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六十四章:吞并
把宝物收集起来当然不能少了搬运工,现在的古神界我还未曾见过有大型的飞行器具,可见经过量劫大战后,在五大世界里流行的战舰模式在这里已经不通用了,五大世界有仙气盘可用,但这里只能使用元气,没有矿物提炼,根本不可能产出仙气盘这么高端的WWw..lā
  
  所以我们搬运大型重量级财宝的重任,也就交给了刚收服的三只七劫的大型荒兽,不过这仍然无法搬运蛤蟆大仙的巨量财宝,我估算了下,这千几百年下来的东西虽然良莠不齐,但也不是之前任何一次缴获和交易带来的数量能比的,而且还有不少珍贵的材料,小的能够炼制法宝,大的甚至还能用来建设门派。
  
  不过即便如此,加上天一道的精英也不足以完成这个任务,毫无疑问娃娃鱼分开那么多次搬运可不是它不堪重负,我们只能是秘密的紧急调派了不少的人手来搬运这些材料。
  
  安排好一切放心的来到丹云门的范围,陈法当然负责开路,但一路上陈法居然联络不到任何的人,也没有任何人给他回复信息,这点让我们全都诧异无比,就算是之前因为生气而不理我的雪倾城,此刻也忍不住把我叫回来商量此事。
  
  “怎么回事?”雪倾城问起了陈法。
  
  陈法有些愣神,但很快说道:“我也不知道呀,这里根本联系不上以前我那些心腹,难道丹云门整个都给搬空了不成?”
  
  “搬空是不可能的,神塔无法移动,地基不是一两个月能够拆除的,而且再重新填埋地基,恐怕消耗的人力物力,丹云门未必能够支付得起。”雪倾城沉吟说道。
  
  “但总比赔偿一座神塔好吧?丹云门这段时间给天一道掳走那么多的材料,肯定承担不起一座神塔的材料了,我们在天一道那边谈好后,我就把消息传递回去了,经过驻点传达,张一元已经开始和商家借贷了,他甚至还派了使者去找三掌门那边,还是我亲自指派的……”陈法嘀咕道。
  
  “怎么没听你说起?”我皱眉说道。
  
  “就算不说你们也猜到了,反正一只八劫荒兽丹云门都够呛,你们来了三只,张一元不逃命就见鬼了。”陈法苦道。
  
  “连弟子都联络不上,那问题总没那么简单。”我笑道。
  
  陈法点头:“可不是?不过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猜想这次张一元想要避过这劫,要么和程青帝谈妥条件,要么就从三掌门那借人了,不过就算从三掌门那借来个八劫的上仙,我看也没什么用。”
  
  “那就是从程青帝那办法了。”雪倾城说道。
  
  而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孙陌尘飞了过来,并且和我们说道:“我联系上集市的人了,不过目前他们给噤口了,不能把消息传递给我们,但至少有一点确定了,那边正等着我们过去呢。”
  
  “有陷阱?”我问道。
  
  “好像没有吧……有三只八劫的荒兽,能有什么仙境困住我们?就算是程青帝来了,也只能用巧劲而已。”孙陌尘说道。
  
  而就在荒兽们继续驮着我们快速前进的时候,一道气息快速的朝着我们飞来,我和雪倾城互看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抹异样。
  
  “似乎是程青帝?”我皱眉说道。
  
  “就是他。”雪倾城说道,而三只八劫荒兽全都躁动了起来,似乎已经很想干掉突然而来的这七劫的真仙了。
  
  不过雪倾城并没有想要干掉程青帝,毕竟他背后还有三掌门撑腰,如果我们肆无忌惮的动手,金仙道肯定会把我们当成不受控制的疯子。
  
  目前我们虽然有三只大型八劫荒兽,不过金仙道藏龙卧虎,也不是我们可以自大的时候。
  
  不一会,程青帝踩在一朵白云上飘然而来了,他一看到我们,立即拱手笑吟吟的说道:“倾城掌门久别不见,气息更胜往昔,看来又有奇遇,夏大长老也是神采飞扬,可见进来多有好事发生嘛。”
  
  “好事嘛,也得等丹云门奉上赔偿才能算是好事吧?”我上下打量他,倒也没看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心中好奇他是怎么想的。
  
  程青帝也不直接回答,而是看了一眼我们的阵容,旋即把目光放到了孙陌尘身上,说道:“孙师侄,原来你道运非凡,毫发无伤,那真是可喜可贺的事情。”
  
  “那可不好说,知道什么叫心理创伤么?就算她表面没什么,但内心伤害可不是一点半点,总要讨点精神损失费吧?”我冷笑道,我当然知道程青帝是来说项的,想赖账?没门。
  
  程青帝听罢,眼皮不禁跳了下,他本来就不是什么有礼貌的人,给成为程老鬼,那是何等阴险狡猾才能有的称号?
  
  “呵呵,夏大长老说笑了,在下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等赔偿。”程青帝还是厚着脸皮帮丹云门抵赖,对他而言,现在的丹云门和自己的没区别了。
  
  “现在就有了,以后也会有,所以程掌门可不要动不动伤我的心,嘿嘿。”我阴险一笑,这无赖的表情,顿时让孙陌尘痴痴的跟着笑起来。
  
  “夏大长老还是一向字字珠玑呀。”程青帝看到孙陌尘发笑,脸色难免晦暗,毕竟谁看到孙陌尘现在嫣然一笑的表情,用哪个部位想都知道她如今心理连阴影都没有。
  
  “您老客气了,也不知道程掌门这一次是来所为何事?这里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丹云门下辖领地吧?程掌门跨界而来,就不怕在三掌门那边不好解释?”我明知故问的说道。
  
  “呵呵,恐怕夏掌门是没主意最近的消息变动,其实丹云门已经不存在了,这还是经过三掌门授意的,之前丹云门的张一元张掌门已经上书金仙道,请辞了掌门之位,另外还取消了丹云门的一门资格。”程青帝说道。
  
  我和雪倾城都脸色微变,而陈法也有些错愕。
  
  看来这张一元连陈法都瞒住了,前脚放出使者,后脚就把丹云门给弃了,果然是手段超群。
  
  “丹云门不在了?”我脸色有些难看,而程青帝目中多了一抹笑意,这是从刚才就没有的:“是的,所以我看两位怕是要白来一趟了,因为丹云门已经是青帝门的一部分了。”
  
  雪倾城微微蹙眉,我则忽然的笑起来,说道:“既然丹云门完蛋了,那清算就行了,又怎么能叫白来呢?商铺破产尚且要清算债务才能更换老板,程掌门该不会觉得换个外壳,连财物都不用清算了吧?”
  
  “你!”程青帝脸色晦暗,他本来是看我们吃瘪的,但我突然耍流氓他顿时就有种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之感,因此刚才跟我们打招呼的心情早就没了。
  
  不过程青帝能够走到这一步,当然不可能空口白话,很快他拿出了一面文书,上面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阵法用来保护这些字迹,只见其大手一张,这文书就射出了好些文字来。
  
  “这是三掌门亲自盖印,让丹云门自此和我青帝门成为一门的文书,你们可以不给我颜面,但怎么的难道还要打三掌门的脸不成?”程青帝冷笑着说道,随后还拿出了一张次要复杂一点的文书,把其送去给雪倾城。
  
  结果我根本没打算让雪倾城拿到,一伸手就把它抢入了手中,随后看了眼说道:“呵呵,总该讲点道理不是,这丹云门并入青帝门,难道就能免去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