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五十三章:说和
    在返回天一道这段时间里,消息接踵而来,程青帝不但开始加强自己青帝门的防御,还开始直接染指丹云门,虽然不说把物资明目张胆搬回门派,但大宗莫名其妙的交易,都让我们感觉到了程青帝的野心勃勃。
  
      星月宗和辰阳宗用来进攻的弟子,只有一半左右回到了自己的门派,投降天一道的足有五百人左右,这是经过筛选后的数量,剩下的都关了起来,等待排查。
  
      毕竟真把所有降兵收进来,也得两三千,而且我也不会完全相信,因为妖族和巫族的数量虽然远远超过他们不知多少倍,但如果是两大门派的曲线阴谋,真出事就收不住了。
  
      接下来的门派大方向,肯定少不了要重新整顿的,所以我和昭云立即磋商起来。
  
      “我们下一步,肯定要给丹云门个教训,以援兵为幌子,却以打劫为目的,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接受,所以回去后,
  
      我会立即点兵攻打丹云门。”我提出目标。
  
      昭云想了想,说道:“那三掌门那边……”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他们先来事,还让陌尘陨落,难道我还能等着不成?”我也不能指望何乱子能给我什么明面上的资源,但至少知会一声,我会得到许多支持,至少丹云门和青帝门都是互相之间的利益交换,而我从二掌门那边拿到的都是实际上的利益,现在这么一提,虽然有给何乱子加压的嫌疑,不过最后的利益都是倒向他们那边的。
  
      “我会把你的行动告知二掌门,让他来裁定的。”昭云说道。
  
      我点头后,看向了这些天来都沉默无言的雪倾城,随后脚尖一点就追了上去。
  
      这一回,雪倾城没再驱逐我离开,只是背对着我一句话不说而已,我飘到了她身畔,说道:“倾城,你别生气了……”
  
      “夏掌门请有话直说。”雪倾城淡淡的说道。
  
      我怔怔看了她的侧脸,重重叹了口气,说道:“我打算回去后点起人马,攻击丹云门,无论如何,现在师出有名,我们抓住机会后很可能会拿下它。”
  
      雪倾城沉默了下,随后说道:“要为孙陌尘报仇么?”
  
      “时至今日,说这些做什么……”我暗道早知道你会这么说,不过我也不打算和她争执,说道:“辰阳宗和星月宗那边,如今在天罡宗的下辖,我们长途跋涉过去攻打,天罡宗不会不管,不过如果我们反过来打丹云门,想必三掌门也说不来什么,毕竟是他们先玩窝里斗,我们施加报复也在情理之中,况且这一回,我们也会先放出烟雾弹,明里说是要讨回公道敲诈点资源,实际上,我们伺机却是要动真格拿下丹云门,而等到我们彻底拿下后,恐怕就算结果是只苍蝇,三掌门也会咽下,而我们也顺理成章的霸占了丹云门。”
  
      “你以为程青帝什么都不会做么?”雪倾城对我不冷不淡的说道。
  
      我犹豫了下,说道:“难道他还能去三掌门那告状不成?”
  
      “你看着吧,很快会有别的消息传来。”雪倾城冷清的说道,我看着她双瞳中的坚定不移,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的好,确实是我的问题,如果她不是雪倾城,恐怕这次就回不来了,我放弃了她而选择去救孙陌尘,她理应生我的气。
  
      “倾城,对不……”我认真的看着她,想要好好的,认真的和她道歉,结果她似乎不打算给我机会,伸出手制止了我继续说下去:“什么都不用说了,你没必要来救我,我也没必要期待你来救我,我们本就是两不相欠的关系,我还是雪倾城,你也是你自己的夏一天,苦等你不来的时候,我就当你死在了战场上了。
  
      ”
  
      我瞪目结舌,心中难免伤感,再度叹了口气,但却倾城很快又补了一句,道:“我们终究不是一路的。”
  
      我呐呐站在原地,留走不是,好一会两人的沉默无语,让我最终只能选择飘回蛤蟆那儿。
  
      陆歌看我吃瘪回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连你尚且如此,我就不上去找她埋汰了,唉,应该是我去救她,你去救陌尘才对,我们却选择了都去救陌尘……”
  
      “得了吧,你去救她,半道上估计就顶不住逃回来了。”我郁闷的说道。
  
      昭云看向了我,好奇说道:“为什么不告诉她,你已经派我去接应她了?或许她会好受点呢?”
  
      “女子不都这样么?终归是期待的人去救才算数,我把你带上,反倒还让她揪住一个打发她,不重视她的理由。”我苦笑道。
  
      “哦,敢情就你家掌门是女的,你就没把我当女子呢?”昭云挺了挺硕大的酥胸,我上下打量了一眼,说道:“昭云,你一个苦修士,就别来捣乱了。”
  
      “哼,不识抬举。”昭云轻哼一笑,却回了一眼时,发现陆歌仍嘿嘿的盯着她的胸部,气得她手背直接抽了过去,陆歌不过六劫,给这全力一巴掌当场就打飞了。
  
      看着陆歌狼狈不堪的飞回来,我笑骂了句活该,随后想着自己的心事去了。
  
      陆歌哭丧着脸,说道:“昭云姐,为啥你主动让他看,我看一眼你就揍我,难道是我不够帅怎么的?”
  
      “我和你又不熟,凭什么要给你看?况且他看而不会意淫,你看的时候,眼珠子就暴露了自己想什么了。”昭云看得相当透彻,把陆歌当场说的哑口无言。
  
      很快,和雪倾城猜测的一样,丹云门又来事了,估计是得到了程青帝的授意,这次派了好几个宗主,带了许多的物资,已经在前往天一道的路上了,而且旗号打得相当响,是要为张丹云的不智冲动举动而负荆请罪的。
  
      “妈的,太狡猾了,这龟儿子居然把责任全都推到了自己老子身上去了,简直是小畜生一枚,这样一来,三掌门那边恐怕就有理由保护丹云门了!肯定是程青帝的主意,简直不要太狡猾!”陆歌咬牙切齿的说道。
  
      昭云也沉吟起来:“如果这情况下还起兵打丹云门,其他门派和三掌门那边,恐怕都不会高兴,毕竟丹云门再怎么低声下气,也算是天一道的盟友,甚至是上家一样的存在,金仙道讲究长幼尊卑,天一道如果揪着不放,难免有些让金仙道难堪。”
  
      “你想要釜底抽薪,我也有我的过桥办法,我先去和掌门商量下吧。”我说完就飞上了云霄,来到了飞鲸的脑袋上,并把这事详细的告诉了雪倾城。
  
      “染了一身黑,哪有那么容易洗白,送来的资源,也要足够赔偿才行,这事难道还需要我来告诉你怎么做么?”雪倾城很快就确定了方案。
  
      我笑了笑,说道:“这不是要让你出谋划策么,我哪能一言而决。”
  
      雪倾城并没有因为我这么说而像以往那样损上一两句,只是继续冷淡的说道:“那就去办吧,送来的资源照单收了,定下一些苛刻条件让他们赔偿,但凡说一个不字,便威胁兵临城下。”
  
      “哦。”我呐呐点头,暗道这女子倒是很能记仇,这都多少天过去了,还在记恨,不过毕竟是在神庭当老大这么多年,说话一言九鼎从不更改,这一次我倒也不能把她想象成其他的女子了。
  
      而想到以后都可能会这么生疏,一切公事公办的态度,我心中不由泄气起来。
  
      算了下行程,也差不多要到天一道了,我整理了下心情后准备应对丹云门的说和使节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