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零六章:流风
    “不知道?你不知道还要三成的阴阳逆换丹?”孙陌尘炼丹过程中还是忍不住一惊一乍的。
  
      “这么多极品的药材炼制的丹药,不要个三成怎么对得起自己?”我倒也没觉得多丢人,但孙陌尘却脸都变得有些粉红了,说道:“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是……是那……”
  
      “是什么?”我连忙问道,这不对劲呀,难道知道和不知道,会有什么特别的效果不成?可孙陌尘看起来像是欲言又止,不好意思的样子。
  
      “就是……假凤虚凰……”孙陌尘咬牙说道,我顿时吓了一跳,脱口说道:“喂,你用错词语了吧?”
  
      这假凤虚凰,说的是表面男子身体,实际内心世界是女子性情,这家伙怀疑我是内心倾向女性的!集市一路上和我无所不谈,也不太防备我,难道一直以来就觉得我应该是个小女人不成?
  
      这也怪不得她以为我是假凤虚凰了!我顿时泪流满面,这简直是无上的冤枉呀!
  
      “我没呀……可是你不是要阴阳逆换丹么……”孙陌尘有些郁闷的说道。
  
      “那和假凤虚凰有什么联系?难道!”我咀嚼这‘阴阳逆换’四字,忽然感觉到一阵的昏眩,这东西,该不会是强行靠药力暂时更改道体脉络的走向,由男变女,由女变男吧?那可也是糟糕至极的丹药了!
  
      孙陌尘无辜的看着我,又羞又臊,说道:“就是你想的这样……”
  
      “能够便男变女!我了个去!”我一拍额头,简直对自己要这丹药的想法自我咒骂了一遍,旋即想到的,当然是解释一番,结果却看到孙陌尘这一分神,丹炉竟轻微颤抖起来,吓得我连忙说道:“注意你的丹炉!”
  
      “啊!”孙陌尘脸色由红变白,立即再用法力控制,我这时候却已经动手稳固丹炉的动向了,也间接把这炉丹药稳住,不至于造成失败。
  
      “我又不知道你练的什么丹药,上面又不写有名字,我只是凭借使用药材,以阴阳相冲的居多,按照药理,其实也是可以形成微妙的平衡,引道脉的直接遇劫晋级,只是这些药物作用都太过敏感,以至于你不敢托付6歌这熟人,才会让我来收集!谁知道你是要让它们引起反冲,以达到阴阳可逆换的效果?这简直是莫名其妙不是?阴阳逆换有什么作用?你要女变男……难道你也是假凤虚凰?”我说道后面,顿时吓了一跳,这孙陌尘如此娇滴滴的软妹子,真要变成男的,虽然也是样貌变化可能不会变化太大,可是意义就不一样了,那是男的!带把的!
  
      看着她长相淑美,正应了天仙下凡的架势,怎能料到她内心世界,竟是以男人为蓝本?真应了世间万物,物极必返的道理!
  
      怪不得她本来要我帮忙时,还打算要把我当陌生人来用的,结果我要了三成丹药后,就开始把我当朋友了,而集会之后,更是熟的把我当‘姐妹’了,简直是天大误会呀!加上我一个大男人,偏偏想要三成,这岂不是告诉她孙陌尘,我真想变成女子么?
  
      “我……我……我只是……”给我这么叫破,孙陌尘顿时羞得吞吞吐吐起来。
  
      “孙道友……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这人倒是没什么偏见的,就算你女儿身,男儿心,我也不会对你有什么偏见,况且你……你的名字也是偏向男子一些,我应该早看出来才是了,也怪我对男女之事不是很敏感,哈哈,不过没关系,等你变成了糙汉子,我们可当兄弟呀!以后一起喝酒,一起行酒令,这都没问题,再拉上6歌,凑一桌不醉不归都够了!”我一边说,一边想象,也是感觉有些醉了,这年头,长得漂亮的,难道就不能正常点么?
  
      “什么糙汉子……你!”孙陌尘表情顿时精彩万分,我察言观色知道这是说错话了,当即说道:“美少年?”
  
      “才不是!”孙陌尘捏了捏眉心,然后说道:“夏道友,我其实……内心很正常,这是因为要炼一种需要阴阳和曲的丹……所以才会炼制这种阴阳逆换丹作为前奏,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嘛……”
  
      “啊?”我愣了一下,然后说道:“阴阳和曲……那不是再找个男炼丹师不就可以完成了么?何必费那么大周章?”
  
      “这……这个……这个阴阳和曲没有那么容易……必须和男性炼丹师心有灵犀,反正据说最好是道侣夫妻啦……这古丹方,我也是机缘巧合得来,是由一对炼丹道侣留下的,因为这丹药对我很有帮助,我必须得炼制,我便想出了个办法,先用女子身炼制一半,再用阴阳逆换丹进行男子身转换,炼剩余一半,然后再转换回女子身……”孙陌尘有些羞红脸的说道。
  
      “这么麻烦……道侣么?不知孙道友方便把丹方给我看看么?我虽然没太多炼丹的经验,不过对于丹道还是有鉴别办法的。”我十分好奇的说道。
  
      孙陌尘脸上顿露哭笑不得的表情,说道:“丹方向来秘密得很,从来不示人,你倒是好,就好像跟我要一张白纸那般轻易。”
  
      我这一想,却确实是这样,毕竟坐在高位上习惯了,总有点习惯成自然,看她直接这么说,我不好意思的挠头:“哈哈,说的也是,倒是我疏忽了,既然不可示人,我就不看了。”
  
      “你倒是干脆。”孙陌尘无语摇头,但却从袖中取出了一枚玉片,脸红红的送到了我面前:“反正我的秘密都给你知道这么多了,也不缺这件事,只希望你知道这些事后,把我的所有秘密藏好,谁都不要说,好么?”
  
      “我又不是长舌妇,况且自己独享秘密,不是独霸了好处了?与人分享,反倒吃亏,嘿嘿。”我笑道。
  
      “你……什么独享秘密嘛。”孙陌尘很无辜的斥道。
  
      我也不在逗趣她,拿了她的玉牌,开始读取里面的信息,心中却想的是好在她不是什么男儿身女儿貌,而是纯粹的女子,要不然这男变女的伪娘,我恐怕心中还有点疙瘩。
  
      看了一眼这丹方,我心中已经了然了,毕竟没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造化金丹厉害那会,我还专门研究了一阵丹道,这东西多高档,涉及了方方面面的知识,再往远了说,黑鱬糕还是我自己煮出来的,所以要理解这丹方实在不成问题。
  
      看出了丹方的具体操作后,我又看向了孙陌尘:“我还想看看你的阴阳逆换丹丹方。”
  
      “你好贪心……”孙陌尘犹豫了下,随后又拿出了一片玉牌:“算了,这古方都给你看到了,这个也不是有多了不起的。”
  
      我当即又看起了阴阳逆换丹的作用来,果然和我理解的一样,这丹方上的说明是暂时性的激化道体的脉络变化,女的逆换成男,男的可逆换成女的,是一种相当霸道的‘补药’,而到了极致的东西,必定带来损耗,因为毕竟是要道体来承受,并且改变身体的构造,所以即便恢复过来,难免也会对道体带来很大伤害。
  
      当然,古丹方上的药品,应该是孙陌尘在道体受损后,赖以恢复的存在。
  
      这古丹药叫流风回雪丸,除了能够恢复身体的任何伤害,顾名思义,还能够羽量化道体,如流风如回雪般,极大的提升飞行的度,是不可多得的脱胎换骨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