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四十三章:动粗
    “看来张掌门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我咬咬牙,这一次不跟张丹云分个胜负,他绝对不会让开道路,而且关键是我还不知道他儿子张一元所在,算好了时机过来的发难,要解起来相当的费心思。
  
      现在唯有先干掉张丹云,到时候是抽魂夺魄还是如何,也要问出孙陌尘的所在,打定了主意,我继续召唤鬼杖的紫鬼进攻。而束离和华夏月、陆歌他们已经开始和丹云门的精锐斗法起来。
  
      当然,在我们的区域里绑人,张一元肯定是逃不掉,只要路过我们到处散布的天一道驻点,就能定位到他的位置,可时间却是个问题,现在孙陌尘正在水深火热之中,连通讯仪都给没收了。
  
      等到第三只紫鬼出现的时候,张丹云也总算知道了我的厉害,眉心紧紧的拧起,手中的拂尘挥舞得更加的勤快,当然小法术也不断的朝着我轰过来。
  
      黑云很快笼罩周围,第四个紫鬼也出现在了周边,不断的进攻张丹云,不过对于一个只顾着防守的七劫真仙,四个紫鬼带来的攻击,还没办法进行突破。
  
      黑云的范围随着紫鬼出现在的数量增大,而紫鬼的数量则与我的劫数挂钩,六劫的我可以召唤六个紫鬼,加上血衣,对付张丹云几乎可以形成碾压之势,不过现在我已经来不及召唤六个,到了第四个紫鬼的时候,我给紫鬼加了一层血衣,接下来整个局面就产生了变化。
  
      “到底不是说大话,还真是个鬼道仙家!”张丹云冷冷说道。
  
      “知道惹上了谁,就该早点投降,否则一会有得你好受的!”我目露凶光。
  
      张丹云本来赖以仰仗的拂尘丝再也没办法顶住紫鬼的攻击,无形爪的锋利远超想象,几次攻击下来,原来围绕他的一圈如云拂尘丝,居然寸裂成为零碎的部分,好几次紫鬼已经欺身进入张丹云的身畔进行直接的攻击,这对于一个非近战剑仙来说,简直是可怕的。
  
      “小子,就算是个鬼道,但也不过是六劫,真觉得我没办法对付你?”能够稳坐四大掌门之位,张丹云可不止是一把拂尘走天下,手中个宝物还真不少,拂尘丝重新射出来的空档,他手中多了一面镜子,只见光芒一照,黑云居然给收了一部分进入洁白的镜子之中,这让整个镜面都变成了黑色。甚至一个紫鬼在他身边出现的时候,当场就给吸了进去!
  
      我看到镜子里的紫鬼因为找不到目标而四下游动,看来这镜子倒是相当了得的宝物!
  
      不过张丹云失败已经不过时间问题,因为好几次给紫鬼欺身,他都变现出了不擅长斗法的弱点。比之实战派的臥辰阳,实在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看着张丹云受了不大不小的伤,我立即说道:“张丹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赶紧下命令让你家儿子张一元把孙陌尘放了。这件事我当作没有发生,否则…;…;”
  
      “呵呵,有趣,孙陌尘现在照理来说,已经和一元有夫妻之实了吧?其实。我也不用再瞒你了,在你们天一道大兴土木的时候,我丹云门何尝不是有所准备,在你们防御区外围眼睁睁看着?早就知道你天一道狼子野心,因此才布下大阵,建起了地下监测点,看来你还是什么都不懂嘛。”张丹云冷冷说道。
  
      我心中一凛,虽然早有预料,但对方亲口说出来,还是相当的令我震动,不过他们说的监测点真的存在?
  
      看到我一时凝滞,华夏月脸色一变,很快却大声说道:“呵呵,一天,你不要听他胡说。我们的妖族兄弟遍布这片三不管的地方,就算大妖不出门,小妖也满地走,稍微有什么风吹草动,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听罢这话。心中顿时笃定不少,继续召唤紫鬼的同时,说道:“师父,让妖族的兄弟们再加强下空中巡逻!”
  
      “放心吧,现在他们应该游走在第二防线的空档里,几个部族已经铺得天上地下都是,只要有点动静,一定会通知我们。”华夏月立刻说道。
  
      我心中淡定了许多,而第五位紫鬼出现的时候,除了镜中的一个紫鬼给困在,面对四鬼的张丹云,又陷入了危险中!
  
      浑身是伤的他此刻也十分的担心自己儿子给发现,并且给我困住的可不是什么好事,不断的攻击下,让他一个七劫的仙家已经有些难以负荷了,不断的嗑药,额上的冷汗也在津津而下。
  
      到现在都还憋着没投降,肯定是有原因的,或许是自己的儿子张一元没有得逞,也或许是还没找到落脚的地方。毕竟天一道在这片区域的密集防护网太可怕,而且双修不是随随便便的房事,稍有打搅就会走火入魔,这张一元肯定需要有一个绝对安静的地方冲击七劫。
  
      “这蠢物!”果然,就在我加强进攻的时候,张丹云忽然骂了一句,然后不顾一切闯出了防御圈,朝着外围逃去!
  
      我心中生疑,而华夏月很快说道:“发现他们建立的三个简易树洞房子,已经给那边的妖族和巫族兄弟捣毁。并且派了兄弟们守在了房子的附近,那张一元看到树洞房子给破坏,又逃向了别处!”
  
      “狡兔三窟,让兄弟们继续!”我松了口气,不过现在张一元毕竟是六劫巅峰,要逃起来,除非是天一道的精锐,否则很难找到他,如果这张一元恼羞成怒不进行双修,而是不顾一切用强当场就地正法孙陌尘,那给我们的打击是一样的。
  
      张丹云骂了这句话后,脸色十分的阴霾,手在袖子里也不断的快速传令,估计是张一元已经很犹豫放弃双修,这让他老子怎么能接受费劲才得来的局面!
  
      “夏一天,你要是敢再追下去,我拼着儿子不七劫,也先杀后奸了孙陌尘,我丹云门得不到的,你天一道也做梦去吧!”张丹云怒道。
  
      “呵呵。张掌门,如意算盘落空的感觉如何?”我冷笑补刀,现在不追也不行,我纳灵法吸收了黑云之后,悄然就跟了上去。
  
      张丹云的逃离,让丹云门整个都被动了,他似乎也看到自己的门人弟子败退,立即又道:“夏小友,这次的事情怕是你误会了,老道其实也只是试探你是否真对陌尘如此的在意而已,如今我看到你居然为了陌尘拼命,此情可表日月,我就放心了,这事我们好好谈谈,你也不要再冲动了。我会把陌尘还给你的。”
  
      我稍微皱眉,这张丹云被程青帝称呼为张老怪,果然不是随便乱叫的,这老家伙实在太能折腾,眼下知道扛不过去了。立马就成了试探我之举。
  
      “原来如此,我就说,张掌门怎么可能忽然就对我们天一道动手,原来是试我和陌尘的关系是否牢固呀。”我眉间一松,露出了笑容。
  
      张丹云听罢。呵呵一笑:“是呀,要不你想想,如果要和你作对,为何不倾巢而出?而来了之后,只绑走了陌尘?那都是试探!老夫是怕陌尘在你这里受了委屈!但见你如此厚待她,也就放心了不是?”
  
      “哦?那就是说,令子没有对陌尘动粗?那就没什么事了?”我笑着快速接近,这张丹云虽然鬼话连篇,但速度却非常的快,丝毫没有停下的想法。
  
      “当然没事了,不但如此,更能因此而增进我们两派的情谊呀,陌尘我视同自己的女儿,跟了夏小友,那是好事呀。”张丹云继续无耻拖延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