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二十一章:沉底
    漆黑的巷子里,虽然不算是静谧,但此刻没有人注意我们到我们的存在,而那女仙背靠着墙壁优雅而慵懒的模样,也显示出了她的自信,侧面上也表露了她背后势力的强大。
  
      “嘿嘿,当然开心,这样的事,既然你们高兴,那能来几次为何不多来些?”我笑嘻嘻的说道,女仙看我这么不客气,面颊上两个小酒窝更是浓郁了些。
  
      孙陌尘拉着我的手袖,我感觉到了她的忧心忡忡,毕竟她还没遭遇过这么强大修为,不知道以什么目的而来的女仙。
  
      “呵呵,那就要看客人愿不愿意继续配合我家主人了,如果大家合作愉快,这样的事想要来多少次,我们都是心意满满的配合,但如果……”女仙故意留了半句话不说,但显然谁都明白她话里面什么意思。
  
      “那要看你们能配合我们到什么程度了。”我淡淡一笑,那女仙双目半眯起来:“客人,要想知道也简单,请随我来。”
  
      说罢,一面水镜一样的波澜就给女仙召唤而出,而她很快就走入了里面,孙陌尘尚且犹豫了下,我倒也没太多想法,因为现在对方要想害了我们,凭借她一人的实力就足够了。
  
      我走入了这看起来就像是某处裂缝空间的地方后,孙陌尘无奈跟了进来,而一踏入里面也和我一开始一样,露出了有些惊奇的表情。
  
      这是一片黑沉沉的世界,而我们的前方,是一层层悬空的阶梯,而走在阶梯前面的,正是引路的女子,至于阶梯的末端,是一处平台,上面坐着一位看来不过和我同龄的青年。
  
      不过这青年别看只有六劫的实力,但居然拥有一位这么厉害的保镖女仙,可见后台绝对是夠硬了。
  
      “夏道友,初次见面,先上来吧。”那青年面对着我跪坐在一桌棋盘前面,但却不是下棋,而是在上面摆了一堆凌乱的东西,上面有水壶,有茶杯,还有一小尊盆景,把一桌棋盘的意境全都毁了。
  
      “不客气了。”我带着孙陌尘,很快就飘到了平台上,因为一步步上去,实在太麻烦了,这地方给凡仙装腔作势还成,像我这样随遇而安的仙家,并没有太大的感慨。
  
      青年却对我的不客气感到很满意,笑道:“夏道友非凡仙,我见过许多的仙家,但凡来到这里,都无不毕恭毕敬走完这里的悬梯。”
  
      “嘿嘿,这种不确定稳固的东西,你若中途做点手脚,常人按部就班上来无意踩到,一个踉跄岂不跌份?”我阴险一笑,青年面色不变,但带路的女仙明显的表情不自然起来。
  
      好一会,青年拿起了一杯茶,微笑:“你怎么知道的?”
  
      那女仙果然到了几个阶梯之后,也飘了上来。
  
      我笑了笑:“因为我也不安份。”
  
      “哈哈……好,不愧是量劫遗民,和一般的仙家果然不一样,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大家合作起来才会觉得有趣!”那青年笑起来,随后挥挥手,一壶好茶就倒到了我的茶杯里,而且是故意直接倒满,水漫过了茶杯,然后流到了棋盘上。
  
      “道友的棋艺想必很高吧?”我笑了笑,拿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而青年给我这话一问,面露惊讶之色,包括那女仙也是脸上震惊。
  
      “我未下一子,你却知道我棋艺很高,这是什么道理?难道道友能未仆先知,亦或者早闻我何乱子之名?”青年狐疑的问我。
  
      “何乱子?道友名字端的诡异,居然也和棋扯上了道,难道我猜得没错?”我笑道,而那样貌俊朗的青年,顿时有些无语了:“看来不是听过我的名字,又不像是未仆先知,那就是瞎蒙的了?”
  
      “瞎蒙也是种本事,难道道友敢否定么?”我无耻的笑道。
  
      “不敢。”何乱子笑道,旋即看向了孙陌尘:“孙道友,想不到你竟也来了,丹云门倒是放心。”
  
      “何少掌门不也来了么?”孙陌尘恭敬的说道。
  
      “咦,我认得你是因为情报之故,但连你也能未仆先知?”何乱子很无语的问道,孙陌尘笑道:“不敢,但身处金仙道的下辖,谁能不知道乱仙棋何乱子的大名?”
  
      “啧,原来如此,看来我这次是给夏道友带乱了路数了。”何乱子郁闷的抓了抓头发,但很快他就整理了心情,说道:“好吧,废话少说,想必夏道友如此精明的仙家,应该知道我请道友来是要干什么了吧?”
  
      “恕在下实在不知,还请道友明言好了。”我抿了口茶说道,何乱子听罢顿时又抓狂了,但还是耐心的说道:“咳咳,我父亲想要把天一道划到第二神塔之下,派我前来说项,当然,后续的计划会非常的庞大,绝对不仅仅是争名夺利这么简单,不过肯定是需要天一道配合的,当然,好处绝对是你们天一道难以想象的。”
  
      “原来如此,何少掌门这是要把我们天一道当棋子下,对么?”我笑道。
  
      噗,何乱子刚喝下的一口茶,差点没喷全出来:“你怎么又知道?”
  
      “你自己说的。”我淡淡一笑,看来要划归第二神塔,还是第一步,现在天罡宗和金仙道形成了乱局,而四大门派夹杂中间互相牵制,而天一道正是一枚卡在中间的好棋子,谁拿到手,都会从被动转化为主动,不止是何乱子看到,连三掌门当然也是一览无余。
  
      只不过三掌门吃相还好些,这二掌门吃相可就差了点,但差有差的好,现在不是二掌门亲自出手,也顶多是跟三掌门派出赵极一个道理,大家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罢了,我天一道又不是额头上写了谁家名字,必须要绑死一家。
  
      何乱子一脸的郁结,好一会才晃过神:“三掌门,也想要把天一道收入麾下吧?赵极如此尽心竭力,是否给了你们天一道很大好处?”
  
      我笑了笑:“是呀,不但不要求我们天一道纳税,还给以了各种各样的便利,比如定时输送丹药,法器,还有修炼的一切资源,另外答应了供应神塔七劫和八劫的材料,只要我们能够把周边四大小宗门拉入麾下,还想要把我们打造成为第三神塔的兄弟神塔,遥相辉映,将来控制整片的区域。”
  
      嘭!
  
      何乱子一拳擂到了坐垫的旁边,一脸的愤愤然,孙陌尘坐在我身后半个身位,脸上此时有些惊慌复杂,毕竟我这明显就是瞎掰的,所以她也在忧心接下来何乱子会怎么对付我们。
  
      “这三掌门果然野心勃勃!贪得无厌!”结果何乱子很生气的骂起了三掌门,顿时让孙陌尘一脸的懵住。
  
      我笑了笑,说道:“三掌门的棋应该也下得不错,天罡宗那边咬了他一口肥肉,他正郁闷呢,正巧我们天一道就跑出来了,现在当然要一把屎一把尿把我们拉扯大,要不然怎么反攻天罡宗?把丢失的地盘找回来。”
  
      “不错,这也正是我想的,不过这三掌门表里不一,下手还真是够快的!一边说着不合规矩,一边竟暗地已经在贿赂你们了!”何乱子骂道,但很快他半眯起双目看着我:“天一道不会已经答应了三掌门吧?”
  
      我摇头一笑:“嘿嘿,待价而沽,我们天一道如今把三不管地区的妖族和巫人都聚拢在了一起,分而治之,加上自有的弟子,也算是一股不大不小的势力了,不卖个好价钱,我不得给掌门拔了皮?至于什么七劫八劫的神塔材料,什么打造兄弟神塔,那些都是画大饼呢,哪有当面给真金白银有视觉冲击力?”
  
      何乱子一听,顿时对我竖起大拇指:“哈哈,高,夏道友不愧真正的聪明人,须知好货总是沉底,先到未必先得哪!”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