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零五章:逆换
    ♂
  
      “咳咳!陆歌!”我顿时大咳,而孙陌尘当场就羞红了脸,陆歌这才想起孙陌尘在场,当场说出给我买‘壮阳药’,简直是要让我在美女面前抬不起头呢,所以她也大窘,慌忙说道:“这……哈哈……这什么,我不是故意的,兄弟,你要不揍我一顿好了……哎呀我的妈呀,我自己打嘴巴!”
  
      陆歌悔不当初,我无奈摆摆手:“算了算了,一报还一报,也怪不得你。”
  
      “啊?什么一报还一报?”陆歌十分狐疑的看着我,我暗道不妙,他还不知道我之前去凑材料的时候,给我和古戎暗算的事,我这随口一说,居然真把这事提了出来,好在看他迷茫,我立即补救道:“没啥,没啥,就是说看在你四处为天一道奔波的份上,化干戈为玉帛当成报答你了。”
  
      陆歌苦笑,拱手恭敬谢道:“哦……那可真是多谢兄弟不杀之恩了!要不然我真是得以死谢罪了,毕竟你买壮阳药,肯定……”
  
      “你还说!”我恨恨的一脚踹过去,陆歌连忙跳闪,笑着说道:“放心啦,反正孙道友又不是一般仙家,也不会介意我们说错话的,就是……”
  
      说完,他还看了一眼孙陌尘,孙陌尘还是很尴尬,毕竟在一个女子面前说这些事,还是有伤大雅的,特别是这么漂亮的姑娘面前,即便那些滋阴壮阳的药物还真是她让我代买的,但从陆歌和我口中提起,难免有羞怯感。
  
      “行了,你赶紧先带东西回天一道吧,后续有什么等我回去再说。”我说道,而孙陌尘已经看着丹房紧闭的大门了,而大门下,则是陆歌的一堆药材,怪不得她兴趣全都在丹房里了,估计已经迫不及待要炼丹了。
  
      “好吧,那我先回去了。”陆歌说罢,就提了大包小包要走,结果看我转身后,也跟着孙陌尘去看材料,并且搬进丹房,他‘啊’的一声大叫,把我们俩又吓得转回了头。
  
      “忽然叫什么呢?”孙陌尘很郁闷的问道。
  
      我也好奇道:“怎么?忘了什么?难道少了什么药没抓到?”
  
      “你们……你们俩……”陆歌脸色大为震惊,嘴巴张得能塞下拳头。
  
      “我们怎么了?”孙陌尘有些不解,然后上下打量自己,完了又打量起我来。
  
      但我毕竟见多识广,也算是老司机了,瞬间就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了。
  
      “你们带了这么多……这么多的壮阳药……还孤男寡女进入丹房……这……”陆歌脸色一阵的尴尬,酝酿了好久,始终还是没敢说出后面的剧情。
  
      但一点就透的孙陌尘,顷刻已经脸红如同滴血,羞得是无以为继了,这要真的跟我进去,岂不是自己名声都污了?所以她羞归羞,立即威胁陆歌道:“陆歌,我只是帮……帮夏道友炼药,当然不会和他有什么!你要是胆敢把这件事说出去……说出去的话,小心你的舌头!哼!”
  
      这孙陌尘模样淑美,连威胁人都威胁得没有什么威力,陆歌当然不会因此害怕,但他也察觉到自己一错再错,所以这次装出了很害怕的样子,连忙说道:“哦!原来是帮我兄弟炼药,哎呀,我误会了,这事是我的错!我当然不会说出去,绝对不说!说出去你砍了我的脑袋都活该!”
  
      孙陌尘不敢再继续接话,提了药材,直接就往丹房里面走,而我刚准备尾随而去的时候,陆歌立刻又对我伸出大拇指,传音道:“啧啧,我的好兄弟,我真的好佩服你,这才和孙道友见了多久,就兜搭上了这条线,不过女子新夜,作为兄弟,也不得不提醒你,可不能采伐太甚,记住,要细水长流呀!这壮阳药,还得分开了用,我听说这里面随便一味药,就算你那话儿再虚,一晚上都能七八次……”
  
      “滚!”我哭笑不得的骂道,这家伙真把我当成那种人了,我也懒得看他滚不滚了,手一挥,大门嘭的一声就关上了,连带十几条门闩都栓上,预防炼丹的时候有人打扰。
  
      进入丹房,我这才打量起了这里的环境,我发现这里的丹房沿袭的还是五大世界差不多的构造,房顶建的都非常的高,而一座丹炉则防止在了房子的中央,底下现在正有一团明灭的火焰,不时的跳动着,而随着孙陌尘的接近,这火焰甚至还如同孩子一样的悦动。
  
      我心中当然惊奇不已,毕竟这火焰能有这表现,则代表它拥有灵性,而且会经过孙陌尘的控制而可大可小,这点对于炼丹来说,可谓是事半功倍的存在,谁不想要拥有这么一撮火焰?
  
      “先帮我把材料摊开,这趟我可是把药童都赶出去了,很多事,需要你来配合才行,这有块玉牌,你记一下步骤。”孙陌尘伸出玉手,一枚玉片就到了我面前,而接下来她自己则打开了保险柜一样的箱子,把之前我帮她寻来的材料拿出来清点。
  
      我心道还真是孤男寡女了,而且在这隔起来的空间里,外间肯定是听不到任何声音的,我就算在这里对她做什么,恐怕谁都不会知道。
  
      当然,我肯定不会这么干就是了,即便媳妇姐姐不在。
  
      读取了玉牌的步骤之后,我基本记下了里面的内容,而此时一堆堆材料已经给孙陌尘摆在了空中,并且细细用风刃来切割出自己丹方中需求的量。
  
      我也没有继续犹豫,也帮她把陆歌收集的材料摆到了空中,并任由她进行取舍。
  
      毕竟是熟练的炼丹师,孙陌尘很快就把材料分解成了一份,并且摆到了丹炉旁边。
  
      “你把其他材料装起来,我要开始炼丹了,中间只能静静的看着,绝对不能发出声音,更不能炼你刚得到的那件法宝。”孙陌尘似乎对我新得来的法宝很忌惮,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种不洁净的东西,本身进入丹房就是不稳定因素,所以也怪不得她会这样。
  
      “放心吧,我也不是新人,图新鲜这种事不会干,你放心炼丹好了,我会按照你说的步骤准备好补助的。”我不紧不慢的说道,心中却也在想这丹药倒底炼出来后会有什么效果,这么值得孙陌尘重视,难道还有什么厉害得不行的作用?
  
      孙陌尘听罢点点头,随后手袖一挥,那火焰果然熊熊燃烧起来,而她则飘到了接近房顶的位置,打开鼎炉盖子,引入特别的水,然后率先放入了一些丹药熬煮。
  
      炼丹的过程我早就见怪不怪了,我也看过竺道蕴炼丹,这手法比孙陌尘怕也不差多少,毕竟五大世界的炼丹水平,很多都有古神界一些遗落丹方,水平之高,肯定不是量劫之后的古神界可以比得上的。
  
      毕竟量劫之后的世界,可以说是百业待兴,不单是法器,还是丹药全都要从头再来,一些古方什么的,估计早就湮灭于量劫之战中了。
  
      而我的配合,到了后半段的时候,始终是紧随其后的,这让孙陌尘十分的高兴:“再过两个时辰,这一炉阴阳逆换丹就能够完成了,希望夏道友再坚持一会儿。”
  
      我点点头,这机械性无技术含量的操作,对我当然没什么问题,压力都在她那儿呢。
  
      “话说……这阴阳逆换丹,有什么用呢?”又是两个小时过去,眼看孙陌尘表情越来越轻松,我也不禁问道。
  
      “阴阳逆换丹……你难道不知道是什么?”结果我问她的事,她却一副诡异的表情反问起我来。
  
      我暗自古怪,心想我怎么就应该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