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七十三章:富豪
    我暗骂一句,这简直就是变相勒索!而雪倾城也知道这问题所在了,说道:“看来是间接以弟子居收受贿赂呢。ranw?enw?w?w?.”
  
      其他的弟子也从旁推测出了问题所在,这女弟子说得已经非常清楚了,如果不住这里,就是不团结其他的弟子,而大家都是掌门候选,如此不团结,还怎么当掌门?
  
      而一旦给两位长老抓住这把柄,那问题就可大可小了。
  
      “哎呀,看看我的记性,我家师父也说了,住了弟子居,这吃喝用什么的,也都是要收钱的,也和刘师伯的住宿费一样,是看着给的,给多给少都没问题,诸位师兄、师姐,你们看着给就是,嘿嘿。”另一个跟着过来的男弟子笑嘻嘻的说道。
  
      给这俩弟子一轮勒索,十八个弟子全都露出了不同的表情,有的弟子十分的郁闷,有的弟子气愤无比,也有的面无表情,但对这事,肯定都抱着排斥的想法。
  
      要知道,以大家一股脑想当掌门的心思,文试这么重要的课怎么可能不认真?就算是有雪倾城这样的美女,大家都忍着十四天没过来打招呼!甚至想等到这次休息三天的时间才搭讪来的,所以文考肯定是大部分满分的情况!
  
      不过这也是问题的所在了,大家都是满分,这么轻松怎么可能?当时我就觉得问题肯定有,只是没想到会出在这里而已。
  
      “住的随便给,吃的用的,也随便给?如果给少了,你们会咋办?”一个弟子还是把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给少了,也一样住,一样吃呗,会怎样?我也不知道师父会咋样。”女弟子笑道,她长相可人,把这勒索的话,搞得跟卖萌似的。
  
      “别打哈哈!有什么直接说!要多少,也直接说!”其中一个年老的女弟子可不吃这一套,当即一甩袖子就怒问道。
  
      “给得多,当然有给得多的好处,觉得自己给得少,三天内可以补交!都是累积的,你们爱住不住,不过给的少的最后几位,或者干脆不住这里的,师父说了,恐怕是心意不够坚定,没认真听好课!而且住在这,师父和刘师伯,都是会来这里额外指导的!所以你们也不算白花钱,这也是补习呢,对以后当上掌门,好处是绝对的大。”男弟子根本像是不怕这三级宗门的女长老,竟直言不讳的勒索起来。
  
      “哦?难道说,课还没结束?不是考完试了么?”一个弟子有些茫然了。
  
      但那男弟子不假思索的一笑:“师兄,既然是考试了,当然是讲完了,所以才说是额外指导。”
  
      “都考过了,还额外指导啥呀?”那弟子哭笑不得,这摆明就是找理由讹诈!
  
      “说的很清楚了,怎么都说不明白?补习费!住宿费!这里一切用度的费用!都要钱!不给的可以走了!”那女弟子看大家都还没交钱,顿时是有些恼了的样子。
  
      我皱起了眉,其他弟子当然都觉得跟吃了苍蝇似的恶心,当然,人性的贪婪面前,总少不了有买单的人,所以很快就有弟子妥协了,拿出了一袋子,放到了那女弟子手中,那女弟子打开往里面一看,笑了笑:“多谢师兄,师兄教的费用,我会记录起来告诉师父的。”
  
      “嗯,可别忘了。”那男弟子点点头,然后从女弟子那拿了一块玉牌,看了一眼上面的房号,进入了弟子居。
  
      “看看,这才是当掌门的气度嘛。”那女弟子故意和男弟子打趣道,那男弟子说了一句‘可不是么’,随后就看向了余下的我们:“不给的,肯定是没法子,给的,办法就多了……”
  
      “嘿嘿,师弟,不给是不是就过不了关呀?”我笑道。
  
      那男弟子扫了我一眼,说道:“师兄,别的不说,看你这资质,还是弄间上房住吧,这样还能抬抬你的身份,不然真没谁看得起你。”
  
      我额上顿时冒出青筋,但还是笑道:“反正给钱就能住,我这情况,就不装逼了,来,这里有一块元晶,算是房费吧,你让你师父和师伯可别太感动了,这也是应该的嘛,嘿嘿。”
  
      那男弟子一看我递过来的元晶小的可怜,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打发要饭呢?”
  
      “没有,大家肯定会和我给的一样的,无论用度,无论任何都是,你放心好了。”我笑嘻嘻的说道,随后看向了身后剩下的弟子:“大家都给同样的钱,我就不信剩下三个席位都空着。”
  
      法不责众,这点谁都知道,我这一说,大家全都乐了,其中雪倾城对我伸出大拇指,然后也笑眯眯的拿了一块和我一样的元晶,给了那男弟子!
  
      “哇!兄弟你可真可以的,这主意上天了!”
  
      “这主意棒!我看你们空三个席位,怎么和上面交代!”
  
      看到连雪倾城这么漂亮的妹子都这样,一群男弟子都涌动起来,全都拿出了一模一样分量的元晶,塞到了男弟子的手中,大家哈哈大笑,自然是打算共同进退了。
  
      而刚才女弟子里要给一块元晶的,更是没话说了,直接把元晶跟打发乞丐似的丢给了收钱的女弟子,说道:“我早说过了嘛,给一块元晶就好。”
  
      看到我们全都给一块元晶,全抱团一起后,刚才交了一袋元晶的弟子,又拿了玉牌冲了回来,趁着那弟子苦着脸收钱发怔,他一把抢回了原来的袋子,说道:“师兄我刚才给多了,我还是给一块吧,我不能搞特殊不是?来,这一块给你好了。”
  
      那女弟子给夺了钱,气得是花容失色,一边跺脚,一边脸色发青。
  
      这回大家可都是一元党了,谁都不愿意多给一分钱,难道这两长老还能让我们通通在文试里不过关不成?
  
      挂在女弟子手中的房号牌子,几乎是大家抢去的,反正谁都看出来了,这弟子居哪是什么俩长老投资建设的,本来就是门派的公物,根本不可能私搭乱建!
  
      “兄弟,够意思嘛!这次帮了我们大家大忙了!”一群弟子过来勾肩搭背,其中还有的一边夸奖我,一边还问起了雪倾城来。
  
      我嘿嘿一笑,说道:“诸位可别忘了,这掌门之位,是争取来的,不是贿赂出来的,大家保持一致,大家都过关,都能参加武试,而想要搞特殊的,你一人虽然过关当上了掌门,但到时候其他师兄弟姐妹可不会放过你,有的是方法把这事往上捅,所以要想当掌门,还是在武考上分胜负吧!”
  
      我这话虽然难听,但也是先给大家打预防针,免得最后大家遭殃。
  
      “放心吧!我们谁都不是富豪,能够一块元晶解决,不会花两块!有本事武考见分晓!”一个看似很强的师兄拍了拍胸脯。
  
      至于其他的师兄妹,全都各自保证,我根本不相信他们,拿出了一张血契,让大家全都把道统印记打上再说,十八个掌门候选都签上了血契后,我随后一挥,血契就在半空中熊熊燃烧,然后消失不见。
  
      不过血契签下了,也不代表没问题,那两个弟子带着自家师父已经匆匆赶来,看着我当带头大哥签下血契,双目顿时如同喷火似的,盯得我死死的,仿佛我杀了他们全家似的!
  
      我嘿嘿一笑,说道:“两位长老,我们可都交了住宿费了,如果没什么要事,可先回去休息了,上了十多天课,还是很累的。”
  
      那两个长老气得是火冒三丈,老头顿时站了出来,拦在了我面前:“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