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八十章:大变
    第二千六百八十章:大变
  
      不过明面上的消息即便价值不大,但对于现在落伍的天一道而言还是相当有吸引力的,带着索箐到处观看周边设施的同时,我也没少问起一些感兴趣的情报,这索箐倒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甚至问起元气重水这种物质,她居然说天罡宗和金仙道普通的集市都能买到,委实让我差点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
  
      早知道我就让金仙道那边给收集一些,但现在明显是要等一等了,天一道目下虽然有集市,不过都是内部消耗的东西在卖,这类闲逸的养护特殊偏门宝物的重水,并不流行,所以我们不会无故去进货。
  
      天一道神塔如今覆盖范围很大,四处走了一圈后,基本也是一天的时间了,索箐最好奇是蛤蟆大仙,以及巫族和妖族的领地,最后毫无疑问她给古戎和赤留灌了一些好酒醉倒了,看来这女子也是喜欢交际的性子。
  
      因为她特殊的身份,我当然不能随便丢她在异族领地中,就让许芸芸把她送回了神塔上面。
  
      而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金仙道的特使曾河好几次要求见我,不过都给我推脱了,倒是索箐三番五次来都得到了接见,这让曾河十分的不满,威胁三掌门来后,总有我好看的时候,丢下这句话后他也往金仙道方向飞去了,估计是要去迎三掌门去了。
  
      但来到天一道最快的却并非是这三掌门,反倒是索箐的叔父,天罡宗二掌门索权率先来了,而天罡宗的大军也已经压境,驻扎在了天一道的防御范围里,和古戎、赤留、曹薇家的第一防线大军相对峙。
  
      二掌门索权,长相颇为中正,略胖,无须,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背后背了两把长剑,一副真人道士打扮。
  
      不过索权除了修为达到了八劫外,其他的地方不是很吸引我,倒是这一次带着的团队里,我居然还见到了熟人,这可就有意思多了。
  
      这李相濡一身干练的门派道袍,显得是气宇轩扬,甚至我要不是认识他,都认为他是二掌门才应该。
  
      “呵呵,想不到夏大长老居然真的如此年轻,箐儿说起你的时候,我还相当的诧异呢。”索权一副和侄子辈说话的语气,这是要打亲情牌呢。
  
      至于李相濡,样貌没得说,绝对的已经达到满分级别了,古仙界第一帅哥可不是说笑的,加上现在他原本的黑白交错的头发已经染成了黑色,看起来年纪居然和三十五六岁差不多了,简直难以想象这样活了两千年的老家伙居然还能这么年轻,也不难猜出女人看到这样拥有黄金级别外貌时的疯狂了。
  
      就连和我一同前往迎接的一群女长老,甚至束离、萧怡、安君这三位刚出关的女子,都忍不住目光放在李相濡身上的时间比其他使者团成员多了点。
  
      看来没有一个女子能免疫于这等仙气出尘近乎妖的人仙帅哥。
  
      使节团当然也不是没有女的,其中我还看到了陈风儿这位原来星月宗的老太婆长老,看来她这是李相濡的贴身爱侣了,但这老少配,实在让我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而且任哪个女子的眼睛在李相濡脸上划过的时候,这老太的双目就露出一瞬似笑非笑的光芒,着实是瘆人。
  
      “见过索掌门。”我简单的说道,随后请他进入天一道的掌门殿。
  
      毕竟是八劫的真仙,我一个六劫的大长老,确实是寒酸了点,好在古戎、赤留、束离都冲击七劫成功,我这身边倒还有点底气,当然,索权身后,七劫反倒成了标配了,只有那陈风儿不过六劫,但也着实让我吃惊了,因为以前这老太婆也不过是四劫左右的修为而已。
  
      谈判很快就展开了,天一道在这样的大势下,根本就没办法抵抗对方的攻势,除非金仙道能够以全力来顶在后面,但想来以三掌门现在和二掌门那边都在互相内斗的情况,恐怕就算支撑得了一时,也支撑不住太久。
  
      当然,即便抵挡不住索权的各种明争暗压,我也并不急于答应,只是表达了意愿后,就等着三掌门来了再行谈判了,现在天一道就是两面摆的风中小草,倒向谁都没问题,所以真正和天罡宗掐架的,应该是三掌门才对。
  
      而这一次让我料想不到的是,金仙道似乎对于此事也十分的重视,在短暂的谈判结束,才过得约摸半天的功夫,不但是三掌门来了,连何乱子和他爹二掌门也都来了,这金仙道的团队也确实不亚于天罡宗了,对于天一道的重视也远超我的预料,甚至连金仙道的大军也分成两股共两万弟子,全都汇集在了天一道的边境线上和天罡宗、星月宗、辰阳宗的联合大军对峙,似乎随时可以开战的状态。
  
      双方没有半点犹疑就坐上了谈判桌,一开始确实是少不了的争执,而我代表的天一道在这两大门派的争夺上完全没有发言权,这就是现在天一道的现状,他们底子雄厚,背后还有更大的派系支撑,要对抗这种潮流是不可能的,天一道还太小,一旦大浪打过来,随时都会给摧垮,所以等待的只是两股大浪互相撞击,随后认命似的迎接结局。
  
      谈判涉及的范围也确实和索箐说的一样,正道大军正在大荒入侵,这仙国就是他们目前最重视的资源之地,传闻说的跟真的似的,里面被传拥有大量的物资,眼下正静静的躺在城中,而且听说当年的仙国,还是一流的超级修炼之地,光是这一点,足够无数二流门派觊觎的了。
  
      正道大军争夺这片地方的资源成了必然,当然金仙道确实是要让路,但让出的条件如何,能够获得什么样的补偿,这点都需要商议。加上金仙道临近同样是有兄弟门派,正道不是想欺负就能欺负的,所以赔偿条件就成为了谈判的中心点。
  
      至于天一道如今获得的格局,金仙道不愿意退让也正常,至少在大家都获得共识之前,会暂时有所保留。
  
      门派之间的大事,不是一天两天的谈判能够完成的,所以第一天的谈判多以矛盾冲突为主,相互的对撼了力量后,都回去自我审视和准备研究抛出什么筹码去了,我也暂时松了口气,和诸位长老商议得失取舍。
  
      而讨论中途,何乱子和李相濡居然相距不久的互相给我发来了消息,约见于今夜。
  
      对于何乱子那边,我是肯定要见一见的,毕竟怎么说都是东家,不给面子不好。
  
      但李相濡约我是几个意思?那老家伙该不会这几年没给我骂了,心中总觉得不舒服?这次约上我有什么好谈的?不过老实说,我对于那陈风儿倒是很有兴趣,这老太婆又不是什么多金关系硬的主,凭什么得到李相濡另眼对待?
  
      天一道自己内部的讨论结束后,我立即去见了何乱子,但让我意外的,何乱子的父亲却是这次的约谈发起人。
  
      “呵呵,久闻夏大长老之能,颇为重视,此番得见,果然是天人之资。”何乱子父亲叫何所能,一家子的名字都怪的可以,不过因为早已听说,也见怪不怪了。
  
      看他长得憨态可掬,和自己儿子一样都是一样的能迷惑人,我不敢轻视,连忙以礼相待。
  
      “和犬子说的一样,夏大长老确实是相当值得结交的朋友呀。”何所能笑着拍了拍我的手,随后又道:“这次金仙道要大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