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三十八章:斧头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我没有犹豫就出关了,毕竟能称得上这四个字的,就是到了门派生死存亡的时刻了,而出去后也和我想的一样,一群的长老和弟子都围在了我的大长老殿这里。
  
      华夏月作为带头人,已经急的团团转了,至于其他稍低一些劫数的长老,还有某些巫妖小部族也都显得惶惶不安起来,门派神塔陷落意味着什么,大家显然心中都有数。
  
      “师父,出了什么事了?”我从黑暗中飘了出来,而华夏月也顾不得什么,说道:“大军给星月宗和辰阳宗呈掎角之势包夹且断了和掌门的联系,并给两大门派的精锐拖住了,而掌门给天罡宗的三个七劫大长老围困在沼泽盆地,如今进退维谷,现在星月宗和辰阳宗正在往这里赶来,是要打算打掉我们的神塔呢!”
  
      “什么?”我脸色一变,但很快说道:“掌门不是七劫了么?为何对方三个七劫长老都能困住她?”
  
      “天罡宗非常的狡猾,他们早早就在死亡沼泽那边布下陷阱,那里有大阵,连潜藏在沼泽中的八劫荒兽都觉醒了,眼下大阵封住了盆地,谁都进不得出不去,也不知道内里情况如何。”华夏月着急的说道。
  
      而6歌此时也已经在场,说道:“掌门实力很强,但也是寡不敌众,我们该怎么办?你拿个主意吧,要不我就只能去照着那边救人了!”
  
      “你别冲动,如果掌门出事,大阵应该早早撤掉了,现在我们最要命的,应该是星月宗和辰阳宗正在往这里赶过来。”我劝阻了6歌去送死,他现在不过是六劫而已,估计也得益于现在天一道七劫的神塔。
  
      “我也和你想得一样,不过现在凭借我们,能不能顶住星月宗和辰阳宗?”华夏月又说道。
  
      “他们现在的兵力如何?”我问道。
  
      “弟子过万,我们的大军给他们的大军截住了,但在绝对的精英上,两个门派的掌门才是最难对付的,现在他们的弟子拖住我们的弟子,而听闻两位掌门带领了精锐正在赶往这里,怕是知道我们没有精锐,想要强行接管天一道的神塔呢。”华夏月说道。
  
      我看了周边一眼,现在除了6歌和华夏月等长老能有一战之力外,基本能用的人才不多,别说是他们星月宗和辰阳宗的两个掌门来了,就是只有精英来我们也够呛,偏偏雪倾城还给围困在了死亡沼泽那片地方。
  
      而且连沉睡在死亡沼泽里的八劫荒兽都给运用上了,这天罡宗也是胆大包天,当然,这不可忽略他们的情报和手段都相当的准确。
  
      我看了一眼昭云,说道:“掌门不得不救,昭云,你也听到了,现在是保护天一道不陷落的关键时刻,你立即前往沼泽那边救下掌门,至于星月宗和辰阳宗那两位,就交给我好了。”
  
      昭云愣了一下,随后只能点头,她就算是何乱子的人,现在也是和天一道有直接的关系,天一道完蛋,何乱子也跟着没棋子了,所以很快她就前往营救了。
  
      “其余所有的六劫真仙,以及以下弟子,两族的兄弟姐妹们!都做好战斗准备吧,誓死守护天一道!”我大声说道。
  
      “誓死守护天一道!”
  
      众仙全都应声,而很快华夏月以及留守的巫妖两族仙家也动员起自己的手下来,包括闭关的安君、萧怡、束离这时候也都出来了,束离已经晋级六劫,这巫族的强者,估计还有点用武之地,所以我打算让她这次跟我正面对抗七劫的卢星月和七劫的臥辰阳。
  
      至于其他的六劫精英,当然得死磕对方带过来的精锐,而这一次恐怕将会是一场绝对的血战。
  
      “束离,这次你和我对付臥辰阳和卢星月,可有把握么?如果没有……”我看向了正在那摩拳擦掌的束离。
  
      “好。”束离直接打断了我接下去的话,很爽快答应了,我把这当成了她的自信,毕竟知耻后勇,现在还敢答应我的要求,可见她一招输给雪倾城并没有失去信心。
  
      “我说我的大长老,你疯了?”6歌看我和束离升空,一把就把我拉住了。
  
      “咋了?”我问道,6歌看了一眼身边的华夏月、许芸芸、吴东来,甚至孙陌尘等人,表情很古怪的问道:“你们都不奇怪么?那是卢星月和臥辰阳!七劫的!而且不知道七劫多少年了!你和束离不过是六劫!而是都是六劫!怎么和他们打?正常应该是我们群殴他们吧?你这里怎么就成理所当然了?”
  
      “要不然怎么办?”我反问,6歌脸上白:“我们是主场作战,有优势,都用围攻策略?”
  
      孙陌尘也很是担心:“是呀,夏大哥,对方是两个七劫呢……要不我们只守不攻,等丹云门和青帝宗增援来了再说?我们开战的前就提前通知他们了。”
  
      “呵呵,算了吧,现在你看看掌门的分配,连我都留下来坐镇,估计她带出去战斗的除了数量,根本没几个精英,因为对她来说,只要后院不起火,那就是胜利最坚实的基础,难道你们还不明白其中道理?”我苦笑道。
  
      雪倾城把6歌等一批精锐放在这,当然是为了防止张丹云和程青帝趁虚而入,绝对不是为了守家门的。
  
      孙陌尘和6歌全都怔住了,毕竟青帝门和丹云门在这里都有一些精锐驻扎,但谁也不知道关键时刻会不会来一招反客为主。
  
      众仙听罢,全都脸色惨白,他们估计也明白现在天一道的状况,那绝对是尖刃上跳舞呢。
  
      不过这事我干得多了,早已习以为常了。
  
      而还没等到大家各就各位的时候,华夏月面色惨白的拿出了通讯仪,查看了里面来的消息,所有在场仙家都把目光投向了她,因为她作为这里的直接领导人,每一个消息都无比的重要。
  
      “臥辰阳,卢星月各带领六位六劫真仙,已经闯过了我们第一重防线,离着这里不到五十里地!”华夏月目露惊惧。
  
      “这么快?”连我也不得不惊讶了,五十里地,在五大世界,我连一瞬间到达都用不到,而这里虽然有元力压阻碍,度会压制不知道多少倍,但也是以分钟来计算的事情。
  
      果然没出乎我们的预料,大家刚刚启动保护神塔的阵法,两位七劫、十二位六劫的真仙来到了神塔的外围,并且在我和束离所在的位置停了下来!
  
      “螳臂挡车。”老太婆冷哼一声,大手一甩,一把齐眉棍出现在手中,这齐眉棍上雕琢不断运转的星辰,毫无疑问正是传说中星月宗的星月棍,而老太婆也正是卢星月本人。
  
      “卢道友,可不尽然,至少连你都把星月棍拿出来了,这小子的实力你是晓得的。”至于另一位老者,两指往天空一指,背后一把飞剑就冲天而起,并且很快朝我这里飞来,这位自然就是辰阳宗的掌门臥辰阳!
  
      “呵呵,能和雪倾城共建天一道,又在青帝门、丹云门,乃至于连金仙道都给他搅风搅雨,我当然不会不认识,只是随口说说而已,道友你也小仙女了。”卢星月当然不会真的轻敌,而她另手袖也是一甩,接着道:“其他人,从左边配合辰阳宗的兄弟们去破神塔大阵!”
  
      “是!”六位六劫的精锐立即飞往桌边,而臥辰阳同样布了命令,只不过是让手下去了右边。
  
      “这卢星月,就交给你了。”我看向了束离说道。
  
      束离点头,叱喝一声,一把血红色,有着残忍暴力形象的斧头立即出现在手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