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六十三级:跨阶
    但终究是四劫真仙,这些长老单对单还能轻松对付,一旦他们集合起来,我每次都需要缩地到很远的地方,几乎是打一枪换个地方,这样一来难以获得稍大的战果。
  
      加上弟子们闻讯前来的越来越多,我渐渐失去掌握全局的能力,只能是缩地术把敌人引向另一位地方。
  
      一群四劫和三劫的真仙追着一个三劫的不放,这场面也是壮观,现在我所在的小宗门也给打扫的七七八八,能察觉到的弟子几乎没有了,而我这时候边逃也边发了条讯息给华夏月,问她是否把湖许芸芸救出来了。
  
      结果华夏月回复我说已经前往之前弟子们躲藏的原始森林了,因为去了许芸芸所在的地方,发现她已经不见了踪影,极有可能是陨落了。
  
      至于曹薇家,这时候也是联络不上的情况,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我只能叹息这世道多灾多难,曹薇家和许芸芸也是我来到这里后认识的一位照顾我的长辈和同辈,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犹豫了下,我决定把追着我的那群长老弟子引出宗门区域,毕竟这里停留越久,敌人的增援也可能越多,而根据得到的情报,现在敌人的精英部队已经切入了第二级的守备宗门,我们这属于外围的区域,还留在这里很容易给敌人包了饺子,所以现在只能是往主宗门的核心那切入。
  
      而且现在辰阳宗既然投靠了敌对势力,敢如此大规模的入侵,怎么可能会是单枪匹马而来?他们当炮灰,后面没有敌对门派的影子我是不会信的,而越是在后面出场的就越可能是主力,或者是清场的部队,我留在这里只有给清场的结局,所以逃入主宗门,甚至伺机从背后逃离整个门派,才是我唯一的生路!
  
      我发了一道信息给倾城若雪,结果很快她回信让我等她,我无奈之下只能是停下了身形,这群长老看我停下,反倒是愕然了,一群弟子也趁机围了上来。
  
      “小心点,这三劫的弟子,似乎和一般的弟子不一样。”一位长老十分果断的说道。
  
      其他弟子全都面带凝重,对我的厉害也早有见识。
  
      我扫了一眼这三十多位真仙,最后目光定格在了一位穿着掌门服饰的四劫真仙身上,蛇打七寸,当然以他为攻击目标,所以我立刻缩地术到了他身后不远的地方,直接纳灵法吸收了不少的元力,等他们全都散开后,我再度闪现欺身,朝对方猛攻起来!
  
      那长老使用的是两把剑轮,擅长防御的同时,也有不俗的攻坚能力,他指挥倒是若定,让弟子布下了防御大阵后,时刻警惕着我的贴身。
  
      所以面对我的纳灵法,他从来不敢硬抗,一见我欺身就立刻远远的逃开,并且释放两面剑轮朝我卷来!
  
      我纳灵法远比他们的法术厉害无数倍,直接轰出就能把那剑轮和来不及逃开的弟子也卷入了其中,他们虽然对付我的时候分开,但在压倒性的攻击范围和威力下,也不能每个都躲开,每一次纳灵法,我都能收获一些战果。
  
      加上无限天剑和几近没什么消耗的元力,这场战斗的最终胜利者肯定会是我。
  
      但就在这时候,倾城若雪却回来了,跟我说道:“那老头和他的两个弟子已经让我干掉了,再杀掉这批,也差不多了。”
  
      “你把五劫真仙干掉了?”我目瞪口呆,本来以为她要甩开对手会麻烦一些,但我怎么都没想到这倾城若雪居然连五劫的真仙都直接轻易干掉了,这简直是恐怖到了难以想象。
  
      “嗯,那老头的东西我都没收了。”倾城若雪举起了一个颇为特殊的袋子,一看就知道是老者之前系在腰间的挎包。
  
      这一下,所有的辰阳宗弟子全都目露骇然了,那掌门更是咬牙,连忙拿出通讯仪要传讯给那老头,结果他似乎并没有要等回讯,而是直接说道:“我们走!”
  
      “一个都走不了。”倾城若雪看了一眼只剩下三十多个弟子门人,脸上露出了萧杀。
  
      包括那小宗门掌门在内,所有的真仙全都目露惊恐,毕竟能斩杀五劫真仙,这意味着什么谁都清楚,我扫了一眼,说道:“不用节外生枝,放他们走吧,我们还有不少事要做。”
  
      这话落音,对方顿时趁机跑得无影无踪了。
  
      “我要去和我师父汇合,你还有没别的事?”我问道。
  
      “我一个相好的面首给围困另一个地方,你能不能帮我去救他们?”倾城若雪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
  
      “真的假的?”我皱眉看向左右,心中不免泛起古怪,倾城若雪噗哧一笑,说道:“假的,逗你玩呢。”
  
      我心中松了口气,表情却认真说道:“真不去救他们?”
  
      “滚。”倾城若雪哼了一声,随后问了我华夏月的位置。
  
      我说了一声跟我来,也懒得和她废话,快速飞翔华夏月那边,结果还没飞到半路,通讯仪又震了一下,我拿出来一看,惊疑的发现是许芸芸的消息,我连忙查看,结果发现除了‘救我’两字,却再没有其他讯息了。
  
      我和倾城若雪对视一眼,说道:“许芸芸可能遇险了,我得去救她。”
  
      “你……我的一群面首都没去救,这许芸芸又是你的谁?”倾城若雪看着我,一副很感兴趣的表情逼过来,我看她靠得我越来越近,也不好推开她,就边退边说道:“你是你,我是我,对我有过帮助的,总不能见死不救,至于是谁,我觉得不重要。”
  
      倾城若雪看我回答得中规中矩,只能说道:“好吧,但总要知道她去了哪。”
  
      “追着这群人就知道了。”我说着立刻使用缩地术追向了刚才逃跑的那一队。
  
      倾城若雪很无奈只能是跟着我而去,不出一会儿,这些逃亡的辰阳宗弟子看到我们尾随而来,全都没命逃起来,不过我的缩地术在元气之中穿梭无碍,比他们受到的元气压力要轻得多,很快就拦在了他们前面!
  
      很难想象,三位四劫的真仙在撞上我这三劫真仙时候恐惧的表情,明明在实力上应该是压制我的存在,但现在却全都害怕我对他们下毒手。
  
      “你想怎样?”为首那位掌门强作镇定的说道。
  
      “我有朋友可能落到了附近你们宗门手中,你们要走可以,得把所有抓获的弟子交出来,要不然估计你们一个都走不了。”我淡淡的说道。
  
      那辰阳宗的小宗门掌门面色一凛,很快说道:“我们两个小宗门攻击你们这里,可能是另一个小宗门做的事情,我们也没办法控制他们的一举一动。”
  
      “那好吧,今天你们来了,就别走了。”我表情阴冷下来,这让所以的辰阳宗小宗门弟子全都目露惊惧,加上倾城若雪已经堵了他们的后路,更让他们有如芒在背之感。
  
      “慢着!”那掌门伸手制止我,然后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们,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他们确实俘获了一批你们的弟子。”
  
      “你留下,其他人可以走。”我命令道。
  
      那掌门很是郁闷,不过他还算有点掌门的样子,立刻命令所有弟子趁机离开,而他留了下来。
  
      “我先去信问问。”那掌门说罢,从袖子里拿出了一面和我的通讯仪差不多的巴掌圆盘,随后不知道传讯给了谁。
  
      “把你联络的人位置明示出来。”我不敢确定他是求援还是如何,预防万一还是让他显示了联络人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