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六十九章:独占
    这话说了一半却不说了,显然是想要让我们中的谁来接过话茬,而雪倾城要是自己出头了不拉我下水,她就不是那叫倾城若雪的奸细、间谍、阴谋家了!所以她很快就看向了我,说道:“老祖,他会纳灵法,和弟子一样,都是当年量劫大战的战乱遗民。【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哦?纳灵法?有趣,归元法和纳灵法,应该是互相对头的法术,你们俩,却如此合作无间?莫非……啊,老夫知道了,你们俩是道侣吧!要不然也不会互相为了大家而拼命对不对?”程青帝呵呵一笑,一副猜到了结果的样子,却丝毫没有提起这战乱遗民的事情,估计是他也知道了这事情,而且心中早有留意。
  
      “倒也不是,我们虽然同出一源,却也只是正常的师姐弟关系。”雪倾城本来也对这事力证清白,现在当然也不会为此而强拉关系。
  
      我站出来说道:“老祖,她是师姐,我是师弟,这点毋庸置疑,我只是应师姐之求救而去救援而已。”
  
      “是呀是呀,祖师爷,夏师兄救了倾城师姐后,还从两大宗门的掌门手中救了师父和我呢!你来之前,他刚刚安顿下我们,之后他自己还说要去救其他的师弟、师妹们!”许芸芸忽然的站出来说道,一边也直接证明了我的人品。
  
      但雪倾城却看了她一眼,露出了一抹异色,我当然是知道原因,这雪倾城看似平淡得很,实则面子上十分的爱惜,说她是我救出来的,那简直就是侮辱了她。
  
      这话里面蕴含的信息很难分辨对错,也不知道是这许芸芸师妹故意刺激雪倾城的,还是无意的,那就不知道了。
  
      “嗯,很好,不愧是有情有义,不过一个会归元法,一个会纳灵法,着实是出乎我的预料,对了,你们这几位上来的遗民,分去了其他宗门者,还有谁承继了上古大道法的?”程青帝询问起来。
  
      “老祖,我还有个会化道法的好友,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联络上我,后来我就再联络不上他了。”我有些狐疑的说道。
  
      “一天,应该是用了我们门派弟子的通讯仪,长老级别的,是有法术可查阅下一个级别弟子通讯方法的,也是方便管理弟子。”华夏月在一旁提醒我。
  
      “哦,原来如此,敢情这玩意上头还能方便跟踪我们。”我有些不满的说道,似乎听出了我的意思,程青帝呵呵一笑,说道:“门派有门派的规矩,这也是一把双刃剑,有利必有弊嘛,比如之前长老级别都应该受到了辰阳宗进攻的消息吧?若是没有这一茬,大家伤亡恐怕更是惨重,不是么?”
  
      “倒也是。”我苦笑道,而程青帝接着说道:“你那个好朋友,居然能够避开同门耳目,并绑架我们的长老代发信息,看来也是位资质极好的孩子,你快快想办法联络他,我亲自去把他从辰阳宗那狼心狗肺门派中救出来!”
  
      “哦,我想想办法!不过恐怕着急不来,因为现在早就联系不上了。”我说道。
  
      “不急,毕竟现在战祸都烧到第二级宗门去了,我还要赶去救场,要不然我们青帝门可就麻烦啰!”程青帝笑道。
  
      “那老祖,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也跟你回宗门去?”我当下问起来,好容易和雪倾城抱上大腿,当然不能放过。
  
      程青帝却哈哈一笑,说道:“外面我一路上都打扫干净了,只是看到这里竟诡异缺乏了些微元气,这才转进来查看的,没想到居然会发现你们的存在,现在呢,你们哪儿都别去了,好好的呆在这里,如果得不到我亲自传达的命令,你们就不要出来。”
  
      我心道这程青帝也是个狡猾的老头,刚才还指责我们不出去杀敌,现在知道雪倾城和我都会大道法,就立即起了护犊之心,不过这也是难以避免的,通常对门派拥有特殊作用的人才,会格外关照也在所难免,包括我也没法子例外。
  
      “是,老祖。”雪倾城带头答应,而一群长老也是跟着恭送起程青帝来。
  
      “嗯,你们这些长老,好好的保护这两位弟子,青帝门以后,会重点栽培这两位弟子,明白了么?”程青帝说道。
  
      一群长老当然是一股脑的应承,好在程青帝让我们一定呆在大阵中不许出来,否则他们估计还得送一段路。
  
      而程青帝走了之后,一群刚才还对我们有些意见的别宗长老们,纷纷过来自责自己有眼不识泰山云云,把我们供奉得跟老祖似的。
  
      华夏月苦笑不已,而曹薇家也是相当欣慰,至于许芸芸,更是对我殷勤起来。
  
      雪倾城还是那副在人前不冷不热的样子,随意寒暄两句,就前往了自己鸠占鹊巢的房间。
  
      我反正也不怕给人说什么,也准备继续钻回房间那里,结果许芸芸把我拉住了:“师兄,我听说你是量劫前的战乱遗民后,就一直觉得你与众不同,刚才听你们和祖师爷的对话后,果然实在真的,所以我想请教你一些法术,不知道可不可以?”
  
      “那倒是没什么问题。”我对这师妹印象还是相当好的,毕竟谁雪中送炭,哪怕只能是暖一下子,我都会感激之极,所以当然满口答应。
  
      “哇,太好了!谢谢师兄!”许芸芸非常的高兴,拉着我的袖子不放。
  
      结果房间里的雪倾城似乎听到了,立即严肃的说道:“教什么教,临时抱佛脚有用么?还不如现在抓紧时间冲击下四劫!你卡在三劫的修为多久了?也不自知一些,愣在外面干什么?还不进来!?”
  
      我这一听完,老脸难免有些羞红,我确实卡在三劫上面很久,不过转念一想:你雪倾城不也是卡三劫好久了?这半斤八两的,一样不自知嘛。
  
      但现在肯定不能逆了这师姐的话,要不然许芸芸以后肯定要遭殃,毕竟现在雪倾城可是大师姐了,还是程青帝钦点要重点栽培的,前途不可限量,以后给一个师妹穿小鞋,简直太容易了,好比让你绕着门派飞个百八十圈,面壁个半年什么的,你还真一点办法都没有,估计连曹薇家都拦不住。
  
      “那许师妹,我这里有一块玉牌,里面记录了一些战斗用的小道法,你可以先研究下,不懂的先记下来,等我有空了你再一并问我如何?”我宽慰着一副欲哭无泪的许芸芸。
  
      许芸芸只能是委屈的点头,接过了玉牌说道:“多谢师兄,那我先自己好好去学好了。”
  
      “嗯,去吧。”我苦笑说完,只能转身进了房间。
  
      而这时候,雪倾城瞪了我一眼,却一句话都不说的冥思闭关了,我十分无趣,只能是找了她对面的位置盘膝坐下,也开始苦修起来。
  
      洞中无日月,寒暑不知年,外面的门派征战到底激烈到什么程度我不清楚,不过修为上的长进,倒是与日俱增,在雪倾城突破了四劫真仙不久,我也积累并达到了冲击劫数的精纯元力,并且开始尝试一次次的冲击四劫真仙。
  
      而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雪倾城的现身说法和点拨之下,我也完成了四劫真仙的冲击,一举跨入了可以成为长老的修为境界。
  
      至于第二脉络,虽然没有跨越到二劫,但想来随时都有可能会因我四劫而连带突破。
  
      其他的长老们在给我们庆祝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少门派战争的消息,而一个个消息,也如同重磅的炸弹,刺激着我和雪倾城的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