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五十六章:凝固
“也怪陌尘仙子这名字取得不好,遇上你,始终不能沾上你的大气运,无法改变‘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的际遇,罢了、罢了,我不说了,你去见掌门吧,只是莫要再负了谁人,以至于过后徒劳悲伤而无济щww..lā”华夏月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
  
  我眼眶也不由微红,一瞬间似乎觉得她就像是给外婆附了身,什么都说得通透了,沉默了一瞬,我说道:“师父,我知道了,都是我的原因……”
  
  “男女之间,却也是复杂,有时候确实强求不来。”华夏月苦笑摇头,随后说道:“金仙道那边,我已经临时让陆歌陆长老跟进了,他思维活络,一定能不辱使命,稳住金仙道那边不对我们天一道有太多的想法,还有……你那把鬼道法杖,我会让他顺道查探,不过恐怕找到之前出售者,应该也不会得到太多的信息,你需心中明白。”
  
  “陆歌去的话也好,我也比较放心,毕竟昭云回去的身份在三掌门那也需要遮掩,而且陆歌出问题,昭云也算半个朋友,应该不会不救,师父这安排很好。”我说道,鬼杖的事情我一直想要调查,可上回抽空问过,却没人知道这鬼杖的来历,本来也就不打算纠结了,不过想不到华夏月一直帮记着。
  
  “就是不知道金仙道会不会听之任之我们天一道发展了。”华夏月喃喃说着。
  
  “我们表现臣服,难道他们还能用强不成?师父你也不用太过担忧,况且,其实早晚也要平起平坐。”我说道。
  
  “算了,就学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华夏月也不再说什么,毕竟讨论再多,总赶不上变化,尽人事知天命而已。
  
  我看着华夏月离去,随后也回头望向掌门殿上方的几个大字,迈入了殿内。
  
  掌门殿内,雪倾城正在分派其他宗主办事,看到我进来只是扫了我一眼就一副没看到我的样子,倒是几个宗主连忙和我打招呼,毕竟我是大长老,雪倾城不在的时候就是代掌门,所以倒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看到我在一旁等着,可雪倾城现在却明显没让他们走,诸位宗主难免都如芒在背,只能是听多说少,尽量让雪倾城说到无话可说。
  
  雪倾城当然发现了这一点,对这些宗主难免是加重了语气。
  
  我也是心中无语,但奈何她又正在气头上,总不好让她憋着一口气不撒出来。
  
  好一会她还真发展到了无话可说,只能是悻悻的屏退了这些宗主,随后转身回到掌门位那边。
  
  左右的弟子其实早就已经给清场,加上外面还有弟子结界守护,同样不会有人跟我那么不要脸就冲进来,所以雪倾城有时候也对我十分的光火。
  
  “谈完了?”雪倾城明知故问的问道,我一路走到她身畔,笑道:“完了,谈得还可以,让丹云门要么把现在的居住地让出来,要么干脆赔我们一座神塔,或者选择卖一半弟子给我们,我这里和你打个商量,然后就收债去,而金仙道那边,陆歌会去表决心,至于能撑多久不知道了。”
  
  “嗯,知道了,你可以走了。”雪倾城摆摆手,然后坐在了掌门位上,伸出右手支起下巴,一副相当不耐烦的表情,而她的袖摆因此而滑落下来,露出了细腻的半截藕臂。
  
  看我正盯着她的手臂,她颇为烦闷的表情收回了手,改由抱手正襟危坐,那大大的眼眸此时恹恹的看着我,好像再说:你怎么还不走。
  
  “我还有事。”我说道。
  
  “快说。”
  
  “我想带你一块去。”我笑道站在她边上蹲下说道,这飞鲸我可控制不了,毕竟蛤蟆我还有李古仙,飞鲸可是雪倾城自己打服的。
  
  她瞪了我一眼,说道:“门中诸事繁忙,你一人去便是了,为何还要兜上我?你这大长老岂不是做得不称职?”
  
  “只有蛤蟆大仙在,总是难控制局面,你再多带只飞鲸,威慑会更强一些,而且我甚至觉得程青帝可不会那么好对付,况且来回也就月余,你呆在这里久了也会闷吧?”我笑着露出期待的表情。
  
  雪倾城微微蹙眉,说道:“我刚刚自己逃回来不久,一点不闷。”
  
  “我说雪大美人呀,你说自己逃回来,是不是有点夸张了?现在大家都说你一力降十会,把蛤蟆大仙和飞鲸大仙都打服了,左近已经是无敌存在,光是崇拜者在这都能排到金仙道去了,哪是自己逃回来?这简直就是耀武扬威呢,要不现在我们哪用得上陆歌去安抚金仙道?”我莞尔一笑:你也太能扯了。
  
  “哼,把我当成女汉子了不成?不要和我口舌花花,我说了不去,讨债有什么好玩的。”雪倾城咬着下唇,一副厌倦我的样子。
  
  雪倾城给我感染不浅,平时也因为无敌给我开了玩笑,因此和我说话无端就会带上一些比较特殊的词汇,看她自己察觉出了状况,也不说破,只笑道:“讨债不好玩,不过蟾蜍大仙似乎在大山里藏了千年的宝藏等着我们去挖掘,迟了怕给人偷了去,我光是带上蛤蟆大仙,也搬不走那么多宝藏不是?”
  
  “我都活成妖怪了,什么东西没见过?休要忽悠我陪你,若不是现在孙……”雪倾城说到这,忽然沉默了下来。
  
  我看着她表情露出了一抹怅然,已然知道她后面那句话是‘孙陌尘不在,没人陪我,也不会叫上我’之类的,但她忽然想起孙陌尘殒落,所以止住了这句话。
  
  “知道你最近不痛快,出去散散心未尝不可,这次就让师父帮忙看家吧,古戎和赤留虽然在闭关,不过也是以冲击七劫为主,紧要关头出关并无不可,况且还有好些宗主都在。”我也主动绕过了这事情。
  
  “孙……陌尘的事,你是不是伤心了?会不会觉得我这个时候还来怪你不救我而恼我?”雪倾城却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忽然很认真的看着我。
  
  我心中深吸一口气,雪倾城对这事总是心存芥蒂,我不好好解释,她始终也走不出这圈子。
  
  “之前我确实左右为难,恨不能一分为二,只是当时实力有限,即便是一分为二也无法救援任何一人……”
  
  “好了,你别说了,事情过后我也想了很久,也觉得对你太过苛求,其实……我要的何尝是你能否救我?只是在乎你是否在意我的生死罢了……因为若再让你处于一样的两难境地,同是我和孙陌尘,恐怕你的选择依然,对于弱者,你总抱以宽怀,而我,既然在你心中的强大,却注定了我会失去你的保护,不是么?”雪倾城忽然打断我的话,绝美的瞳光微微发颤,令人忍不住屏息。
  
  我怔了一下,一时之间,竟才发现她已经如此的了解我,回过头,其实她这样的女子又何等的聪慧,怎么会因为这而不能自拔?只是我一心情愿的把她和平常女子对等了而已。
  
  “为何不回答我?”雪倾城看我连呼吸都停止了下来,看着我的双目也沉凝了下来。
  
  “你和媳妇姐姐都很强,强得理所当然,强得我甚至觉得被救的应该是我自己……我就像是给你们惯坏了,却同时也忘了你和她都需要的是我……是么?”我竟不知不觉的说出这话来。
  
  其中的疑问,连雪倾城听罢,也忽然间愣住了,让整个场面变得凝固和无比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