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六十七章:柔荑
    “这么简单?”我惊疑的看着她,随后很不负责的脱口而出:“倾城若对吧,这名字虽然比不上若雪,不过胜在别致,若儿……嗯,不错,嘿嘿。”
  
      “你滚,什么弱儿,我还强儿呢!再猜!”倾城若雪白了我一眼,一副我什么审美的表情。
  
      “倾城雪?”我看她不是很喜欢‘若’字,顿时主动免去了,结果她还是无谓的摆摆手,说道:“不对,继续猜。”
  
      “还不对?那倾若雪?城若雪?”我皱眉连珠串说道。
  
      倾城若雪两手一伸,顿时拎起我的衣襟,气道:“你故意的吧?取三个字你就只会顺着么?”
  
      “哦,倒着也可以?”我尴尬一笑,还真没想过还能倒着来,所以我很快说道:“倾雪城?城若雪?雪城倾?雪若城?雪若倾?”
  
      “你!算了!记住,我叫雪!倾!城!”倾城若雪恨得牙痒痒,我心中大笑,嘴上却道:“雪倾城?好名字,原来姓雪,这姓倒是少见的很。”
  
      “那也不代表没有!”倾城若雪反驳。
  
      “好,知道了,雪姑娘!”我耸耸肩,当然知道这姓氏是存在的,雪姓,源于芈姓,是黄帝后裔,那可是大有来历的姓氏。
  
      倾城若雪这才满意的哼了一声,然后就开始问我道:“轮到你解释为何能够避开我的归元法了!这可是缘于鸿蒙元始天尊的大道法,不是什么小法术!你能够避开,这本身就不合理!”
  
      我笑了笑,说道:“你的归元法,可以让一切法力能量归元,甚至对付元力,更是产生更快的归元效果,不过那也只是对一脉络而言吧?”
  
      “什么意思?难道你还能有备用的脉络?不可能,我知道你有祖龙,但祖龙也是以你的力量为依托,并非它真正可独立于外的力量!”雪倾城有些不大相信的说道,但看到我似笑非笑,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思路本就没有走对,而如她这么聪明,想到另一条路子,根本不是什么难题,所以她忽然以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难道……难道你是双道体?!”
  
      “你倒是很聪明,不过还欠缺一些。”我嘿嘿一笑。
  
      “不可能!双道体也是来源于同一个源头!要不然……”雪倾城根本不相信这违背常理的事情。
  
      “呵呵,谁跟你说双脉络就必须源于一个源头?”我笑道。
  
      “双脉络?还是分开的源头?这怎么可能做得到!”雪倾城惊讶无比。
  
      “是分开的源头,你的归元法确实厉害,无论是谁给击中,无论再高的修为,都要变成普通人,但如果是双源头和脉络,你的归元法不就不起作用了么?”我解释道。
  
      “这……难以置信!”雪倾城还是无法接受我的解释,可看我如此笃定,她的好奇心也起来了,连忙说道:“我详细的解释了六神天的事情,你也要详细告诉我如何能够双脉络双源头的!”
  
      我想了想,毕竟这难以复制,所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道:“我的原生脉络就不用说了,另一脉络则是由先天魔气所衍化,先天之气你总该知道吧?”
  
      雪倾城睁大了眼睛,随后道:“我知道是知道,但这……先天之气,我就曾经知道云冰心有,但怎么能衍化出第二道体?”
  
      “劫天运,劫天而生运。”我把《劫天运》引了出来,这雪倾城可不是什么轻易能忽悠的人,稍微给她点提示,她能不你祖宗都给盘算出来。
  
      果然,雪倾城听罢,瞬间就僵直住了,好一会才说道:“果然,这才是你的真正大道法,天运之道!”
  
      “你之前也说过我不该学纳灵法,难道另有所指?”我怔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平静,毕竟这东西很难解释清楚,甚至连我自己都读不懂这里面的文字,包括来到了古神界,这文字仍然和这里的古文字不一样,我现在只能把怀疑放在古神界更中央的古老地区了,毕竟这边境的多多少少太偏僻,文字构造都是量劫之前的。
  
      “那你有没有想过,使两种脉络同时出力?”雪倾城不愧是战斗狂仙,很快就举一反三了。
  
      “你以为我不想?只是第二脉络实在差了第一脉络那么一点,我害怕出危险,根本不敢同步他们。”我似真非真的说道,其实三劫和一劫差距实在太大,根本没法子让我去尝试,真要试了,一强一弱,若是同时处理,闹不好弱的那一部分是要过量而自爆的。
  
      “来自于先天之气,要想同步它们,确实会很废功夫,况且它们的脉络走向,皆是由大道法衍生而来,本身不具备创造之力,故而,这应该也是不可复制的,是不是?”雪倾城很快分析了出来。
  
      我很诧异这女子的聪明,但还是老实的点头了:“脉络走向毕竟无法随心所欲,过多过少,皆有走火入魔的危险,所以我都是严格按照劫天运明晰的脉络分布来衍化第二脉络。”
  
      “果然如此,那方不方便把这劫天运让我看看?”雪倾城伸出手,简直就没想过我会拒绝。
  
      看着她柔软纤细,性感无比的手掌,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她和媳妇简直是完美到让人窒息。
  
      考虑到这本书其实也经过多人之手,所以我并没有太多犹豫就拿出了那本劫天运交给她。
  
      结果翻开了红色的书册,雪倾城很快就皱起了眉,说道:“空白,没法解读,你能看出它写得是什么么?”
  
      我摇了摇头,说道:“时而看到,时而看不到。”
  
      “那便是了,这是劫天运,气运不足,自然无法劫获天运,这本书元力不侵,除了气运,我想不到有什么可以启动它,当时你是否是凭借气运最强之时读取了里面的内容?”雪倾城很快问我。
  
      我想了想,说道:“不错,在闻道之地,那时候我的气运经过加成,勉强看清楚了里面的内容。”
  
      “你气运如此强大,除了自身的气运,还有祖龙这霉运之龙在,竟尚且需要靠大气运来支持,其他仙家就更无可能了。”倾城若雪把劫天运还给了我,而且还帮我解释了为何时而能够看到里面内容,时而又看不到的原因。
  
      “原来如此,连祖龙都……”我心中无比震惊。
  
      “霉运难道不是运么?”雪倾城当然知道我想什么。
  
      “倒也是,天下气运,皆是运,而劫天运,就是一切运?”我问道,她毫不犹豫的点头:“当然。”
  
      “雪倾城,你可真博学。”我由衷说道,结果她很快瞪了我一眼,说道:“叫我倾城若雪!否则下次我就揍你!”
  
      “好好好。”我连说三个‘好’,她这才恢复了原来表情:“你以为平时我除了苦修,整天无所事事?”
  
      “倒也不是,偶尔临幸三千面首,也是挺花时间的嘛。”我嘿嘿一笑,雪倾城气得一巴掌毫不留情就抽了过来,结果当然给我伸手接住了。
  
      抓住了她的柔荑,软软的让人心中悸动,这可真是‘手如柔荑,肤如凝脂’的典范。
  
      但雪倾城可不是随意揉捏的小女子,一抽手,差点就要把打神鞭抽出来,吓得我连忙站起来,可就在她想要开战的时候,忽然却面色沉凝了起来,而不止是她,连我也在这时候震惊了下!
  
      因为洞口那里,猛然间多了一道恐怖的气息,我们居然无法探知对方的真正实力!这只有一种可能,对方的实力已经超越五劫以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