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六十八章:刍狗
“对不住呀,程掌门,我也是听说张掌门改换门庭后,觉得丹云门实在非我良栖之所,而天一道如今声威日隆,在倾城掌门的英明神武、夏大长老的远见卓识下,已经深深的吸引了我,我若还不投靠,那就太对不起自щww{][lā}”陈法解释的时候,还不忘顺带给我和雪倾城带了高帽子,这家伙简直就是二号的赵极,不愧是一狼一狈。
  
  这赵极近几个月清醒了过来,虽然现在看到男人和女人靠近就直打哆嗦,但生活已经算是正常了,不过无权无势之后,在这仙家遍生之地里,也就配给天一道当个看宅院的伙计,想要当回高高在上的二级宗门宗主,肯定是不行了。
  
  而且我再怎么敢用人财,也不会再重用一个有强烈污点的人,即便是他帮我把金仙道的宅邸经营的花团锦簇,也不可能再入核心圈子了。
  
  “你!哼!家奴终究是家奴!枉我还如此看好你!要等你回来委以重用,将丹云门暂时交由你当代掌门!”程青帝怒哼一声。
  
  结果这陈法根本不信这一套,冷笑道:“程掌门错爱了,在下现在倒是觉得天一道的一个小长老,都比这代掌门要好。”
  
  “很好,既然一个天一道的小长老都比我青帝门的代掌门要好,想来倾城掌门和夏大长老也不把我这掌门看在眼里了!此处现在既是天一道的地盘,我程青帝也不便久留!告辞!”程青帝果然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横人,这点从之前我和雪倾城还在青帝门的时候就看出来了,这家伙性情乖张是不错,但同样也相当的敢做敢说,也有着一般掌门没有的热血和狠辣,同时有知道把握时局。
  
  比如之前从外面赶回来前,还有丹云门找茬天一道时,以及审视度势想要利用三掌门,这些都表现了他的卓群经营门派,以及攻坚的能力,只不过要让他心甘情愿的臣服,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那就不送了!”我拱手冷笑,老虎没有给逼到绝境,怎么会臣服于他人?
  
  程青帝一摆手,一群的青帝门仙家就此和他飞离神塔,我看了一眼陈法,说道:“跟上,直到出了丹云门。”
  
  陈法顿时领命,但很快又问:“如果遇上三掌门的使者……”
  
  “请进来就是了。”我说道。
  
  陈法很快就去了,毕竟能够监督程青帝的,貌似这里也就他一个了。
  
  等陈法走了以后,我立即和孙陌尘耳语几句,孙陌尘犹豫了下,很快就点头了,并且由她来开口,开始收编丹云门的所有仙家。
  
  支走陈法也是淡化他的领导力,而让孙陌尘截胡,虽然有私心,但也是不得不这么做,相对陈法,我更相信孙陌尘。
  
  我和孙陌尘说的话很简单,她来领导丹云门,等到陆歌从金仙道回来就接替她成为掌门,她再返回天一道中枢。
  
  所以她犹豫了下才答应,也是考虑这担子太重,而她不敢轻易接下,更不想离开我身边。
  
  丹云门风景秀美,多山而元气充沛,这里一大片的区域居住起来都相当的舒适,只是丹云门的弟子多是修炼双修之道,不是说这双修之道不好,而是双修需要谨守良心这一关,否则很容易就会沦为采阴补阳为主的邪门歪道。
  
  在这片广博的区域,当然不可能没有道侣,有了道侣能解决很多问题,譬如修炼上可互相帮助,双修时的共同进步,都是增长实力的巨大体现,毕竟不是谁都是苦修士,斩断七情六欲的那早就是圣人了。
  
  丹云门有过张丹云这类事情后,我也颇为无语,所以暂时定下一夫一妻的道侣模式,至于之前已经有道侣了的,如果双方同意,还是可以在一起的,当然,离去更是自由,毕竟有部分还是明夺暗抢而来,这类受害的女性最多。
  
  执行这样的门规,其实也能杜绝很多问题,当然,虽然是有违天道自然这规律,不过暂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想到这里,我把这规定在召集了所有宗主,开启第一届大小宗主代表大会后认真的提了出来,结果让我意外的是,全场一百多个领导宗门的头头,居然全都一举否决了,包括孙陌尘和临场观摩的雪倾城,也很干脆的投给了我反对票。
  
  “这……一夫一妻,其实挺好的吧……”我苦笑道。
  
  结果雪倾城很不给面子,说道:“天道自然,岂可逆之?喜欢而断绝,岂非自绝后路?你若是想如此,无人会说你如何,但你若是限制谁人天性,岂非觉得你是圣人耶?”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夏大哥,天地不仁尚可理解,因为天地无情无意,只遵循自然规律,但你若是以掌门之命,凌虐百姓为刍狗之能,那就太过无情了,圣人尚且得了不仁的评价,你何以如此?”
  
  我顿时哑口无言,说道:“可如何杜绝同门欺凌,暗里逼迫女子就范?”
  
  “这很简单,设立专门保护女子的刑律殿,以严苛之刑治之,如此一来,久治则长安。”雪倾城一副看待白痴一样的看我。
  
  我很尴尬,也不敢再坚持这样的理由了,修仙的哪个不天生反骨,连天都敢逆,我要给他们定什么规矩,看来是难了:“好吧,那就设立个妇联吧,但凡有逼迫,有道侣矛盾的,都可找妇联解决,或分或离,或惩或罚,妇女联合会有调动戒律堂的权利。”
  
  “如此还有可为,先前那个,休要再提。”雪倾城严肃的看了我一眼,我无奈苦笑。
  
  似乎对我的管理已经是失望透顶,雪倾城很快站了出来,说道:“现在这次会议由我来主持吧,从现在开始……”
  
  毕竟是掌门中的大掌门,雪倾城一说话,顿时所有的小掌门都无比认真起来,并且雪倾城语速不快,但都非常的清晰和明白,一条条的管理方案和要求就跟顺理成章似的说出来,还真不愧是管理神庭数千年的超强管理派,每一个策略都能引发所有宗主的共鸣,相对我突然提出一夫一妻制来治理丹云门,委实是显得幼稚了点,看来地球那一套在这里有些水土不服呀……
  
  雪倾城不止是救场,她简直就是场霸一般的存在,就连说完了,下面也都给震惊住了好久才响起经久不绝的赞叹、赞美声,不过雪倾城因为不喜欢在公众场合露出笑脸,大家也都适可而止,生怕过了成拍马屁反遭上头打压。
  
  召开掌门大会不久,陆歌和昭云的消息也来了,显然这次我间接吞下丹云门的事情让三掌门十分的不爽,上位者从来都是讲究平衡,平衡一旦失去,一方肯定要冒尖,就好比现在冒尖的天一道,这对于他来说,肯定是没办法接受的,所以陆歌很快就给打发了,给与天一道的命令是,等待通知,至于今年的资源,那就别说了。
  
  至于昭云那边,二掌门父子显然也颇有微辞,而因为这事手伸得太长,似乎和三掌门也直接闹崩了,大家在大掌门那边吵了一架不欢而散,对于天一道,现在何乱子只给了‘不好说’三个字。
  
  陆歌和昭云只能悻悻而回,一个回来复命,一个继续监视。
  
  至于之前程青帝说的三掌门使者,也在得到消息的当天,总算是姗姗来迟,这一次还带来了程青帝,也不知道这次三掌门要颁布什么命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