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八十七章:丹云
    考虑到古神界的天一道在起步之中,毕竟也不能要求太高,如果有几十万的弟子可供使用,那这神塔肯定不是现在这么龟速拔升,真要是把其他五大世界天一道弟子都带过来,估计今天睡一觉,明日醒来神塔都看不到边了。
  
      “可惜呀,可惜。”我不禁摇头晃脑,这想得还真有点远了。
  
      “可惜什么呀?你一个打杂的,哪有那么多烦心事?”雪倾城继续损我,这段时间跟我熟透了,损我就跟信手拈来那么简单,我对这神皇简直就是另眼相看。
  
      不过话说起来,当年她怂恿我跟竺道蕴那事情,果然不仅仅是为了让我的势力发展,很可能是她本来就有那种恶趣味,这女子简直是够了。
  
      “我在想,这里弟子资源实在是太缺希了点,怎么能够让咱们的门派弟子多起来,所以就想到了我在天一道的数十万精英弟子,唉,让他们上来,还不是分分钟占领这里?”我正儿八经的说道。
  
      “你未免想得太多了,要能这样,我神庭有多少对我忠心耿耿的官员你知道么?更别说是技术官了,怕你的弟子加起来都没一半多。”雪倾城笑道。
  
      “得了吧,别把这里再当你的三千面首后宫,搞得乌烟瘴气的。”我鄙视的看了她一眼,结果一瞬间,就给她揪起了衣领,吓得我不禁额上冒出细微汗珠来:“雪倾城,麻烦你放尊重点,再这样,我就得跟莫长老告你性骚扰了,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无耻,在我砍掉之前,赶紧把爪子拿开。”倾城若雪把眼珠子移向了我正在摩梭她细嫩手背的右手,还别说,这美人如玉说的不假,她的手还真是滑得可以。
  
      “我这是自卫,谁知道你会不会动手?”我连忙收起手,指了指她的手:“你也放开,大家在弟子面前打起来,未免太难看了,万一说我们打情骂俏可不好。”
  
      “你!”雪倾城立即推开了我,我笑嘻嘻的看着她,说道:“我说掌门,说真的,我们该考虑下怎么再次打开通道了,总不能直接在这扎根,把下面这么多的技术人才留在下面吧?我们要是能引他们上来,加以修炼,可就是一大战力,估计和顶尖宗门叫板的实力都有了。”
  
      结果我的话,直接给她无视了,她抱手在那生闷气,我继续说道:“别那么小气呀,专业点,我这在跟你谈门派发展呢。”
  
      “你是不是想天九儿了?”雪倾城忽然没来由的问道。
  
      “……”给她这么一问,我忽然心情竟低落下来,确实,上来的时间已经不短,我却始终没想到办法打开通道,媳妇姐姐在下面不知道怎么样。
  
      而之前她离开之前,周其平的孩子轩辕锐还逃走了,不知道会不会成为她的隐患,这点我也没办法确认,而赵茜她们呢?在闻道之地又如何了?也是我关切的问题,所以我这段时间静下来时,都不曾敢去想这问题,毕竟解决不了,多考虑也于事无补。
  
      “还好。”我皱眉回答,雪倾城的也沉默无言,我看场面僵住,不禁问起了个感兴趣的问题:“对了,同样修为,同样的状态,媳妇和你斗法,谁会更厉害点?”
  
      “你觉得呢?”雪倾城这次倒是没直接回答。
  
      “你打神鞭厉害。”我不满的说道,雪倾城哼了一声,说道:“就算没有打神鞭,她也打不过我。”
  
      “你连我外婆都打不过,你还打得过我家媳妇?牛皮吹一吹,也未必能上天。”我继续鄙视,虽然归元法很厉害,但鬼道也真不弱,只要给与足够的时间,一大堆鬼怪召唤出来,雪倾城就没办法对付,当时外婆就给我上过生动一课。
  
      所以说,双拳架不住四手,在大量的招来鬼面前,雪倾城也得翻车。
  
      至于现在的我给她压制,也是因为好几年下来都疏于鬼道,全心全意浸淫剑法,所以除了斩龙之类的,还真找不出更厉害的鬼了,因此没法子和外婆相比。
  
      “若非群策群力,焉能赢我?”雪倾城好胜心也很强,对于一些确定了的事情,却也不想让我翻身。
  
      我反正是足够郁闷的了,这纳灵法其实也和鬼道相冲,所以我要玩鬼道,就意味着要放弃纳灵法,这点也是我最近几年来难以取舍的,因为无数的鬼将出来,一旦纳灵法,会把它们也吸成能量,而再轰出纳灵法,在大范围面前,有几个鬼能幸免?
  
      所以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加上鬼如果达不到雪倾城那个级别,也就是给她送菜去的,所以倒还不如用剑法搭配纳灵法。
  
      结果我这单打独斗的情况下,却给雪倾城直接的压制了,让我这些年的努力,全都输在了归元法上面。
  
      但现在我学会,并打通了劫天运上面的第二脉络,这契机也就出来了,因为我等于是两个道体的存在,不但解决了召唤鬼事大量消耗发元力的问题,在单打独斗的时候,还有第二脉络那精纯到极致的先天魔气存在!
  
      当然,目前这样的双战法理论是成了一套,但却还未成型,因为第二道体目前经过一个月的冲击,还继续徘徊一劫的巅峰没有突破,看来神塔没有矗立,元气实在是跟不上。
  
      “好吧,你更厉害,现在我也打不过你就是。”我无奈说道,而话刚说完不久,师门的专用通讯仪就响了,内容是陆歌回来了。
  
      现在的通讯仪给许芸芸简单的改造了一下,已经有了天一道独特的‘频道’,至少再也和别的门派没什么瓜葛了,不过它的功能也减弱了很多,比如门派寻人,感应弟子之类的功能,直接全取消了,因此要想真正的拥有别派那样的其他能力,估计还得重新制作出来。
  
      可惜我们天一道还没有技术部门,根本没办法量产这东西,就只能先将就的使用泛用型的通讯仪,也就是相当于山寨产品,野路子。
  
      听说陆歌回来,我和雪倾城都少不了心中欣慰,毕竟这家伙至少没死,我们也担心他这次去太久,是不是遭遇了什么不测,但现在至少是没事了。
  
      回到了溶洞新开凿出来的大厅,陆歌已经坐在石凳上品茶了,看到我们才站起打招呼,只是他和我打招呼的时候,那双眼珠子根本就没在我身上罢了。
  
      盯着雪倾城,陆歌说道:“掌门!这次我听你的,在星月宗、丹云门都逗留了好些日子,确实探查到了不少的消息,我这就一一说一下?”
  
      “嗯,快说。”雪倾城露出了笑容,这一笑,让陆歌顿时一荡,几乎像是坠入了棉花里。
  
      “喂,发什么呆,快说说情况。”我摇了摇他的肩膀,这才把他晃醒。
  
      “那个……对了,星月宗和丹云门都在这场战斗中损失不小,当时星月宗是去攻击丹云门的,不过最惨的应该是丹云门,给抢去不少顶级的丹药,这一次亏大了,而星月宗只是损失了不少的人才,基础措施倒是完善,所以这次门派大战中的胜利者,毫无疑问就是星月宗和辰阳宗。”
  
      “说重点,他们背后支持的势力呢?还会不会继续打下去?还有,对我们这门派的动静,是否有了解?我们有没有给发现了?上次弟子的事有什么后遗症没?”他说的这些我基本都能猜到,但我想知道的却是自己的门派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