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五十二章:怀恨
    蛤蟆给轰得飞退,我们抓着它头上的角,差点给直接甩下来,可见它现在光是保持身体前伏都相当的困难,而且在把持的过程里,差点没后仰摔倒,简直给它这么一个超级蛤蟆的颜面带来了十足的窘迫。
  
      “咕咕……”蛤蟆已经给这一击打得有些愤怒了,双目血红得跟泼了赤色油漆似的,身体也鼓胀得恍如皮球!
  
      至于飞鲸虽然占据了凌空的优势,不过也没有半点松懈的意思,那八只眼睛继续圆鼓鼓的瞪着对方,墨绿的能量再次凝聚,准备第二波光簇进攻!
  
      因为距离实在太遥远,云雾遮住了大部分的视线,我们也没办法确认紫衣女子的情况,所以我连忙拿出了通讯仪给雪倾城发了一道消息,告诉她这只蟾蜍正是我们在控制。
  
      但我发信息的时候,蛤蟆已经猛然间张开口,头昂起后就喷出了一口巨大的浓烈毒痰,这口毒痰如同螺旋球,朝着飞鲸冲去!
  
      紫色的螺旋球转动的时候,空气也跟着高速给带起来,周围空间仿佛都扭曲眩晕,让我们这些只有六劫的存在浑身都有种给吸过去的感觉!
  
      看来荒兽和荒兽之间的战斗,一见面就是拼命的,人仙在他们的周围简直就是池鱼一般的存在。
  
      就在我们等待雪倾城的答复时,蛤蟆‘咕呱’一声,大腿猛撑,瞬间朝着飞鲸扑过去!它前面两只又长又粗的前肢呈现拥抱的姿态,双目凶光毕露,仿佛就像是要冲过去抱住情侣的举动!
  
      上面的飞鲸仿佛知道了什么,在背后射出无数的光束击毁了螺旋球之后,身体快速前行浮空,以翘首的姿态,准备避开蛤蟆的死亡拥抱!
  
      蛤蟆臂力其实十分的恐怖,一旦给它抱住,管你骨架有多硬都会给它箍断,这样的事情多发鱼鱼塘之中,蛤蟆因为发情会把锦鲤误当成母蛤蟆,突然会死死的抱住鱼头,通常给抱住的鱼头骨多会给箍断而死,至于母蛤蟆则因为脖子那里没有骨头不会有事,但给它箍住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至少逃跑就别想了。
  
      在远程的进攻中蛤蟆吃了亏不敌飞鲸,它当然不会就此作罢,所以选择近身攻击也是情理之中,不过很显然我不能让它干掉飞鲸,因为在凌空而起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雪倾城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掌门!掌门呀!是我们!”陆歌激动的吼了起来,但蛤蟆却完全没有半点停止动作的想法,仍旧朝着飞鲸熊抱过去!
  
      雪倾城似乎没有接到我们的消息,手中那把打神鞭一敲飞鲸的脑袋,顿时把上行攀飞的鲸鱼打得往地上掉,不过正是因为这样,蛤蟆直接扑了个空,否则按照飞鲸努力望天飞行的架势稍微把持失误,肯定会给蛤蟆当场抱死!因为在这时,蛤蟆已经做了两次微调,它是势在必得的!
  
      但它却没想到自己面对的不止是老对手,还有个不按牌理出牌的雪倾城,这雪倾城根本没把飞鲸当成自己信赖的伙伴,而是直接用棍子来控制它,这么一来,以本能来应对当然就无效了!
  
      蛤蟆扑空后,我立刻和李古仙沟通,毕竟两只荒兽其实都是强弩之末,一只是和我斗得七荤八素还没恢复过来,另一只则给打成了雪倾城自家的小狗儿,但现在却明显不是该互斗的时候,敌人那边已经开始往回逃窜了!
  
      蛤蟆这些天也觉得自己有些时运不济,屡次三番的遇上一些让郁闷的事情,所以得到了命令后,立即从给人欺负转变成欺负人的那一方,噼噼啪啪的朝着一群辰阳宗和星月宗的弟子扑出,一下用毒云,一下用剧毒射线,遇上稍微强硬一些的,直接舌头一卷就吃进了肚子,管对方是否挣扎,一个饱嗝之后就彻底消化掉了。
  
      而飞鲸砸落地面后,又给雪倾城用棍子逼得飞了起来,开始继续扫荡那群弟子,一直蛤蟆和一只飞鲸顿时给这两大门派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基本把殿后部队全数干掉了。
  
      穷寇莫追的道理我们还是知道的,况且天罡宗那边到底还有没有后手,谁都不清楚,所以在打退了敌人后,我安置了那只蛤蟆后,就飞向了雪倾城那边。
  
      结果雪倾城似乎不认识我了似的,立即命令那头巨大的飞鲸朝我射来光线,吓得我连忙四下里飞躲,嘴里也骂起来:“喂!倾城!你至于么?”
  
      雪倾城却没有回答我,继续驱动那飞鲸攻击,一副和我不两立的态势。
  
      这飞鲸的射线又粗又快,刚才好些敌对门派的弟子给扫到,当场都是气化了,可雪倾城却要用来对付我,这让我十分无语,连刚刚准备飞过来的陆歌也愕然的止住了身形,毕竟我可以用缩地来避开这些光束射线,但他稍微一个不留神就要给射成烟雾了,所以他不敢过来很正常。
  
      好在她只是想要教训我的样子,看拦不住我靠近后,也就不再继续攻击,但双目中却透着一抹冷淡。
  
      “呵呵,夏长老总算是有空想起我这掌门还身处危机中了,是不是很失望我没有给干掉呀?”雪倾城极度不高兴的说道。
  
      “倾城,你也别怪我,我也很想快些赶过来的。”我叹气说道。
  
      但雪倾城明显不相信我,说道:“凭你的能力,这么长的时间,足够来回这里两三次了,但现在才姗姗来迟,是不是觉得我什么都能够自己解决?”
  
      “不是……本来我想要立即去救你,但却没想到张丹云以驰援为幌子,在我去救你的时候,进门派掳走了孙陌尘,我无奈之下只能回头去救。”我当即解释。
  
      “那即是说你选择了孙陌尘,而放弃了我?”雪倾城眼瞳明显的晃动了下,这明显是心情复杂的表现。
  
      “是,相对你而言,陌尘是我最接近我的,而且我很相信你不是么?因为你一直以来都很强大,但陌尘在经验上始终欠缺很多……没有人救她,她根本没办法脱困……”我心情也十分的郁结。
  
      “呵呵,我知道了,在你心中,我总是应该这样的。”雪倾城一挥手,打神鞭抽得飞鲸呜鸣一声,随后升空准备离开。
  
      我连忙飞过去想要拉住她,结果她看都不看就袖子一甩:“回去吧,既然事情已经完结,你总有要收拾的手尾。”
  
      看来这次雪倾城已经对我恨上了,我心中也十分的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陆歌看我给雪倾城下了逐客令,他也颇为无奈,只能飘过来要带我返回,但临走的时候,陆歌还是忍不住的说道:“掌门,陌尘给掳走后,我们没能救下她……她或许陨落了……”
  
      雪倾城双目沉了下来,却一声不吭,只是控制飞鲸往天一道那边飞去。
  
      我和陆歌都无话可说,只能是骑在蛤蟆的身上,远远的跟在飞鲸的屁股后面,这飞鲸在天空中翱翔飞行,我们则在蛤蟆的一跳一跃颠簸中跟进,萧瑟的场面让我们自己都觉得跟斗败的公鸡似的,没有半点胜利者的喜悦。
  
      雪倾城之前可能也受了不大不小的伤,通讯仪应该是坏掉了,要不然她也应该拿出通讯仪来查看近况,毕竟战斗过后大家的消息就没停过,唯独她那孤寂得可怕。
  
      一路上从下往上去看站在鲸鱼背上绝世独立的她,我心中莫名一痛,想来这下子她应该是恨死我了。
  
      但那个情况下,我救谁都是难以抉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