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五十五章:招摇
    因为要等我带两个八劫荒兽前往丹云门,所以很快陈法就给陆歌半哄着强留在天一道了,这些天的行程也早就安排好,没太多的节目,也就是参观丹云门、辰阳宗、星月宗降兵归顺天一道的具体情况,以及和降兵们会面等一些大打怀念主题的酒会,毕竟陈法带来的几个副官宗主,肯定会有好友、下属‘沦陷’成了天一道的一员。
  
      至于我。因为除了蛤蟆能够控制之外,肯定没办法控制飞鲸,虽说带上哪一个都能轻易的对付丹云门,不过最近和雪倾城冷战,我没事找事的找她的帮忙,这就是一个好的理由,要不然实在是没地方好开口的。
  
      古戎和赤留、束离都冲击七劫去了,安君、萧怡、华夏月、许芸芸、莫轩灵、林忡、吴东来、曹薇家等长老则近些日子刚刚出关,都达到了六劫的程度,这得益于我之前从金仙道那直接购买的丹药,还有从二掌门和三掌门那边敲诈得到的资源,现在天一道什么都不缺,唯独缺的是信得过的人才和时间,甚至连七级以下的神塔,现在天一道要建两三座都没问题。
  
      只不过神塔不是高楼大厦,堆得越多约好,那东西耗费材料、时间、技术不说,建起来还就得分兵守护,所以以目前天一道的兵力,守护一座是刚好合适,一分为二那就有点不自量力了。
  
      一路飘向掌门殿,我想着天一道接下来的计划,发现确实还需要完善很多问题,不过压力之下,也总有一些好的潮流正在推进天一道的发展,比如眼下妖族和巫族的部落听闻了四大门派中有三个就在天一道手底下吃了亏,所以本来观望的部族,眼下都派了族长级别的过来商议是否能够加入天一道受到庇护什么的,这点我倒也没有反对,不过毕竟这一块是古戎和赤留管辖,所以也只能等着他们出关再说。
  
      束离是目前来说我最看好的人才,所以资源上我给与了最大权限的照顾,也是作为天一道一个招揽异族的活招牌,毕竟混血儿都能招揽,一些潜藏在暗处的优质人才也会跑过来,到时候集中成立个特殊执法部队。也是我所期待的。
  
      “一天,你想什么呢?”华夏月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跟上了我,直到给拍到了肩膀我才反应过来:“师父…;…;”
  
      “嗯,哪有大掌门叫我这宗主师父的?”华夏月白了我一眼。我苦笑道:“一日为师终生为师嘛,不管师父什么身份,还是师父不是?”
  
      “你呀…;…;”华夏月笑了笑,随后说道:“对了。刚才你这一手,可把陈法吓到了,不过你真打算把两只八劫荒兽都大军压境丹云门?虽说金仙道对于内部的互相倾轧表现出极大的容忍,不过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点?听说金仙道有意让我们成为他们的第四塔呢。”
  
      “想得倒是挺美的,怎么可能让它们吞并?那我天一道这名字不白起了?”我说道,昭云因为荒兽的事情,自己无法再凭借七劫的实力监督我,眼下已经返回金仙道回禀何乱子去了,也不知道以后还来不来,不过管不住我的明牌奸细,何乱子还会用?
  
      “一天,可不能太轻视金仙道,它们能够在大荒之地站稳脚跟,可不是光凭借那几座神塔,对于我们拥有八劫荒兽并没有太过慌乱来看。我觉得他们肯定还有余力。”华夏月提醒我。
  
      “师父,我知道了,不过带两只荒兽去丹云门讨债,其实我也是怀揣吞并丹云门的目的。这口肥肉怎么能让给程青帝?”我大刺刺的说道,在华夏月面前我不需要隐藏秘密,而她现在已经给扩大的天一道认命为二级宗门的第一宗主了,和她平级的也只有赤留和古戎而已,但说是平级,实际上她能管的范围更大一些,毕竟之前就管人才。
  
      “吞下丹云门?”华夏月震惊了下,随后说道:“也就是你才敢真这么想,我自升仙开始,想着有朝一日能当上个小小三级宗门宗主便好,可现在给你七绕八绕,莫名其妙就成了一级宗门的宗主,管理了这么多的门人弟子…;…;可现在才短短几年,你们又要吞下丹云门,以后真难以想象该如何了。”
  
      “师父,你是公平公正的人。你管理宗门我们肯定放心,这丹云门只是第一步呢,后面还有把我们赶出来的青帝门,甚至辰阳宗、星月宗,直到我们成为如同金仙道、天罡宗一样的存在。”我笑着说道,看到华夏月已经沉醉在整个大计划之中难以自拔,顿时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然后说道:“师父。其实这次去未必和丹云门那打得起来,只是有意识想要看看程青帝反应而已,所以你也不要太担心,我带那只蛤蟆去的真实目的你一定猜不出来。”
  
      “啊?还有别的目的?”华夏月惊诧的问道。
  
      “嗯,带它去搬东西的。”我笑道,华夏月一副嗔怪我的表情:“我知道你去搬东西了。”
  
      “哈哈,师父误会了,我是要去搬蛤蟆家的东西,你一定不知道这只蛤蟆又什么是好,以及这些年来,它窝里藏了多少的东西,这次我去丹云门,当然要把东西搬回来,它用不了我也得帮忙用不是?”我笑道。
  
      “咦…;…;你这么一说倒是,那蛤蟆大仙终年给周边区域的巫族和妖族供奉,这才维持周边稳固。千年下来窝里面当然是装得丰盈,搬回来倒是应该,毕竟以后蛤蟆大仙就要驻扎在神塔附近了,不过天一道这次能够得到千年的资源,那真是一大喜事,对了…;…;也不知道飞鲸大仙那边如何呢?”华夏月十分的高兴,但又想到眼下给雪倾城打得服服帖帖,正在天一道外趴着不敢动好些日子了的飞鲸。
  
      “唉,眼下掌门有事没事都不爱找我,总是让师父或者谁来通知说而已,我哪有机会问她呢,不过这些年掉沼泽下的宝物肯定是不少的。要捞肯定也是横财一笔,然而不如蛤蟆那说的那么确凿无疑,我看以眼下和掌门的关系,暂时忽略是比较好的。”我苦叹一声。
  
      华夏月拍了拍我的臂膀。说道:“掌门如此在意你,总是希望你能对她特别些,你这次委屈我是知道的,但她也是一样的不是么?只是你嘴软。她嘴硬罢了,你这次见她多让让总会没事的。”
  
      “师父说的是,总得有个人打破沉默…;…;”我淡淡一笑,华夏月认真的看着我,悄声说道:“掌门喜欢你这点我是肯定看出来了,但你喜不喜欢她?若是不喜欢她,恐怕你说什么,这沉默都不会打破呢…;…;”
  
      我怔怔的看着华夏月,说道:“知徒莫如师,但师父…;…;我其实也不知道是否喜欢她…;…;”
  
      “你呀,天生桃花命,招摇,其实若是喜欢,干脆娶了就是了,殊不知‘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这道理?唉,远的我不知道,但如今…;…;可还见陌尘仙子么?当时若是你已经与她洞房,张丹云还会找来么?”华夏月责怪的问我。
  
      “师父…;…;”我不由因此而心中一痛,孙陌尘之事,我确实有很大的责任,她是多好的一个姑娘,我却没有好好的把她保护起来,正如华夏月所言,如果张丹云父子知道了孙陌尘已经成为了我的人,肯定是不会再起念头,最多把这事记在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