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七十二章:勒索
    这里的教室不是很大,呈现的是扇形的礼堂,容纳顶多是一百多位弟子,而讲台那边就是个不大的小圆台,看起来有种寸土寸金的感觉。【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那边已经有七名四劫的男女弟子坐在了客座上,而圆台那里,一位老迈的五劫长老正在侃侃而谈,看我们俩出现在教室外,那长老说道:“你们也是参加掌门选拔的吧?”
  
      我连忙行礼,点头说是。
  
      “进来先听课吧,怎么那么迟才来。”那长老很不满的说道,但看到了我身后站着的倾城若雪,他神色不禁一亮,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我早就习以为常这身上套着主角光环的雪倾城,直接找了个空座坐下。
  
      但我还是忽视了大家对雪倾城的关注,这样的级美女一站在场内,顿时让整个教室的气氛都为之一变,原来随意坐着的男女弟子,都因为雪倾城的到来而让气氛格外的凝滞起来,估计要不是有五劫的授课长老镇住场面,现在男弟子早就跑过来搭讪了!
  
      雪倾城看我找了角落坐下,她扫了一眼周围,结果死乞白赖的跑我身边来了,就好像故意给我拉仇恨似的,坐在了我身边一个空位上。
  
      我当即传音道:“喂,空位九十九,只坐了十分之一不到,这么多空位,用得着坐我身边么?故意的吧?”
  
      “总比去不认识人的地方坐着好,会很麻烦。”雪倾城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也知道!?”我恨恨的咬咬牙,这雪倾城绝对是故意的!
  
      几个女弟子倒也没什么,毕竟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一个三十岁的熟女,还有一个,也有二十多左右了,对倾城若雪还真没太多的关注。
  
      但男弟子就不一样了,无论老少,各个都把目光投到了她身上,而年轻好胜点的三位,直接把我视作了多余分子,简直让我很是无语。
  
      “好了!继续授课!”那五劫的长老看出了问题所在,立即提醒了一句,而大家应该都是这两天刚来学习的,所以也不是老油条,给一呵斥,吓得都认真听课起来。
  
      但我知道一旦我给这些男弟子盯上,那肯定是没得好了,动物世界告诉我,身边如果有只雌性动物在,都不会是什么好事!
  
      接下来,那长老继续侃侃而谈,而授课的方向,出乎我预料的居然不是教授道法亦或者青帝门的法术什么的,竟是专门教授起了门派的管理,还有弟子管理之类的东西,让我心中不禁有些郁闷起来。
  
      看来门派也算是把我们当成后备役掌门来教授了,但我这天一道的掌门,在五大世界都是名声显赫,这些管理知识,早就从实践中获得了,还用得着一个只管理了几百上千弟子的长老来传授?我天一道弟子,能列入名单的,怎么都得有几百万了吧?那些私底下学习天一道的,估计更是不计其数!
  
      偏偏这节课,一上就上了七天七夜!连停顿的时间都没有,听的我是郁闷无比。
  
      “好了!掌门学习教程结束!接下来再上一节课,会直接进入文考!所以你们这一班的九位弟子,准备一下吧!”那长老说道。
  
      我愣了一下,然后悄声问起了雪倾城:“我们是一班,难道……”
  
      “你没念过书么?一个门派出两位参与选拔,自然是十八位,这里九位一班,当然还有二班九位!还需得多说?”雪倾城鄙视我。
  
      “就那点人,凑一班不就得了么?犯得着浪费资源么?”我苦笑道。
  
      雪倾城一副我简直没得药救的样子,说道:“这里是青帝门,上面用人,自然不会全权交托一位!”
  
      我心中暗道这青帝门套路果然深,而很快,另一位女性长老来了,继续给我们上了第二节课,这一节课同样是七天七夜,果然和雪倾城猜的一样,不过这次的知识明显更深邃了些。
  
      末了,那女长老和老头说的大致一样,两节课完了,就得考试了,而考试也在这里同期举行。
  
      我顿时无语,连上十四天,接着考试,也算是相当的高强度了,好在大家都是神仙,倒也没什么问题。
  
      考试倒是简单,两个班这次集合在了一起,一共是十八个长老弟子,而两位长老很快召唤来了两个弟子,这俩弟子手中都有一个托盘,一个盘子里都有九枚玉牌,我们还在诧异的时候,那老头说道:“从号数最小的开始,依次来选一片玉牌,然后回到桌位,把玉牌里的题目做好,写上名字,然后交上来。”
  
      我们这才了然了这高级考试,所以很快,弟子们那都领到了他们盘子里的玉牌,然后回到了座位上,而我和雪倾城坐在角落,是最后选到玉牌的。
  
      因为玉牌是随机的,所以不存在什么弄虚作假,我最后拿到玉牌后,贴着额头读取了里面的信息,很快我就现了这题目都是之前两位导师教授过的,而凭借我们真仙的记忆,要填充和自由挥,基本上没有没有任何的悬念都能拿到满分!
  
      除非我们在课上都没有认真的听课了!
  
      我很快就做好了题目,并且在玉牌上面刻上了自己的脉络印记,这也算是固定了玉牌的答案了,无法再次删改。
  
      当然,我交出玉牌的时候,其他的弟子基本都交完了,我也算是交题比较慢的弟子,不过只要是满分,我并不介意,快慢区别。
  
      “好了,休息三天,弟子会带你们前往弟子均,三天后我们会公布过关的情况!”那女长老说道。
  
      我松了口气,总算是到了休息的时间了,其他弟子也一样是这心态,屁颠屁颠的跟着两个同阶的弟子前往弟子居。
  
      但刚到弟子居那里,其中一位弟子就说道:“这里的弟子居,都是师父他老人家自己投资建设的,所以住在这里,要适当的收取些费用,希望诸位同门都相应的给一些住宿费,诸位明白了么?”
  
      “什么?要收费?我咋没听说过呢?这不是第七大宗门么?怎么来这里住宿还要收费?要多少?”其中一个弟子虽然没有炸毛,但明显有些郁闷。
  
      “费用不多,大家适量着给就行。”一个女弟子甜甜的说道,但眼睛里可不像是说给一两块钱就能打的。
  
      我和雪倾城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不止是我们,十八名弟子里,当然也有同样不知道情况的,其中一个女子问道:“适量……那我给一块一品元晶,不知道可以么?”
  
      一块元晶是什么鬼?我到现在还真没见过货币什么的,所以立即看向了雪倾城,她当即传音给我:“大概相当我们的通用货币,或者差不多九品一年份仙气盘的价值。”
  
      雪倾城跟了吕秋一段时间,对这些事自然了解,哪像是我一穷二白,跟个女师父,还老是给戒律堂敲诈!明白这货币关系,我心中顿时了然,显然这一品元晶也没多值钱。
  
      那女弟子一听说是一块元晶,眼皮抽搐了下,但还是说道:“可以,不过……”
  
      一听可以,大家都松了口气,但这‘不过’二字出来,问题明显可就大了,其中一位看起来像是三级宗门推选过来参赛的长老皱眉问道:“有话请这位师妹直说,若是你们嫌钱不够,我们不住就是了,难道你们还能……”
  
      “呵呵,这位师兄,我们不会嫌钱不够的,师兄也可以不住这弟子居,但不住弟子居,有失团结吧?”那女弟子笑得十分的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