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八十八章:无义
    “背后支持辰阳宗和星月宗的是源自中部的,四大宗门的原来敌对宗门天罡宗,这天罡宗起源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势力相当的庞大,具体有多大,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我也不敢踏足那边,但他们天罡宗自诽是名门正派,这点倒是众所皆知了。”陆歌解释起来,看我们点头,他继续说道:“这一次天罡宗一改以前威慑的做法,偷偷的联络了辰阳宗和星月宗两个门派,许与条件,然后对青帝门和丹云门洗劫了一遍,最后当然瞒不过原来在背后支撑四宗门的金仙道的注意,这才两边直接对话,把这事情暂时压了下来。”
  
      “哦,两个小宗门直接就没了,这金仙道能忍得下去?”我当下问道。
  
      “那能怎么办?金仙道眼下正在深入荒蛮,开拓了不少的疆土,这接近中部地区的天罡宗,同样也在扩张,当然会进行宗门蚕食,其实,两大宗门都大得离谱,而且都不是什么好货色,那天罡宗自诽名门,其实也是不黑不白的存在,真正的名门正道,哪会跟你商量?真打起来就真的打了,完全不会进行友好吞并,并且我还听说了,以前两大宗门之间,也是有不少利益交换的,根本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陆歌感慨的说道。
  
      “即是说,这天罡宗是伪正道,用来迷惑真正的正道的,好比……嗯,其实这天罡宗内里也和邪门歪道没什么区别,只是表面上则是正道一份子,它背后的正道一但驱策它,他能拖就拖,不能拖表明要攻打,实则也不过会蚕食一些魔道,随后由从魔道中获取一点利益交换什么的吧?间接又能跟它们背后的更大势力,或者同为正道者交差?”我大致也是明白了这天罡宗的内在。
  
      “对头!应该就是这样的,夏大长老可不是一般仙家呀,能想到那么深。”陆歌一拍手就说道。
  
      “辰阳宗和星月宗这次成了交差的门派,表明在天罡宗的努力下,已经收纳了两大宗门,而背后驱策他们的势力,也无话可说了,至少天罡宗真的去扫魔道了,而青帝门和丹云门也是时运不济,各自都在利益交换中损失惨重,不过想来这笔保护费,未必会落入辰阳宗和星月宗手中,其实历史上不乏加入正道后,又退回魔道的两面三刀宗门,天罡宗假装来一次水土不服,管束无方,大可将这两大宗门又还回金仙道的手中,而天罡宗肯定会成为这次宗门战争里,利益最大获益者。”我继续分析起来。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怪不得正道和我们之间,确实真的好多年没有寸进半分了,或有争端,但也是雷声大雨点小,最后都不了了之,那天罡宗始终占据老地方。”陆歌有些诧异的看着我,有些不相信我居然分析出了那么多。
  
      “飞鸟尽良弓藏,谁不知道这个道理?”雪倾城皱眉说道。
  
      “啊?什么?哦,那是呀,鸟都没有了,要弓来做什么?不过我们修道众人,这形容不恰当,嘿嘿。”陆歌狡猾一笑,伸出了大拇指:“掌门真是接地气,信手拈来的句子都如此的好。”
  
      “跟他学的。”雪倾城瞟了我一眼,我说道:“天罡宗不黑不白的站在中间,可是第一大肥差,估计这次又赚得盆满钵满,我猜测接下来辰阳宗和星月宗很快又要回到金仙道的怀抱中了吧。”我摇头一笑,旋即问道:“青帝门的情况呢?那第七大宗门的戒律堂堂主郝一有没有继续找我们报他大弟子之仇?星月宗那五劫长老陨落,八位弟子失踪的事呢?”
  
      “一个大弟子,死都死了,郝一不是还有二弟子、三弟子么?听说之前你们叛出师门,郝一确实追到了第三宗门来坐镇了三四天,不过人家那是大忙人,哪会亲自去督战?做做样子而已,最后挂上通缉,就回自己的戒律堂去了,这段时间因为找不到你们,通缉令也就是高高挂在那,不了了之。”陆歌摆摆手,无所谓一笑。
  
      “哦?有那么容易解决的?我们还杀了好几个五劫长老呢,该不会是欲擒故纵之计引我们出来吧?”我皱眉说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他们该干嘛干嘛,这五劫的长老,其实在二级宗门里虽然重要,但在主宗门,也没你想象的那么厉害,你想想,他们四个死了,正好有人填上空缺呢,而且靠近宗门大乱那会不远,你们给安上了个奸细之名就作罢了,你们可能不知道,门中这类通缉令没完成的,还有一大堆呢!这些宗门,性情淡薄,才不会为了死几个弟子而要死要活的,总之我们躲在这,应该是安全的,只不过……”陆歌说了一大堆,最后却留下了尾巴。
  
      “别买关子,赶紧的。”我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不过我们这神塔架起来后就不知道了,另立宗门,问题不小。”陆歌摇头说道。
  
      “嗯,这些事,我们后面好好研究,那星月宗那边丢失一队长老弟子……该不会也不了了之吧?”我又问了起来。
  
      “说来,那家伙也是星月宗的二级宗门来寻外快的弟子,代领了三级宗门的巡查任务,结果跑去猎兽了,这回自己捅了马蜂窝死了,那边现在半点都没同情他,反正姑且也就是备案而已,毕竟眼下这宗门大战的时机可不对,你看青帝宗和丹云门死伤了多少的弟子?一些厉害的长老什么的,总得报复泄愤吧?这事没人出来宣布是自己干的,那也只能当是无头无尾的悬案了,那八个子弟,更是海中的小鱼,谁来得及去细细认出他们来?”陆歌苦笑道。
  
      “看来这古神界的宗门,进化得比我们其他五大世界无情多了。”我密语传音给了雪倾城,她看了我一眼,说道:“换你,怕都打到人家门口去了吧?”
  
      “那当然,谁要动我弟子,我便把他灭了。”我哼道。
  
      那陆歌看我们自顾传音,十分的羡慕,但也不敢过来搭话,而雪倾城很快说道:“最近我们先把神塔建起来,然后静修一段时间,才能进行猎兽和招收弟子的行动,陆长老,暂时情报也全靠你了。”雪倾城淡淡的说道。
  
      陆歌笑得跟花儿似的:“这是必须的,掌门请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好好的完成任务,绝对给您把事情办妥帖了!”
  
      “那就等你好消息了。”雪倾城说完,就召集了其他长老,把能说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大家都感到莫名触动,不过最后都因为雪倾城将这些事情坦白而感到自己十分受到重视。
  
      接下来大家把通缉令之类的消息告诉了其他的弟子,让大家心中都是稍安,至少现在少了通缉在身,做事情反倒没有那么惧怕了,要不然日日担惊受怕,修炼干活都沉不下心。
  
      所以说,其实宗门是比古兽要可怕的,大家宁可对付古兽,也不愿意天天等着给宗门偷袭。
  
      陆歌估计也是对宗门无情无义厌倦,所以才不打算加入任何宗门,干起了这猎兽的勾当。
  
      安排下去后,整个门派继续按照计划运转,而一个月之后,神塔终于连接成功,随之而来的是大阵的启动,之后元气形成了一个涡旋转了下来,并且到达地面后,又平稳的以圆形区域延伸出去,当然,它的覆盖面积并不会太大,到了我们溶洞那边,元气就感觉不到太大变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