗的经验,还有法术上,这些量劫之后的仙家简直是弱得太离谱了,他们没有什么强大的法术,好比撞上三大道法,根本连抵抗都没办法,这纳灵法以元力驱动后,和倾城若雪的打神鞭也仿佛强大了不少!
  
      鸿蒙法术,自然是以元力为原来驱动基础的,后来吸收仙力,当然造成效果大打折扣,现在用了元力,简直易吸收,攻击还强得离谱,如果换成了在五大世界,这纳灵法估计吸收几个人的攻击,才能打出一次伤害!
  
      我朝着孙语他们追去,这几个女弟子都难免是花容失色,男弟子也是面如土灰,吓得不轻,看到我来,难免一惊一乍的。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大师兄!”孙语第一个现我过来,连忙转过身朝我扑过来,我伸出手挡在了她脑门上,让她无法再靠近:“行了,你也别过来了,我实在对你没什么兴趣,之前你不是跟米末挺好的么?”
  
      孙语脸色惨白,连忙说道:“大师兄!米末怎么能跟大师兄比!之前师妹只是阳奉阴违,虚与委蛇而已!跟他是什么关系都没有嘛!”
  
      一群男女弟子顿时露出不信的表情,我嘿嘿一笑,说道:“有什么关系都和我无关,现在赶紧的带着师弟师妹们经由深山逃回森林,我教你们几招隐介藏形的法术,你们由6路走吧,遇上敌人,也好匿藏!我还要去救师父他们,回头到附近后再联络你们,明白了么?”
  
      一群男女弟子吓得不轻,其中一位连忙说道:“大师兄,你可不能走呀,你走了,我们再遇上刚才那阵容,可就死定了!”
  
      然而我却牵挂华夏月、曹薇家、许芸芸,甚至那面之王,我觉得在这一战里也讨不着好的,她们在宗门那,遭遇的敌人一定强大的离谱,就算这里不一定迎来最强的敌人,可也难保不危险。
  
      我们的宗门属于主宗门外围的第三级宗门,围在主宗门神塔外面,一共有上百个之多,前线加上宗门定点哨塔,也就是万来人左右。
  
      而二级的宗门,则在我们三级宗门后方,那里主要是一些精英弟子和长老,也是管理我们三级宗门的存在,至于主宗门,那些都是大领导,听说他们居住神塔上享受最为纯净强大的元力,修为也最高,权利也最大,控制了整个青帝门。
  
      现在的情况是辰阳宗联合敌对门派倾巢而出,直接以手术刀的形势切开了三级宗门的防护,直接冲向神塔,而我们这些外围弟子,想要逃得性命,唯一指望的是能够逃回主宗门,靠着主宗门的强大防御稳住阵脚后,再图其他了。
  
      当然,也有可能整个宗门就在这次灾难中给灭掉,而我们前往主宗门的结果,当然也是巢倾卵覆的结局罢了。
  
      “把这一队消灭了,再来一队肯定比这队强,你们指望能逃过?不如躲入深山朝着主宗门移动,到时候主宗门被灭,你们就往外逃,如果灭不了安全了,再飞回主宗门得了。”我皱眉说道。
  
      米末之前连同他们都给我一人打败,我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所以孙语跟抓住救命稻草似的说道:“大师兄,要不你一道信息给师父,看看她老人家在哪吧,师弟师妹们可都指望你的保护呢。”
  
      我根本懒得理会他们,这些弟子全都是内斗的老油条了,一个个基本跟奸细挂钩,我复制了一片匿迹藏形的玉牌丢给了孙语,说道:“你们以为我只需要救师父?有这功夫求我,不如自救去,要学不会,那道运就止于这里吧!”
  
      这些弟子看我如此无情,只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玉牌之中,而孙语边哭边说道:“大师兄,那我们学就是了,可你救出师父老人家,可得回来接我们,我们走6路,可走不远的。”
  
      “是呀,师兄,求您了。”一群弟子全都衣袖沾泪的可怜模样,我心中冷哼,前面你们还联同米末来揍我,今日才知道有求我的一刻。
  
      我看向了最小的那位师妹,这是华夏月嘱咐我照顾的,但现在我也没办法把她带着了,因为跟着我其实更加危险,我这是要往宗门那边飞呢。
  
      好在那小师妹似乎也没把自己独立在孙语他们之外,老实巴交的跟着飞入了原始森林里,然后学习藏形匿迹去了。
  
      我分别传讯给了华夏月、曹薇家、许芸芸、倾城若雪后,方才查探孙语那边的情况,现他们之中已经有能够隐介藏形者,也就不再担心,毕竟周边也暂时没有敌人的气息。
  
      加上他们只是法术的根基薄弱,其实资质再差也不会差多少,所以我还是比较放心留他们在原始森林中,而自己则返回宗门方向。
  
      不一会,华夏月就传来了消息,但她那边的情况不大妙,说是跟曹薇家给冲散了,联络不到对方,至于我传讯的许芸芸,则不见有回答,也不知道是战斗中,还是已经殒落了。
  
      而倾城若雪也没有回答我,可能是战斗中吧,毕竟她可不是什么束手待毙的性子,谁招惹了她,她定会以大杀四方来报答。
  
      我连忙朝着华夏月给我的大概方向追去,一路上拿出了通讯仪寻找华夏月,这通讯仪还是相当方便的,只要是登录在里面的本门弟子,都能够轻易找到,所以华夏月的方位,很快出现和我所去的方向相合。
  
      路上到处都是辰阳宗弟子的气息,以及我们小型宗门的逃亡弟子气息,但现在我自身难保,还是打算先救出华夏月再说其他。
  
      在我快要到华夏月那边的时候,倾城若雪的信息就来了。
  
      这上面的一个信息,把我吓了一大跳,因为她说掌门吕秋居然阵亡了!现在她杀了好几个四劫的长老,突出了重围,正在给他们追杀中。
  
      我倒吸一口冷气,但大致也能想象到她的情况,吕秋毕竟作为掌门,也是敌人猎杀的对象,出事在所难免,而倾城若雪是她的弟子,虽然很强,但击杀几个四劫想来也是困难重重,眼下她给追杀,很可能辰阳宗的人马中不止是有四劫那么简单,怕五劫真仙都出动了!
  
      这一瞬间的分析,让我竟有种分身乏术之感,我既是想去救她,但眼下华夏月那边肯定也不好过。
  
      咬咬牙,我了一道信息给倾城若雪,询问她要不要我帮忙,毕竟她百忙之中还能回我信息,应该还有挣扎之力。
  
      结果她回了我几个字,让我一瞬间觉得棘手了。
  
      她说:你觉得呢?
  
      我知道她现在在怪我不救她了,我连忙信息给华夏月,问她现在情况,她说联络上了许芸芸,现在正要转去救人,我心中松了口气,连忙回答要去救倾城若雪后,立即折转追去另一个方向,去的时候还不忘让倾城若雪往我这方向引敌人过来。
  
      而这一折转,我也已经到了宗门这里。
  
      放眼看去,眼前的小宗门已经到处破破烂烂了,昔日的道观,眼下变成了废墟,山清水秀也成了人间炼狱,估计弟子们早就死伤惨重了。
  
      这时候现我这道突兀的气息出现在宗门,一群辰阳宗的弟子也全都以我为中心快的飞过来!
  
      与此同时,我还现倾城若雪同样拖着一群五劫、四劫的真仙朝着这里靠近,这一瞬,我有种遭遇到伏兵百万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