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七十一章:重用
“愿终生为天一道奉献!”陆歌夸张的道,我笑了笑,问起了他金仙道的情况:“三掌门的我理解,但我现在吃了他家特使,问题难免激化,很可能引发战争也不定,二少掌门何乱子‘不好’这怎么解释?”
  
  昭云听完,道:“不好……是因为天一道发展太快,还有三只八劫的荒兽助阵,所以少掌门觉得无法掌控天一щww..lā”
  
  “嗯,这个可以理解,不过我们天一道还是很有心和二少掌门合作的,毕竟三掌门和我们不大对付,我们现在代替金仙道成为抵抗天罡宗的排头兵,其实对金仙道才有利吧?为何三掌门总想着玩平衡,让这个地区的几大门派乱成一团?之前辰阳宗和星月宗给对方趁乱吞掉的事,难道还不能让他生出教训来?”我点头道。
  
  昭云连忙道:“三掌门如何我们不知道,但眼下少掌门确实也是这么的,我们的敌人是天罡宗,而不是天一道,所以让我回来继续跟着你。”
  
  “那就明少掌门是个明白人,你可以传讯给他,天一道还是很希望站在他那一边的,取决在于能够得到多大的利益。”我淡淡的道,其实感情没什么用,别何乱子不会信,就是一般正常点的仙家都不会信,唯有利益才能把一艘船上的人稳稳捆在一起。
  
  “我知道了。”昭云很快就一副传讯的样子,而这时候我看到她之前紧锁的眉心已经不知不觉松了下来,看来她之前还是压力相当大的,万一天一道膨胀了,不和他们玩了,那这事就真的麻烦大了,她也会无地自处。
  
  “三掌门那边……”我问起了陆歌,陆歌想了想,道:“和你吧,那三掌门完全不把我们当平等的伙伴,他让我回去跟你,让咱们天一道老实点,别老折腾这么多事情给他,所以金仙道那边的事情,我觉得我干得实在不是很满意,不过有亏有得,我这里有件意外之喜,你猜猜是什么?”
  
  “该不会是鬼杖的消息?”我兴趣直接提了起来。
  
  陆歌愣了一下,然后道:“你怎么知道的?哇,好呀,你跟昭云也有鬼!我就嘛,昭云长得这么标致,要真没给你碰过,却不喜欢别人,那真的见鬼了!”
  
  我差点一句‘妈的’骂出来,结果不等我出声,昭云一脚就踹了过去,把他直接踹到了门口:“陆歌!你滚蛋,我的事用得着你管?”
  
  陆歌无辜的抱着肚子,喊了一声好痛,然后道:“难道我猜错了?不能呀……”
  
  “活该!”孙陌尘也在一旁冷眼道,陆歌顿时是无语了,道:“陌尘呀,你还太年轻!”
  
  “你再胡八道,一会给昭云姐打死可别怪我见死不救。”孙陌尘生气的道,陆歌一拍额头,道:“我刚才啥了?对了,我这意外之喜,是找到了那半截鬼杖的消息!”
  
  “哦?。”我心中也难免感到激动,这鬼杖对我助力很大,如果达到法宝等级,那就最好不过了,找到后续那半截,也是我让陆歌调查的原因,但陆歌没有带回那半截,明问题还有后续,不过至少有了开端不是?
  
  “这鬼杖以前是非常出名的一件鬼道兵器,传闻是一位君主所铸,上面有这么两句:‘一世欢愉,几世哀思,可笑我命由我不由天。山河拱手,天地永寂,可怜我怎得此君一笑。’,至于因何而铸,就不知道了,那君主是位仙国帝王,可惜那仙国灭国了,那鬼杖其实是挖宝人不知哪里找来的,听那时候就是两段了,一还是斗法造成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金仙道斗法弄坏的,他们这是给自己脸上贴金呢,至于另一段,或许根本没有挖出来,这会没准还躺在遗址废墟里呢,或者……这鬼杖后半截根本在挖出来当年就丢了?”陆歌连描述带猜想,一股脑全都了出来。
  
  “笨蛋,这杖子上只有其中一句,另一句如果不再后半段,你哪来的消息?”昭云哭笑不得的反问。
  
  陆歌一拍脑门,道:“的也是……不过这也可能是文书记载不是?”
  
  “这仙国是什么地方?”我很感兴趣的道。
  
  “消息从金仙道之外来的,这仙国在哪就不知道了……我估计还得去问问大掌门才行。”昭云道。
  
  “还别,一天,这仙国大有来头呢,似乎当年相当于一个超级仙家之地,有十分辉煌的历史,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直接消失了,传这里面的仙家,都是一夜之间消失的样子,挖宝人运气好的时候有幸进入仙国,发现宝物都是直接落在了仙国的地面上,当时捡都捡不完,所以如果我们能够有幸找到这废墟,光是一路的捡都能发财!”陆歌两眼发光的道。
  
  “有没有那么夸张?”我暗道这也太神奇了,如果一个仙国直接让里面的仙家全体蒸发,而宝物落在地上,那委实也太过惊悚了。
  
  陆歌一副我不信就算的样子,仍旧两眼光光的道:“我哪知道真假,我只是觉得如果真有那么片地方……”
  
  “得了吧,你太贪财了,这仙国位于大荒更深处之地,但因为漂流于一片黑沉沉的雾霾流砂之中,所以地形和位置,没有人能够轻易寻找到,不过真有那么些运气好的找到了,却还真的发财了,因此有不少亡命挖宝者不断进入其中,只是能够拿上宝物走出来的,实在是不多而已,但传……传大掌门曾经从那里出来后,这才突然在某一年建立了金仙道,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昭云面带古怪的道。
  
  “看来又是一处隐秘之地。”我对鬼杖十分的在意,不过也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复杂的背景。
  
  “之前你怎么没告诉我?”陆歌一副郁闷的看着昭云,昭云脸上一红,道:“我全告诉你还有我什么事?”
  
  “哇!咱们平分多好?你用得着藏着这么深?看我笑话呀?”陆歌愤愤不平起来,然而昭云完全不理他:“你嘴上无毛,办事不牢,我当然不能什么都告诉你。”
  
  陆歌顿时无语,我却道:“这仙国的范围,能不能给我一份地图?有机会我也去碰碰运气。”
  
  “好……”昭云很爽快,似乎早知道我会要的样子,从袖中直接拿出了玉片递给我,但又道:“那里很危险,少掌门,大掌门从那边出来后,也是九死一生,把那里视为禁地,再也没有进去过了。”
  
  “原来如此,不过大荒深处总有一些秘辛之事等待发掘,出这样的事情实属平常。”我接过了玉片,很快读取了里面的地图,发现这位置比金仙道远了不止是一点半点,那里几乎可以是没有仙家摸索过的地方,因此后半部分无从描绘,只用一层层黑云来描述它的无边无际,这样一来,寻找就变成了摸石头过河了。
  
  而如果连大掌门这样的强者尚且九死一生,现在我肯定去了是白死的结果,所以暂时只能是当成备用情报用罢了。
  
  “昭云,你这事做得很好,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和我好了,我欠你人情。”我道。
  
  昭云点头:“好,有你这话就够了。”
  
  把陆歌安排成了天一道丹云门区域分舵的宗主后,陈法也当上了分舵大长老,这安排让陈法很满意,毕竟他是知道陆歌是第一批进入天一道的老功臣,而他这半路出家的能当成分舵大长老,那已经算破格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