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九十九章:逆意
    “嘿嘿,做错了事,总得受到惩罚,刚才我差点给你杀了。”我冷笑道,这顿时让后面的郝一欲哭无泪,连忙又解释起来:“哪有那么夸张呀?夏小友,我现在绝对是真心诚意的。”
  
      我速度很快,一边是飞行,一边快速掐指无声借法,所以就算是六劫真仙拼尽全力追击,也完全没有我的一跳一飞快,没过多久,我们竟追出了很远的地方!
  
      而郝一也不是真对我没办法,他手中的通讯仪快速的传令,应该是命令第一级宗门的长老前来堵截,毕竟现在追击我的队伍,竟越拉越多,简直就跟拖了一列火车似的。
  
      “我之前也是真心诚意不是?我天一道的神塔兴建,虽然不高,但覆盖范围可不小了,周遭妖王都成为了我们麾下,我们那是带枪投靠,加入哪一家,哪一家不跃然成为四大派之首?正是因为和程青帝熟络,这才要来投奔,没想到给你这小怪给拦路了,今天很遗憾,老子不高兴了,就觉得辰阳宗可能不错!”我恶狠狠的狞笑起来。
  
      郝一在后面一路劝说不已,就差着没大哭起来了,现在他已经断定程青帝知道这件事了,而且正在赶来的路上,不过青帝宗神塔顶到这里的距离,实在不是很近,程青帝再强也要时间,而现在只要给我甩开,那青帝门从此就失去了天一道送上门的机会,他不得给程青帝打死就怪了,那可不是死一个弟子那么简单,简直是门派的大灾难!
  
      “唉,本来觉得丹云门不错,青帝宗也可以,就想着来投石问路一番,结果一方不是特别上心,一方居然直接把我打出了门,我天一道看来是问错人了,还以为你们上次门派战争大败,能知道点教训,想不到,不但教训说不上,我倒是感觉你们是太过自以为是了吧?或许辰阳宗会高兴接纳我们。”我一副委屈的说道,这更使得郝一脸上精彩万分,轮流又把刚才求我的话说了好几遍。
  
      一听他求人的话语说来说去就那几句,我也知道确实挺为难他,估计长那么大,他也没这么惨过,但这郝一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欺男霸女,各种恶事做了也不少了,怕坐在戒律堂堂主这位置,应该也没少办过冤假错案,所以我终究也不会同情他。
  
      而就在我们追出去原来,前方竟忽然出现了一道强烈的气息,我一察觉到,心中不由震惊起来,毕竟这气势,是跟在一群青帝门长老气息中的!
  
      等到近的时候,我忽然发现那气息也发现了我们,并且立即超过了青帝门的长老,直接拦在了我们面前!
  
      这人和郝一一样,也是中年人,只是脸色却比郝一苍白,面相更是挺正直的,让人看到就会生出一丝靠谱的感觉,而且他一看到我给一群青帝门的仙家追逐,似乎断定了什么,直接跟在我身边飞行起来,我看了他的丹云门服饰一眼,说道:“张丹云?”
  
      那中年人看了我一眼,旋即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夏小友,在下哪敢冒充掌门?鄙仙赵极,前来迎你回丹云门的,也是孙陌尘那小姑娘不懂事,怠慢了你,可是让你受苦啰!我一听她说起你刚到我丹云门的门口却没有进去,就急冲冲的追了出来,这不,千里奔袭才追到了这里来,还不惜冒着给兄弟门派指摘的险呢。”
  
      我一看这家伙虽然不说龙凤之姿,但也面如冠玉,真还以为是张丹云,没想到他竟是把古戎害惨了的赵极!?
  
      “原来是赵极赵宗主,幸会幸会,我也是听闻你年轻有为,又是二级宗门的宗主中持牛耳者,故而要和你商量门派大事,呵呵,奈何你们门派似乎不大在意此事,居然连我要进门的资格都敢给与,万般失望才返回原来的母宗青帝门,想要与程青帝程掌门商量!”我简单抬举了他一下,当然就掠过了古戎‘介绍’直说,而表了过程,自然是看向了后面脊椎的郝一,说道:“却没想到这青帝门不但大小事不分,竟要打杀于我,委实令人失望,要知道这青帝门杀仙之事,全是他们咎由自取,居然想要非礼我家掌门,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哈哈,原来如此,夏小友放宽心,我赵极向来做事踏实,之前你说在丹云门的遭遇,乃是孙陌尘那孩子没说清楚,我其实早就答应了你要来丹云门的事情,所以现在不是知道你没进入门中,就立刻追到这了么?如此诚意,难道还不够么?”赵极不愧是极为擅长迷惑人心,古戎这种老油条都给他忽悠了,要不是我早知如此,估计给他下套也是正常。
  
      “赵极!你敢冲到我们青帝门拿人!真不怕我到你们丹云门理论么?”郝一听说竟是赵极来了,当然是大怒,他的身份虽然不是宗主,但也是戒律堂的堂主,超然于宗主之外,算起来也不比这赵极弱了多少。
  
      “那就来理论好了,我只是以私人身份,邀约朋友返回门中叙话,难道这也不行么?我们俩宗门,什么时候这么生疏了?”赵极十分的会说话。
  
      “胡说八道!这事情这么明摆着,你颠倒黑白又能如何?只不过是让自己舒服好看些!”郝一斥道。
  
      赵极摇摇头,笑道:“是请朋友回去,而并非是其他事情,郝道友,你是误会啦。”
  
      “误会?!”
  
      忽然,还没等郝一反唇相讥,一声厉问,就从天空压了下来,而很快,天空云彩刹那变色,比较特别的一团青云,竟从天上压下,把我们全都卷了进来!
  
      “程掌门?!”赵极脸色瞬间有些难看了,连我也暗道不妙,这程青帝来的好快!
  
      “赵极!你身为丹云门的宗主之一,胆子何其之大?居然跑到我青帝门来闹事!难道觉得我程青帝跟上次一样不再么?已经任由你们丹云门和辰阳宗一样随意不请自来?”程青帝厉声说道,身上的磅礴压力连我都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赵极艰难一笑,说道:“程掌门误会了,赵极并没有这个想法,只是夏兄弟先来我们门派,只是碰上我刚好不在,所以才转道来了这里,我特意赶过来迎接他,未曾想他早我一步进入了青帝门,我无奈只能不顾宗门约定而私闯,等我和掌门请罪,再给程掌门一个交代,如何?”
  
      “呵呵,请罪、交代,这些都是必须的,不过人嘛,必须留下!夏小友与我有旧,他来为了天一道归附我青帝门之事!我早就留意诸多,是这郝一横加逆意!置我的嘱托于不顾,竟攻击夏小友,以至于让小友离开,但你就这样而想要趁机把他带离我们青帝门,可想的也太美了!他是我重要的客人,岂容你带走?”程青帝这小老头为人硬朗无比,对赵极这种二流货色,当然不会看在眼里,这些话其实是说给我听的居多。
  
      赵极十分的郁闷,现在他有心带我走,但却又打不过程青帝,脸色顿时一变再变,但他反应极快,说道:“程掌门,你现在说这些,是不是太晚了?夏小友所处天一道,第一选择却是我丹云门才对,这件事,我们掌门也是很认真对待的。”
  
      “认真对待他还能来这里?莫要跟我嘴硬,别说你赵极来到这里,就是张丹云来了!我也未必放在眼中!也未必能从我这拿人!”程青帝强硬说道。
  
      “哦?是么!?你程青帝口气真是好大!”
  
      岂知程青帝话音刚落,天外又有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