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五十九章:神变
    “哦,就是杂交嘛。”我回了她一眼,结果她瞪着我,说道:“你知道还问我!?你平时都会去问女子这些问题?”
      “这叫不耻下问,嘿嘿。”我笑嘻嘻的说道,结果雪倾城差点没飞过来揍我,也亏的我跟着跑去帮蛤蟆忙躲过了这一劫。
      “对了,你说这只娃娃鱼倒是把宝藏藏哪里了?该不会都堆那儿了吧?”我笑着问道,一边用鬼杖召唤紫鬼前去协助围堵那只娃娃鱼。
      “什么是娃娃鱼?”雪倾城嘟囔问道,一副怪我又抛出新词汇的表情,我手袖一摆,一团毒云就给我凝聚成了一条娃娃鱼的样子。
      “好丑。”雪倾城看到这娃娃鱼的形象,不由发笑,再看向了下面那只荒兽,说道:“是有点像,只是这只威风好多呢,它有翅膀,显然是有白泽古脉,不过看它口中的牙齿,却是有饕餮的特征,莫不是这两灵种的后裔?加上会变化,又想到来这偷东西,确实有些小聪明。”
      “是呀,它生存在那片瀑布的深水潭下,如果是这种形象,就最适合不过了。”我也很赞同雪倾城的猜想。
      雪倾城也不参与围攻,因为两只八劫荒兽攻击另一只,本身就已经是碾压,更别说是一只并非靠战斗生存的荒兽了,它来偷蛤蟆的东西而不是来抢,已经暴露了它打不过蛤蟆的事实,加上体型上蛤蟆大仙也比它大得多,两只荒兽就更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存在了。
      对峙只是一瞬间,那只娃娃鱼又快速地变成了一直快速飞翔的巨鸟,转眼就飞出了很远,蛤蟆和飞鲸合作,虽然追得对方狼狈逃窜,但对方只要不进攻而专心逃跑,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逮到它的!
      不出我的预料,那娃娃鱼应该是没打算再要回这堆宝藏,所以根本就是朝着那超级瀑布的方向逃去的,这让飞鲸和蛤蟆合作都没能追上它!
      “虽然相较而言弱了一些,但擅长跟着地形变化成擅长的形态,就算是蛤蟆和飞鲸都没办法追上它。”雪倾城说道。
      “它连宝藏都不要了,为什么蛤蟆大仙还不依不饶?”我有些好奇的说道。
      “只能说,蛤蟆的藏品不止是这些,恐怕还有更多,而且你想想,我们发现最早那批被盗的财宝,估计都有好些时日了,更有的还在蛤蟆冬眠之前,所以这家伙绝对是惯犯,加上这次把蛤蟆老窝全都搬走了,这就过了,蛤蟆看到当然忍无可忍。”雪倾城说道。
      “不愧是掌门,这都能想到。”对于雪倾城这样聪明女人,不多找问题问问,怎么找机会体现她的聪明?我能表现得笨一点,也多了和她说话的机会不是?
      “一边玩去,你这是要把我当蛤蟆么?为什么自己不问那蛤蟆去?”雪倾城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我笑道:“它不会说话,当然只能问你,再说了,也没你那么漂亮的蛤蟆呀。”
      “你讨打呢?”雪倾城面露不满。
      “那倒不是,我说,我们还是赶紧追吧,迟了就跑了。”我跟着雪倾城飞上了飞鲸,很快跟着蛤蟆一起堵截那只娃娃鱼。
      还真别说,这娃娃鱼一会变鸟,一会变兽,过水还能变回鱼,简直就是多栖类的存在,速度快是肯定的,但能有那么良好的适应性,简直就是逃跑的高手,甚至要不是蛤蟆毒气厉害,这家伙早就钻地下跑了!
      我怀疑这娃娃鱼还会挖地道,也是靠着挖地道过来的,不过蛤蟆也不是善类,一路追踪,还到处不忘轰炸掉有过娃娃鱼气息的可疑地方,毕竟它也担心和刚才娃娃鱼藏宝一样漏过自己的宝物。
      这娃娃鱼确实速度快得很,飞鲸和蛤蟆居然联合追击也追不上它,因为它的方向很明确,就是要往瀑布那边疾驰,加上地形复杂让它的变身得到最大的发挥,所以竟远远的甩开了敌人,而蛤蟆竟只能跟在它屁股后面,连飞鲸也给甩得很远了。
      “这可怎么办?眼下我们还有去丹云门的任务呢,”我惊诧的问道,身后天一道的弟子和丹云门的陈法都给这突发事件给镇住了,纷纷的看着蛤蟆和飞鲸联合追逐另一只八劫荒兽而不知所措。
      “我怎么知道,难道这时候折返?我看蛤蟆可不像是愿意的样子,而且你看过之前那一堆宝藏后,舍得这娃娃鱼老巢里可能藏着的那些么?”雪倾城盘膝坐在飞鲸上微笑,玉手支着下巴看着眼前的一切。
      我看她这么淡定,也知道她通常这时候是没什么主意的,所以也和她一样变得淡然起来,坐在了她的身边,从上而下的观看这追逐大戏。
      本来热闹的战斗场面,很快因为娃娃鱼甩掉了我们而变得冷静起来,但这可不代表飞鲸和蛤蟆大仙冷静了,它们俩都红了眼追踪起来,似乎互相之间还有了什么协议,至少这飞鲸肯定不是白打工的状态,要不然光凭借雪倾城也不至于那么卖力。
      “估计要陷入持久战,这娃娃鱼这些日子恐怕来来回回这条路好多次了,你看看这森林中混乱的足迹,恐怕正是这家伙踏出来的。”雪倾城指着森林下面的足印。
      我点点头,说道:“这证明了宝藏藏在它老巢里?”
      “显而易见,宝物太多,这娃娃鱼一时吃不完的,况且囫囵吞噬,却不如细嚼慢咽,这样对于修炼会更好一些,这蛤蟆挑了个好地方,又是个贪婪暴躁的性子,如果没有贡品,连神塔它都能给你拱了,所以混得自然比另外两荒兽要好许多,所以给娃娃鱼惦记怕也不是一两天了,没准平素里也没少给偷东西的。”雪倾城觉得很有趣,这趟出来,看来很高兴的样子。
      我也喜欢放开了心情的她,所以看了眼飞鲸,说道:“飞鲸看来也应该不是善类,难道它就没有宝藏?”
      “那家伙不一样,比较懒散,需求的东西也不多,而且它把沼泽地当成家来经营,有送上门来的,它宁可挨饿点,也不会主动出去找吃的,所以这也是多年来修为寸功未竟的缘故,而且听说它在这里的资格,比蛤蟆和娃娃鱼要年长得多。”雪倾城说道。
      “但最近它倒是勤快了,估计怨愤得很吧。”我笑道。
      “它敢。”雪倾城说道,随后看向了很远的地方:“还别说,给你称为娃娃鱼的家伙,和飞鲸差不多,只不过和飞鲸的懒不一样,它其实应该是个胆小的性子,要不然就不会有神变的称号了。”
      “是呀,通常会变化的,多是害怕才衍生的能力,不过相对另外俩的名字,神变一词确实威风很多。”我这才从雪倾城那得知了这‘神变’鱼的称号。
      “蛤蟆大仙和飞鲸大仙不好听点么?”雪倾城笑道。
      “神变大仙更好听吧?”我说道。
      结果陈法似乎对我们在这里打情骂俏有些难以理解,跑过来问道:“倾城掌门,夏大长老,我们这是往神变大仙老巢去的么?我们丹云门那可怎么办才好?”
      “陈宗主,你着什么急呀?等我抓住这第三只八劫荒兽,一并带去你丹云门那搬东西。”我笑呵呵的说道。
      陈法吓了一跳,跟吃了苦瓜似的愁眉不展起来,不过很快他忽然又灵机一动了,看后面没人敢注意,悄声说道:“夏大长老,其实我算是你半个兄弟吧,还记得之前三掌门那边的约定?要不以后三掌门那边由我应付着,我现在就真正投奔你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