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三十九章:鬼杖
看着那把辰阳剑朝着我飞来,我立即缩地术一闪,结果剑还是继续追我而来,这七劫的真仙非同凡响!而束离那边已经和老太卢星月对上,双方一个持斧,一个持棍,都是近身肉搏的类型!
  
  在古神界,因为元气压的问题。『→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La所以战斗上当然没有五大世界那么夸张,就连拼命努力的飞行,速度也比较以往不知道慢了多少,所以天眼扫过去,还是能够看到她们的动作,加上威力上并非动肆山崩地裂,神塔绝对是不会给她们的战斗波及到。
  
  “巫族!?”卢星月也从束离的攻击方式,以及使用的巫族血斧察觉到眼前的女子并非是人仙,不过四大门派也并非没有巫族的仙家加入,因为只要是有修炼资质,有点实力的,都会得到征召,甚至有不少直接是给虏获的。
  
  只是巫族和妖族在修炼道法上,明显比不上人仙,所以一直以来让人仙觉得她们多是不堪大用而已,这也怪不得卢星月现在很是惊讶的表情了。
  
  这片古神界的大地,本来就是洪荒时代量劫后遗留的大陆,巫族和妖族虽然占据了不少的比重,但经历无数岁月的繁衍生息,比异部族之间的婚嫁,甚至于和人仙、妖仙的相互掺杂,其实血统已经不是拥有祖巫那个年代那么纯净了,他们的巫族力量也减弱到了相当淡薄的水准,以至于战斗时候,激活自己部落的本能甚至还需要法术以及念咒才能实现,这对祖巫时代的巫族来说,简直是巨大的讽刺!因为那个时候的巫族战斗时本身就具备自己血统的独特性!
  
  当然,取而代之的是,巫族越来越是和人没太大的区别,有头有脸有四肢,甚至有的还能施展法术!就好像是蚩圣这家伙,其实说他是人仙,也并不准确,说他是巫族,血脉浓度也达不到,可谓尴尬。当然,如果指望他能够获得祖巫一样的能力,基本就不成人形了,或者三头六臂。或者头长双角什么的。
  
  但这束离明显和一般巫族不一样,她是混血不错,不过恐怕很多人都忽略了她的返祖现象,这是极为珍贵的一个诡异‘变种’。众所周知。家养的鸡、鸭、鹅经过人类的长期驯化培养,早已失去了飞行能力,但偶尔会有一些个体会出现飞行能力特别强的现象,这就是传说中的返祖。此外,长有“脚”的蛇,尾鳍旁长有小鳍的海豚也是动物返祖的例证。
  
  这卢星月的星月棍也十分的厉害,四下里舞得密不透风,而跟束离对击居然也不落下风,当然,毕竟也是高了对手一个劫数,元力的精纯上肯定要稳稳压制的。
  
  四大门派各有传世宝物,而且全是法宝的级别,不过束离的血斧则是自身血脉凝聚的返祖宝贝,按照我的看法,应该是和自身能力有关的。这一点一般的仙人被办法去对比。
  
  而六劫的真仙对应的宝物,至少都是法宝以上的等级,所以这把血斧和束离的真正实力是等值的,即是说。束离加上血斧等于两个她的实力!这就是返祖带来的威力,也怪不得她连我都想斗一斗分个高下了,因为一般的仙家根本没办法对抗她。
  
  最要命的是她从此以后就不再需要任何的宝物给她添加实力了,因为只要她劫数越高,这把血斧的劫数也越高,一旦让她达到九劫真仙,武器同样也会是九劫,这一点恐怕别人拍马去找宝贝都赶不上血斧。
  
  加上力大无穷带来的元力爆发,也是人仙无可比拟的,因此束离和卢星月有进有退的斗法,其实也在我的预料之内,就是越阶都没什么奇怪。
  
  不过卢星月毕竟不是一般七劫,她是有法宝的,那把星月棍动肆星辰漫天,周围全都陷入了黑暗之中,和束离那把挥舞之后。到处都给血色染红的巨斧都有令人震撼的表现!
  
  一时之间,两位肯定是没办法分出胜负,我一路把臥辰阳引开卢星月和束离的战场稍微远一些,方便他们发挥,一路看向了神塔那边,十二个门派的精英已经和天一道的弟子们接上,不停闯入神塔的防护云层之中,不过神塔内里巨兽横行。妖族和巫族的修士不断在里面骚扰他们,让他们一时难以接近。
  
  为了防护神塔,雪倾城留下了不少精英,数量大概也在好几千左右,虽然实力多只有一二劫,但胜在的群居团结,所以不断的骚扰下,对方也是难以攻下,不过他们的目的当然不是捣毁神塔,而是反向控制,但时间是个问题。
  
  只要我们能够拦截住卢星月和臥辰阳,他们这一次的突袭就完全没有作用了。
  
  卢星月攻势凌厉,束离毕竟是六劫的巫族真仙,在斗法上根本没办法和卢星月对战,因为她攻击能力是足够强大,但速度总是跟不上。这劣势随着时间放大,毕竟以往她仰赖的是血斧进攻,现在被星月棍牵制抵消,失败肯定是早晚的。
  
  “别跑了!你看看那小巫仙,人家娇滴滴的小娘皮都没跑,你夏一天好歹也是大长老,跑什么?”臥辰阳这老头鄙夷道,他虽然是个矮小颇为肥头大额的老头,但长相十分彪悍,可见年轻时一定也是个血性十足的汉子。
  
  “好,不跑了。”我看距离也差不多,至少不能让双方互救所以就停了下来。因为我想的是要把他们都留下来,而不是让他们能有机会逃离。
  
  “不跑了?臭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臥辰阳两指头一点,那把辰阳剑立即朝着我砸下来。巨大的剑身恍若可开山裂石,速度快得离谱!
  
  我立即拔出随意插在身后腰带上的法杖,朝着它迎去!哐当一声,我浑身力量一瞬间就受到反震。七劫的实力果然不能小看,势大力沉!
  
  虽然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但知己知彼的最快办法当然是试探,所以我荡开对方的剑后立刻后退,并且开始念咒召唤女鬼‘紫’。
  
  下一刻,黑色的杖身符文阵一下子射出了阵阵光芒,把我身下的位置全都投影笼罩,而那些黑色的法阵冒出了弄弄的黑烟,把我所能看到的一切都沉浸到了黑色的世界里!
  
  “好小子,原来是要用障眼法,不过我看不见,难道你就能看见了么?真是可笑!接下来可是一只难缠的女鬼?这东西我见过,呵呵,你若不是鬼道修士,根本控制不住那女鬼!”臥辰阳冷笑,随后长剑到手,瞬间就朝我欺身而来!
  
  我不及多想,继续咏唱法杖的咒语!
  
  嘭!
  
  就在对方马上要欺身到我眼前的时候,忽然一声金铁撞击的响声,身穿黑色皇袍的紫出现在我面前,那无形爪连续对冲臥辰阳的剑,顿时把他拦截在了前方!
  
  “鬼道?真没想到老夫活了这么久,居然还能见到鬼道的仙家,看来是小看了你们量劫遗民!”臥辰阳冷哼一声,竟还打算前冲,似乎对鬼道这样的仙家法术,真没有太多的经验。
  
  我并没有花费时间去回答他,因为鬼道的法术召唤鬼类想来都不像是养鬼道引用魂瓮,它需要的是时间来召唤。
  
  而当第二个穿着黑色龙袍的紫出现,我暂时松了口气,因为无形爪的数量,已经呈现了翻倍的态势,在黑暗中,这样的攻击迷惑性十足,当时我对抗紫尚且用纳灵法和李古仙的预警,这臥辰阳就更不用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