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二十三章:菜鸟
    “少掌门,你确定三掌门的人都不认识昭云?”我虽然觉得有个七劫的帮手还是优势不小,但这可不是玩游戏,死了还能从来,这三掌门没准都八劫了,一个七劫的眼线算得了什么?顶多是能对付下程青帝和张丹云这些而已。
  
      “放心吧,昭云是我父死士,一直在深山中修炼,你不说,别家自不会知。”何乱子一副我太胆小的表情。
  
      女仙昭云也是点头:“我刚刚出山不久,莫说三掌门,除了主人和小主人,金仙道任何仙人,都不会知道我身份。”
  
      “好吧,那是我多虑了。”我苦笑道,何乱子拍拍我肩膀,说道:“放心吧,这次跟着我,绝对不会亏待了你,你想到前面两步,但我何乱子已经想到了后面无数步了,乱仙棋何乱子,可不是光名头好听的,不信你去打听打听。”
  
      “少掌门说的是。”我苦笑不得,心道我如果满街问你名字,那我岂不是笨蛋?
  
      接下来,我们就一些细节上进行了磋商,而昭云这女子会找个机会安插到我身边来,也会对何乱子的下一步要求和计划进行汇报什么的。
  
      我反正无所谓,大家目标只要一致,先答应下来也没什么,毕竟乱世生存,就该有乱世的法则。
  
      回到了小巷,何乱子和昭云很快离开了,只有我和孙陌尘这往回赵极别院的路上散着步。
  
      “夏大哥,这……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他?我看这何乱子不大靠谱的感觉,除了有钱,好像脑子不是特别的好使……”孙陌尘传音问我,面上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我苦笑道:“难道有别的选择?而且虽说何乱子脑子不好使?能下一手乱仙棋的棋手,就算是再笨,也不会笨到哪儿去吧?有没有听过大巧成拙这句话,看似他下的棋子又乱又差,实际上你看到他哪一步下错了?”
  
      孙陌尘想了想,也觉得好像真是这样,但还是问道:“可你漫天要价,他总得坐地还钱吧?可好像他完全不在乎这个呢……”
  
      “只要钱能办到的事情,就是最容易的事情,对我们来说,没钱什么都难如登天,那对他而言呢?”我笑道。
  
      孙陌尘惊诧了下,忙道:“果然,他用他觉得最容易办到的方法,完成了自己的目的,所以说他非但不笨,而且还很聪明?”
  
      “那当然,关键他能够一眼看清楚棋盘上那一枚棋子最耀眼,动用起来最有效的棋子,而这时候他只需要往这枚棋子上面多用点力,是不是什么事都完美解决了?”我淡淡的说道,这何乱子可不简单,看似傻不拉哒的跑过来,实则他聪明得是一塌糊涂,所以说,天才和蠢材只是一线之隔,作对了就是天才,反之亦然,而其他人并不会看你的过程,即便你平时就跟憨子一样满世界乱晃。
  
      “夏大哥,人心真是险恶呀。”孙陌尘叹息道,我笑了笑:“各取所需而已,险恶什么的,不到后面,谁知道呢?”
  
      “那这昭云……”孙陌尘犹豫了下还是问起了和她一样的酒窝美女。
  
      我想了想,说道:“没你漂亮。”
  
      “真的?”孙陌尘脱口而出,结果她立即就后悔得捂住了小嘴。
  
      我摇摇头,说道:“难道你不是想要这答案?那她比你好看?比你温柔,比你漂亮?”
  
      “这……”孙陌尘脸上通红,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我。
  
      我笑了笑:“好了,不开玩笑了,没看到她喊何乱子主人么,我们还是说说正事吧。”
  
      “好。”孙陌尘这才认真起来,我想了想说道:“明天赵极肯定要和我摊牌,毕竟丹云门装不下他,而今晚我们买了那么多的东西不花钱,三掌门岂会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所以回去后,赵极怕是要问你的。”
  
      “夏大哥放心吧,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孙陌尘咬牙说道。
  
      “什么都不说,难道他就猜不出来?”我笑道,孙陌尘想了想,道:“那难道要老实说起何乱子的事?”
  
      “当然要说,但还是待价而沽。”既然要当双料间谍,双方的钱财都得收到不是?反正来去还不是金仙道的钱?
  
      孙陌尘点头应下,然后却十分的苦恼:“我感觉有点对不起掌门。”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小门小派难保不会来回动荡,有时候把他们拧成一股力量,反倒是幸运的事情。”我平静的开解道。
  
      “嗯,或许吧,我不想门派之间互相征伐,上次给星月宗侵入,我好多朋友都死了。”孙陌尘表情惆怅。
  
      “战争总会伴随杀戮,只有尘埃落定的时候,才能享受得来不易的和平。”我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不知凡几,几乎战争早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类似这样的情况,如果不是一方获胜,根本停不下来。
  
      没有出乎我的预料,翌日的清晨,赵极回来后,果然和不知道什么时候逃回的陈法一起,把孙陌尘叫来问话了,孙陌尘早有准备,当然把我还在犹豫的风声顺路放了出来,毕竟谁又能想到做一个决定,能在一晚上的时间里敲定?
  
      而且何乱子下棋虽然凌乱,但实际上确实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典型,不按常理出牌永远都是克敌制胜的关键,而这一次很明显他胜利了,成功投机成功,这除了他本身的土豪外,还有我对赵极,对三掌门的戒备在里面,我也在急需选择一方能搅动浑水的势力加入进来,因此跟何乱子一拍即合,完全是在情理之中。
  
      “贤弟!昨晚听闻二掌门的人和你接触了?”赵极假惺惺的问起来。
  
      我笑道:“是呀,开出了很诱人的条件,让天一道给他当前哨站呢。”
  
      “哦……那贤弟怎么想的?如果对方开出很好的条件,为何不答应他?”赵极连忙问起来,顺带还试探了我一把。
  
      我一副惊奇的表情,立即说道:“我还说等大哥来了问问呢,想不到大哥也这么想?那现在我就去信答应他们如何?”
  
      赵极顿时是拉住了我,哭笑不得的说道:“贤弟!这事情怎么急的来?我这不是想问问你么?”
  
      “哈哈,我还一位大哥觉得我答应慢了呢,也没什么,对方说……”我立即又把之前和何乱子漫天要价的条件给赵极反说了一遍,这顿时把赵极吓得脸色惨白了:“不仅七劫、八劫的神塔材料,还有以后都不用纳贡?还有各类法宝、资源,这……这么丰厚的条件?”
  
      “是呀,话说起来,这二掌门果然和外间传闻一样,很厚道呢,开出的条件如此的优渥,还说如果觉得少,还有的商量,我觉得这事太大了,我经验也不是特别多,就想等大哥来了再问问……我是不是太谨慎了?感觉应该立即应下来才是,唉,要不然万一他变卦了又不给那么多了,天一道可就亏了,怎么办?”我一副菜鸟的表情。
  
      赵极深吸一口气,说道:“如此大宗交易,贤弟,我们得谨慎一些,这没准是个陷阱!”
  
      “什么?”我表现得怵然一惊,而赵极连忙说道:“这样吧,具体现在我也说不明白,三掌门那边,今晚已经在仙女阁那边摆下了宴席了,说难得贤弟来一趟,要好好给你来个接风宴,到时候我们再细细详谈此事?”
  
      “仙女阁……难道是……”我一副恍然一悟的表情,赵极嘿嘿一笑:“对,就是贤弟想的那事儿,别忘了我可是很重视贤弟你呀,特意问了集市那边,陆歌可为你收集了不少壮阳药呢……”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