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七十七章:气宇
第二千六百七十七章:气宇
  
  
  我把难题直接丢给他们,这是考虑到华夏月也久持不下这俩特使,所以跑去闭关清静的缘故,而他们想怎样,其实也是我想要知道的。.
  
  “天一道归属我金仙道由来多时,也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如今却忽然想要投降天罡宗,未免有些过于儿戏了吧?”曾河虽然不详把话说得太咄咄逼人,不过却也忍不住要质问我这天一道的幕后当家。
  
  
  我森然一笑也不回答他,而是把目光投向了一边的索箐微微笑道:“我们天罡宗借道而来,虽然另有目的,不过天一道确实是我们需要结果之地,如果天一道改投我天罡宗,免去兵灾的同时,以后也能够共享到我们天罡宗从或许的任何利益。”
  
  曾河脸色阴沉,说道:“这片地区的资源,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早尽入天一道之手,你们天罡宗要借道,还想要吞并天一道,我不知道背后有些什么秘密,但也别太小看金仙道了,想要搭桥过路,也要问问我金仙道同不同意!”
  
  
  那索箐看到对方已经咄咄逼人,她仍旧雅含笑意:“呵呵,金仙道如果还在意天一道,早应该在我们两次借道的时候出兵驰援了,现在天一道生出此等异心归附我天罡宗,实非偶然,而是必然之举,须知可一不可再,谁都不是一些子失去了人心,而且,三掌门显然是要放弃这片土地的,金仙道不要,我们便取了,这很正常。”
  
  “你说什么?!”曾河听罢脸色大变,而我也微微蹙眉起来,看来这三掌门和天罡宗之间是真有什么秘密了,眼下索箐爆出来,正是因为要给垂死的骆驼加一根稻草呢。
  
  
  “呵呵,三掌门若不是想放弃这片土地,何以屡次三番如此?我们又何以明知会损兵折将而干戈不休?正是为了要顺理成章的蚕食这片地方,况且,若是能够不费一兵一卒,让天一道成为我天罡宗下属宗门,我们又何乐而不为还帮你们金仙道掩饰?眼下正道与你们歪门邪道本不对付,若不是我们天罡宗卡在间,你们觉得能安稳多久?”索箐开始有些口无遮拦起来,这也让我心暗暗惊,这天罡宗如今开始肆无忌惮,那问题其实复杂多了,很可能正道的风向要变。
  
  而她口口声声说了正道两字,也是有意识的表明立场,这里面的意思当然是强行要天一道站队,这是要问我们当邪门歪道还是要入正道门下呢。
  
  
  曾河给这么一抢白,脸色青红交加,这对于一个特使来说已经意味失败了,毕竟他手的筹码只是天一道曾经是他们的一员。
  
  果然,曾河很快讥讽的说道:“别忘了,天一道的修士不但是从我们这里的四大门派而来,还有从妖族和巫族挑选了不少的修士,又有没有化形荒兽,连没有脱胎换骨的巫族都有,你们名门正派吃下去,不觉得又是沙子,又是碎石么?”
  
  
  “既然来到这,也不怕告诉你们,这问题其实早摆在我们的案桌了,无论正道还是邪门,妖修和巫修也不见得没有,既然有能者还能把它们统合起来,那是件好事,只要不出乱子够了,至于没化形未脱胎的巫妖,只要擅长管制,无伤大雅,至于曾经归属金仙道这等事,对我们天罡宗而言反倒不算什么,大家或许没有忘记,我们天罡宗当年不也是邪门出道,半路转入正道的?正因此才会知晓正邪关系而给委以重任,固守正邪之间的防线,成为相互之间的沟通桥梁。”索箐所代表的天罡宗表现了很大的容忍力度。
  
  “呵呵,正邪不分,处于灰色地带,你们天罡宗什么都吃下去好了,也不怕噎死!”曾河毕竟是特使这位置呆久了,处处表现得十分的霸临,以至于长年累月下来,反倒辩才不及索箐,败下阵后只能是谩骂和诅咒了。
  
  
  我伸出手,制止了他们争吵下去,说道:“大家和气生财,终归是谈判,利益总是最要紧的地方,眼下天一道背无靠山,急需求一方收留,金仙道两次坐山观虎斗,我天一道折损无数的弟子,这一次断然是无力再去争执,金仙道想要我们回去可以,我们天一道要三座神塔的一座当主宗门,剩下的几座神塔则是次宗门,这条件,曾河,你回去于金仙道说去吧。”
  
  “什么?!三座神塔你们天一道要一座才回来?也不看看你们脸皮够不够厚!”曾河愤怒之极,指着我手都哆嗦了。
  
  
  我阴郁的冷笑,反嗤道:“天一道坐拥这座主塔,次塔有丹云门,又有新神塔在建,连青帝宗也早晚落入我们手,还供奉有三只八劫荒兽,要你们三座神塔其一座,很过分么?”
  
  曾河双目瞪大,气道:“青帝门什么时候落入了你们手?”
  
  
  “呵呵,程青帝都在我们手,你觉得我们会什么都不做?”我冷笑吓唬道。
  
  索箐听罢,面带喜色,说道:“想不到夏大长老居然已经拿下了丹云门和青帝门,又多了一座新神塔,真是可喜可贺,若是来到我们天罡宗,我们愿意将三座神塔分出一座给天一道坐镇如何?这点我家二掌门已然是给与了权限的!”
  
  
  “索箐道友倒是敢说敢做,看来在天罡宗也是有身份的人物了,不过我们天一道要价并非一视同仁,你们那里肯定要得多一些,毕竟我们背负背信弃义,又要得罪金仙道,你们应该理解吧?”我看这索箐语出不凡,还拥有许多大到吓人的权限,看来实在不像是一般特使。
  
  “哦?不知道天一道又要多点什么?该不会是坐地起价,待价而沽吧?”索箐这次也不敢托大了,甚至还觉得刚才不该插嘴。
  
  
  “那到不会,如果想让我们天一道加入天罡宗的麾下,除了要一座神塔坐镇外,你们还要把星月宗和辰阳宗划归我们天一道,如何?”我再次狮子大开口,四大门派在我天一道四边,而且弟子也是众多,无论攻击防守都会对我们有很大的优势。
  
  “这……也要价太狠了点,不说门派价值,光是弟子,四大门派加起来有三四万精英之多,几乎等同我们天罡宗的总量了。”索箐有些沉凝的说道。
  
  
  “呵呵,说出来不怕吓坏你,我们天一道能驱策的妖族荒兽和巫族未脱胎的巫蛮加起来,虽然实力暂时因为神塔不高而不好遇劫,但数量而言,也不是你们天罡宗可的,况且我们拿下了青帝宗和丹云门,我们天一道投靠,也是等同让你们多了两个门派,投靠你们索要两个门派,难道不划算么?”我微笑着说道。
  
  巫蛮和巫仙不一样,他们不会仙术,却天生神力,又有各种异端邪魔的能力,是最纯粹的狂战士,巫族的守护重担通常都落在他们身,当然对人仙虽然不是对手,可数量多了,那也不是一般人仙能对付的,这也是每个部落的劳动力和战士的来源。
  
  
  “竟有这么多……”索箐脸色微微一震,随后又继续刚才的话题说道:“算法是没错,但我却也因而没有了决定的权利,那只能过两日,等我叔父来了再说了。”
  
  “你叔父?是天罡宗的二掌门么?”我多少还是有点了解的。
  
  
  “正是。”索箐点头说道。
  
  我心不由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