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四十六章:毒蟾
    “为什么这么说?”陆歌听我这么一问,表情怔了一下,但很快头摇得拨浪鼓似的,道:“我说兄弟呀,你这是……是要跟我真爱告白么?之前喝酒你就说过这词,该不会现在要对我用上了吧?那可不行,虽然有不少的男仙喜欢养男童,不过我还是喜欢掌门多点。ziyouge.”
  
      “一边去,你看好这家伙着装,没看到穿着男人的衣服?”我哭笑不得的说道。
  
      那女子本来逃命已经是目露恐慌,而眼下看到我和陆歌朝他追来,更是吓得双目都红了,飞快的在森林中逃窜,只想着怎么把我们甩掉。
  
      看到她脸上靡靡绯绯,我知道这是阴阳逆换丹的效果。吃了那丹药,就算是一颗也会陷入短暂的发情状态,现在能凭借修为抵抗到这个程度,也算是非常厉害了,要不然我和陆歌追她,她应该返回头才是。
  
      “男人?可那大胸大屁股……可是真的……”陆歌狐疑道。
  
      “嘿嘿,上次炼了一壶的阴阳逆换丹,我拿走了不少,陌尘留了些备用,这东西可以男变女,女变男,看来丹云门从来都是记吃不记打呀。”我冷笑道。
  
      赵极的事情。陈法肯定不敢卖乖了还吱声,现在他丹云门第二级宗门的第一宗主当得顺风顺水,没必要揭穿和天一道和三掌门的事情。
  
      “呃?那这意思是……他是张一元?”陆歌惊道,面上顿有菜色,估计刚才他看到这张一元已经起了反应,这回肯定是觉得恶心了。
  
      “要不然你以为?”我嘿嘿一笑,随旋一个缩地术,拦在了张一元面前,看着他惊恐停下,我上下打量他一眼,说道:“张一元,上次在你爹和程青帝的宴席过后已经好久不见了,倒是长得标致许多了嘛。”
  
      “你!”张一元脸色难看,那次是谈及天一道和两宗门的合作成功后举办的欢庆宴会,当时我也和这家伙喝了一些酒,这才醉酒给孙陌尘扛回丹房那边。
  
      “废话少说。不想死得很难看,就把孙陌尘去哪了说出来。”我拉下脸来,而陆歌也堵住了他后逃的道路。
  
      张一元凤目中带着惊惧,很快就说道:“我不知道这贱女人去了哪儿!我中了她的计后。带领师兄弟把她掳来这附近,结果给巫妖两族逼入了这地方,却没想到这贱女人激怒了这里的荒兽!毒瘴中不可视物你们也是知道的!师兄弟给那荒兽吞吃好几个,想来那贱女人自作自受。也给吃掉了!”
  
      我和陆歌脸色一变,那荒兽食人很正常,这仙家一个个都元气磅礴,都是大补的零食。它怎么可能忍得住?
  
      “这话当真!?”陆歌怒看后方,然后又和我道:“一天,事不宜迟,荒兽如此庞大,趁着还未将陌尘消化,我们立刻剖腹救她尚有一线希望,迟了恐怕就难了!”
  
      我其实刚听罢张一元的话,早就是这想法了,所以脸色阴沉,瞬间欺身张一元,一剑刺向他的脑门!
  
      但张一元还真不是蠢材,刚才我准备欺身他就做好了逃跑的准备。杖刺前伸的时候,他瞬间就从侧边逃走,速度相当的快。
  
      陆歌立即冲向前要拦截他,我再度缩地又拦住了张一元。和陆歌形成包抄之势!
  
      张一元万念俱灰,脸色青黑得跟锅底似的,但说时迟那时快,忽然天空巨大的黑影从上而下泰山压顶俯冲了下来!
  
      “避开!”我急吼一声的同时缩地到了很远的地方。而张一元和陆歌都往自己最容易躲开的地方飞去,接下来,轰隆一声巨响,一直巨大如同小山一样的癞蟾蜍就砸到了地面!
  
      无数的大树和石头,沙土在这一瞬间给重压砸了下去,溅了起来,地面轰隆隆的抖动,恍若是地龙翻身一般。而接下来,一阵浓烈到让我们的元气罩也给腐蚀掉的毒云,立即把我们推向了外围,我身不由己的撞向了后方的树木。噼噼啪啪的砸断了不知多少的参天大树,到了后面,把土地也犁出了一条深邃的壕沟才止住了身形!
  
      不止是我,陆歌,张一元也是同样的情况,甚至张一元因为服食丹药后实力变弱,更是连我们都不如,砸在地上,宽大的衣衫散了开来,跟袒胸露乳差不多。
  
      当然,就算她变成再漂亮的女人,我肯定也不会多看他一眼,注意他只是为了要杀他而已!
  
      而挡在我们大家正中位置的,则是浑身金红的巨大蟾蜍,这蟾蜍大小至少也得四五十米左右,那只大眼珠子。估计得有一栋别墅那么大,前肢到处都是鳞皮,而后腿则粗壮丑陋无比,密密麻麻的疙瘩,简直是密集恐惧症患者的噩梦!
  
      我咽了口唾沫,看着他那层如同丘壑一样凹凸不平,到处如同小火山口的喷毒背脊,心中对它的恐惧忍不住油然而生!
  
      “陆歌。你去干掉张一元,顺便查探陌尘到底是在外面还是如何了,这蛤蟆由我来对付就好!”我当机立断,虽然这蟾蜍有八劫的硬实力。但巨大有时候也是弱点之一。
  
      “好!那你小心,那可是八劫!不是七劫!”陆歌连忙说道。
  
      结果他话都没说完,那只巨大的蟾蜍顿时张开了嘴,嗖一下一条鞭子一样的舌头就扫向了陆歌。路过的地方树木倾倒,山石崩塌,而还没等我提醒出声,可怕的蟾蜍舌头一瞬间就把他卷了起来,并且快速的往嘴巴那收回!
  
      它伸出舌头的时候我已然脸色大变,但知道斩断如此灵活快速的舌头根本不可能,所以杖刺毫无疑问就朝着蟾蜍猛地刺去,无限天剑威力足够恐怖。就算七劫真仙撞上,也不过是死路一条,这蟾蜍虽然八劫,但巨大的身躯给我的剑气轰到,虽然不足以扎穿入身体内,仍然让它痛吼一声!
  
      也亏得它八劫,表皮居然硬的跟钢板似的,攻击的时候我尚且要受到反震之力的影响,元力不断大量的消耗,不过我的努力是值得的,陆歌也不愧是狩猎荒兽的行家,就是这一个空档,他就用上了炸弹,把自己跟炸弹一起引爆,拼着受伤逃出了这蟾蜍的舌头,朝着张一元追去!
  
      看到他逃出生天,我不禁松了口气,但很快又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因为那条舌头已经瞬间朝我卷过来!
  
      李古仙预警非常的及时,我立即缩地术到了更远的地方,但那只蟾蜍仿佛把周围一切都看在眼中,那舌头继续朝着我卷过来!
  
      与此同时,毒瘴更加的浓烈,旋即天空仿佛暴雨一般,无数黑色的雨滴泼洒了下来!
  
      我在这样的环境下避无可避,这些暴雨很明显是蟾蜍召唤来的落毒法术,这些浓稠的杜预粘到护身罡罩立刻就溶解,而接下来无数的毒雨也趁机打到了我身上,把我一下子浇得是透心凉!
  
      元力快速的流逝,八劫的荒兽强悍程度超出我的预料,好在这时候陆歌和张一元虽然都有受伤,可也趁机逃出去了,否则我既要救陆歌,还得面对这恐怖的荒兽,简直和炼狱没什么区别!
  
      巨大的毒蟾蜍两只血目瞪着我,嘴巴微微张合,鼻孔直到背部的孔洞全都冒着幽紫色的毒气,周围的环境仿佛变得扭曲起来,而落在它身上的毒雨在接触它身体表皮前,毫无疑问在它的高压气温下蒸发成了毒气!
  
      我知道,这荒兽即将表现出来的实力,恐怕会让我终身难忘!
  
      本站访问地址.ziyouge.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