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零九章:哀思
    我们再一次来到集市可称得上是光临两字,一群的集市老板都过来来着我们来签单,当然孙陌尘来的路上已经让几家老板准备了需要的药材,所以我们并不需要再每家都进去挑选,甚至直接有老板送到我们面前的。
  
      检查了一遍没什么问题后,我们就返回了丹房那边,这一来一回的时间也不算太短,加上炼制第二炉流风回雪丸消耗的时间,不知不觉三天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和孙陌尘在一起,看得出她是十分的高兴的,虽然前面因为误会而闹得有些尴尬,但后面越是相处,就越是默契了很多,也可以称得上是好朋友了。
  
      而炼制完了丹药还剩下一些时间的时候,孙陌尘则打算尝试吞服和炼化流风回雪丸,我则因为要回去才好修炼冲击劫数,所以她需要静谧的地方化丹,我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找了个偏僻却宽敞的道观大厅,就开始尝试解除那把法宝的封印,并且和法宝建立联系。
  
      这道观的打听就处在丹房的正中央,而孙陌尘则在丹房内的禅房中打坐,这样一来我即便是让法宝出了什么漏子,也可以不打扰到她化丹。
  
      鬼道的法器和法宝,相较于其他的道器都危险,甚至连魔道的法器,都没有鬼道这么玄,毕竟鬼道主阴,魔道主戾,是不同的概念,而阴险的东西,本身就十分的难缠,它会在你不知不觉中就会寄生你的精神,甚至是在你集中精力的时候,阴你一把,这就是鬼道法器通常要封印的缘故。
  
      这把法杖明面上并没有铭文,上面全都是一些繁复的符文而已,所以我并不能猜测到它的出处,等将它收归手中,或许能冲器灵中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我从大殿的四个角摆上束缚阵眼,随后沿着四个角又画上了阵图,把一些阵法工具摆上后,方才小心翼翼的把法杖放在了阵法的正中央,这么谨慎的原因无它,就是鬼道的法器对比别的法器颇有不同,如果压制不住它的器灵,极有可能会产生反噬,甚至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昨晚这一切,我才把法杖冲盒子里取出来,并且以元力揭开上面的一道道封符,而就在我揭开尾部的那一道时,大半串的铭文出现在了我眼前。
  
      说是大半串,是因为这把法杖的尾部给人以非常锋利的东西切去了一部分,大概有一指左右的宽度,长度大概有二十厘米左右,这是法杖尾部被削成了剑刃形状的主因。
  
      我阅读过一些古籍,以前古代是有这么种剑,只开刃一尺左右,而剑身其余部分是不开刃的,这部分负责挡格对方的利器,而现在这把法杖,就很像是这样的剑。
  
      这么一来,这把法杖就成了没有剑格的刺剑了,当成剑了使用并无不可。
  
      触摸了这锋刃的位置十分的锋利后,我把目光移向了铭文,这一看,心中不禁一震,因为上面写着十几个字:一世欢愉,几世哀思,可笑我命由我不由天。
  
      深吸一口气的我,暗道这把法宝的锻造者,恐怕是个至情至深的仙家,要不然也不会做出这样的感慨。
  
      而这半段铭文的旁边,应该还有一句,因为露出了刻字的一些痕迹,只是这部分给切掉,根本无从印证剩下这句到底写了什么。
  
      将全部封符开启后,这把法杖自身就开始源源不断的吸收起周遭的元气,当然,为了让它能够更快的启动,我也不断把阴冷的元力注入了其中,让我惊叹的是,即便自身已经在吸收元气,我的元力却仍然没有任何阻碍的能狂涌进入,这说明这把法杖本身是极为耗费元力的,甚至以我的庞大元力,都无法填满它本身的容纳量!
  
      这一点虽然不能直接证明它现在还拥有如何强横的力量,但却说明了它完好无损的时候,绝对是一件级恐怖的灵宝,当然,如果它越了法宝级别的存在,对我而言也不是不可控制,顶多是挥不了它太大的力量而已。
  
      好比是雪倾城的打神鞭,那东西作为先天灵宝,比现在这把法杖而言,当然是云泥之别,在她手中也仍然难以挥全部威力。
  
      法杖很快在吸收足够的外在元气之后,散出了它本来拥有的冰冷恐怖的气息,这股黑色的阴沉浓雾,让我感受到了一抹凶戾,而我打坐的位置往外,已经是黑沉沉的一片了。
  
      呼呼。
  
      一种沉凝的呼吸声,让我有些不寒而栗起来,这大半夜的,确实带有一股萧瑟可怕的味道,不过使用宝物也不是一两天了,驯服这等灵性之器,当然也不在话下。
  
      我念动咒语,将自己刚才注入法杖的元力带动了起来,旋即不断在里面结印,并且引动上面的阵法,我现这法杖本身确实就是以灵宝的规格去制作的,而且里面容纳的器灵,即便法器无法承受它的全部力量,不过却无碍于它本身寄居其中。
  
      “醒来。”作为我的法宝,当然得接受我的命令,要不然我控制和打下刻印就没有必要了。
  
      然而我这话刚刚落音,忽然脖子后面似乎吹来了一阵冷风,我顿觉不妙的时候,李古仙也毫不犹豫的扯了我一下,我没有半点凝滞的顷刻缩地术到了墙边!
  
      站定的我看向刚才我所在的位置,一只苍白细瘦的手此刻正缩回浓雾之中,看来这家伙刚才就对我抱着杀机了。
  
      “作为你的新主人,臣服于我,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或落入其他人手中,更是不如。”我不但身体,此刻连心脏都有些给这气息冻得麻,看来这玩意就算不是灵宝,但也无限接近了,一个半残的东西,居然还这么厉害,这让我担忧的同时,心中也十分的兴奋。
  
      “呵呵……”
  
      回答我的,是一阵阴冷的笑声,我知道这女鬼根本就不打算直接臣服我,而接下来只有一个可能,要么我以强大的实力凌驾她之上,要么就是她把我轻轻松松干掉,就好像她对付妄图将她纳入手中的其他仙家!
  
      嘭!
  
      一道猛烈的攻击,直接打在了我原来站定的位置,此时的我,已经是站在了几步之后了,这爪印,和之前在市场中看到的一样,她的攻击确实很厉害,要不是提前用阵法封印住这片区域,怕道观的赔偿金都够我受的。
  
      闪过她的攻击后,紧接着爪印居然越来越快起来,噼噼啪啪的声音连成一片时,仿佛就成了一个声音,而我,却始终除了她挥动时的手外,并没有看到她身体的任何部位!
  
      漆黑的浓雾是她最好的保护色,看来这只鬼还真不是一般的货色!
  
      观察她的攻击模式后,我立即施展起了鬼道的控制法术,这是直接控制她的最好办法!
  
      我虽然荒废鬼道几年,不过现在使用起来,倒也不生疏,范围内的鬼物,根本难以逃过我的定位控制,就连现在这只鬼也是一样!
  
      况且注入的元力强大与否,对法器鬼的影响力也会产生变化,她的实力会因我而变强变弱,当然,即便再强,也不会过同等级里,鬼道可控制的层面,所以毫无悬念的,她立即就难以动弹了!
  
      我干脆果断的把她从浓雾中牵引出来,准备让她的真身展现出来。可就在我即将能够看清她的庐山真面目的时候,瞬间,李古仙又扯了我一下!
  
      我吓了一跳,因为我明明已经控制住她了才对,而现在却出现了危险,这是什么意思?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