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一十一章:省钱
    第二千六百一十一章:省钱
  
      因为下着雨,我仍然延续人类的生活习惯,沿着屋檐那走向丹房,而路,我也开始盘算这把哀思的情况,因为很可能紫自己都不知道这把杖的真正名字,这哀思,更像是她感怀铭时,取了印象最深刻的字眼。
  
      不过杖名叫什么,对我而言并不重要,曾经我拥有无数的神器,如‘浩劫’、‘暴雨君行’、‘浮世清音’等,这些既是强大,名字也霸道的剑,可也未必有这把杖那么对我现在提升巨大。
  
      而为了印证她的强大,我的手也不禁搭在了哀思的杖头,霎时间,我身后多了一个‘紫’,而随着我的元力按照劫数的力量一层层的提升,身边紧接着很快出现了第二个、第三个、乃至于第四个、第五个紫!
  
      这多出来的五个‘紫’,对我而言是控制的极限了,因为我再也不能注入更加强大的元力,只因为受限于我的劫数!五劫是五个,或许六劫是六个!由此猜测到了九劫真仙的时候,九个紫齐出,将会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看来和我想的一样,这把杖真的是以紫作为主攻的手段,而且这无冕之皇,还能藏在浓烈的黑雾之,以无影鬼爪来攻击敌人,并且无惧致命打击,加黑雾给我的掩护,简直是强大之极的鬼道法宝!
  
      加本身又因为瑕疵而在特殊意义变成了‘剑’,我则可配合‘紫’进行攻击,如果和敌人单挑,这无疑创造了以多打少的最佳格局。
  
      “啊?”
  
      在我正想着事情的时候,忽然间一声惊叫,把我从思绪拉了回来,我连忙把从杖拿开,而紫的五个身影,也很快消失不见了。
  
      看向了禅房那边,一脸诧然的孙陌尘正站在那儿,估计是给我带着的五个凶猛女鬼吓了一跳,不过看我收回了女鬼,她的表情非但没有恢复正常,又开始震惊起来:“这些鬼……难道是那把法宝召唤而来的?”
  
      对她我倒也没有隐瞒的必要,说道:“不错,这些都是法宝的攻击手段。”
  
      “吓了我一跳,这青天白日的,怎么把她们带出来,怪是恐怖的,下次不许你这样了,这里还有好些药童呢。”孙陌尘有些嗔怪的说道。
  
      “我刚刚和她交了朋友,你这么说,信不信我告诉她?”我威胁道。
  
      “别呀!我也害怕……”孙陌尘郁闷的说道,我摇摇头,笑道:“道童怕鬼,你也会怕鬼么?还说是仙人呢。”
  
      “天生的好不好,而且鬼类在厚土衍化六道轮回之前,也是很厉害的存在好不好?我们这些还在应劫的仙人,才打不过他们,所以谁会没事去招惹它们?”孙陌尘很无辜的说道。
  
      “好吧,对了,我刚准备去找你,为何你出现在了这里?难道你也正打算来找我?”我笑道,看她点头,我直道‘心有灵犀’。
  
      “心有灵犀一点通?才不会,我觉得是误打误撞的吧?”孙陌尘脸红红的说道,我嘿嘿一笑:“快说说是什么?今天可是第三天了。”
  
      “哦……是这样的,师父其实昨晚发来消息,说是程青帝程掌门门下队伍已经来了,叫我带你前往塔顶,商议门派大事。”孙陌尘认真的说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天没亮来找我,那为什么不晚告诉我?”我问道。
  
      “我知道你要祭炼法器,当然不敢叨扰你,别家可是最怕这时候给打扰到的,我岂会不知?”孙陌尘说道。
  
      “那倒是让你久等了,我们现在走吧。”我苦笑道,随后率先一步腾空,而孙陌尘也紧随其后,不过很快她到了我一个身位的地方带路,并且说道:“陆歌也来了消息,是半路从我们的驻点折转传回的,但我想他也是故意说给我们丹云门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大方随意。”
  
      “嗯,说说看。”我一时也没想到是什么事。
  
      “他说是星月宗和辰阳宗的一群斥候一个不漏,都给天一道干掉了。”孙陌尘一边说,一边看着我。
  
      “原来这样。”我继续平淡回答,心却不大相信天一道那么无脑,眼下正缺弟子呢,顶多是全都给抓了回来洗脑呢。
  
      “你没别的话要说的?”孙陌尘好的问我。
  
      我摇摇头,说道:“不是说都干掉了么?还有什么好说的?”
  
      “呃……也是,不过,天一道真的打算加入我们丹云门和青帝门么?”孙陌尘还是很犹豫这点。
  
      “怎么说?不行么?”我反问道,孙陌尘想了想,有些犹豫后,说道:“也不是不行……不过恐怕最后也不过是丹云门和青帝宗的马前卒而已……你不害怕么?毕竟妖族,对于两个以仙人为主的门派而言,首先会是取舍对象呢……”
  
      我愣了下,忽然笑道:“我说孙陌尘,你到底还是不是丹云门的人?”
  
      “啊?我……我是呀,怎么了嘛……”孙陌尘给我这么一问,刚开始有些诧异,但旋即脸红了起来:“我……我是……是怕你……你这朋友给他们利用了……”
  
      “呵呵,算你还有点良心,不过只是朋友么?”我一副疑惑的问道,脸一副很遗憾的样子。
  
      “不只是么……”结果孙陌尘给我这表情吓到,似乎往深入一想,表情更羞怯了:“这……这不止是朋友……虽然……虽然我们……那个……可如果……如果陆歌一问起来……我们该怎么解释这三天……发生了什么事……我我我……”
  
      我怔了下,看着她忽然方寸大乱,立即知道她肯定往某方面想了,知道自己过分了,赶紧的说道:“好朋友,好朋友要什么跟陆歌解释的?他不也是我们的好朋友么?”
  
      “啊……”孙陌尘听罢,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时竟愣在一旁:“确实……好朋友。”
  
      我看她竟有些落寞,心叹了口气,飘到了她面前,笑道:“怎么了?刚才不还好好的么?走吧。”
  
      “我……我……”孙陌尘结巴起来,看着我时,眼闪过了一丝惆怅,随后点了点头,竟飞到了我前面去了。
  
      我连忙追,心知事情给搞砸了,本来跟她说的好好的,居然玩起了字游戏,这下子秤砣没玩好砸脚了。
  
      结果孙陌尘越飞越快,我也只能是加紧速度,但在这时候,忽然一道影子从另一侧云空截过来,我一看之下,这不是赵极是谁?
  
      给赵极拦住,我只能是停下,而孙陌尘似乎真的生气了,看赵极截留我后,自己飞入了神塔云雾之,根本没有等我的意思。
  
      “夏兄弟!哈哈,真巧呀!我正准备往塔顶那去呢,没想到居然遇了你!简直是天降缘!说明我们很有缘分嘛!简直如同同胞的好兄弟一样默契呀!”赵极一副很高兴的样子,仿佛我还真是他好朋友了。
  
      我暗道改天你有空去结账,你知道我是不是你的好兄弟了。
  
      “那当然,赵哥,这次门派之间的事,可全都仰仗你了,没有你,咱们这事可不成呀,如果让天一道并入两派,那你绝对是首功!”我很是高兴的说道,这让赵极顿时喜眉梢,大有大家一样想法的样子。
  
      实际我心已经在回忆古戎的悲惨历程了,这赵极确实是人面兽心的东西,我可不能给他现在骗过去了。
  
      “夏贤弟,你呀,是太客气了!对了,说起客气来,这三天可与孙师妹去集市了?你可千万别帮大哥省钱呀!”赵极蚂蚁树似的,还真直接把我当他兄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