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八十三章:仙国
李相濡听罢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捻须一笑,说道:“夏掌门,你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论实力来说,老夫确实是不足以对抗那一方,不过却也未必全都被他们掌控住,要不然老夫何必还来找夏掌门提及此事?”
  
  “真是笑话,你站在那边吃尽好处,还想来找我分一杯羹,如意算盘打得这么明显,我戳破了就戳破了,你大方承认就好了,何须跟我舞文弄棒的说得这么冠冕堂皇?需要我做什么,你想要干什么,大家从中能拿到什么好处,直言不讳就好,何必弄得这么复杂?”我再次讥讽起李相濡来,这家伙多年来还是那副厚脸皮,没什么长进。
  
  “哈哈,夏掌门还是这么简单粗暴,干脆直接,那我李相濡就明人不说暗话了。”李相濡大笑的时候,面孔上的肌肉变化却没有多丰富,显然这并不是由衷的笑,而是尴尬之极的掩饰而已,不过我懒得理会这家伙心情如何,该驳斥的,我会无情的多捅几刀,该设计的,毫不犹豫挖坑就给他跳下去。
  
  “赶紧的,忙得很。”我摆摆手说道。
  
  李相濡很快就说道:“仙国之事,黑子想要利用,我却有办法把这地方的资源弄到手,不过当然也需要到帮手,而且需要的是金仙道那边的帮忙,而夏掌门和神皇现在明面上都是金仙道那边的,那此事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嗯,然后呢?你掌握了什么样的筹码,能够让我们选择和你合作,而不是自己去开发。”我心中虽然猜到了仙国的事情,但这李相濡胆子却也够肥的,连黑子这被他称为导师的人,他都敢诈骗和设计。
  
  “黑子掌握了仙国的一些特别的情报,如果正道按照他的意思来执行,当然能够在两虎相搏中,得到仙国内最大的利益,因为仙国不止是潜藏在明面的宝藏,它作为曾经的一处一流仙门,底下听说还藏了隐藏的宝藏,正因此而引来了灭亡之祸。”李相濡压低声音,好像真怕有人听到似的,实际上我们周边早就补上了隔音结界。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哼,黑子掌握仙国情报,真假还未可知呢,难道你这里就有它的破解办法了?”我问起了李相濡,双目却扫了陈风儿一眼,露出了沉凝。<>
  
  把陈风儿带上,并且随意的听我们之间的交谈,不过这陈风儿却只是灼灼的看着李相濡,仿佛目不斜视,这简直是有些瘆人了,看着正常,不过实则绝对不正常,什么雏莺老凤栖同枝这种事,我是不大相信的,李相濡有洁癖,这些女子就能忍了?很可能这陈风儿早就丢了魂了似的对李相濡死心塌地了,眼下不过是一具傀儡,掩人耳目而已。
  
  当然,把人做成傀儡容易得很,但李相濡不是哪种粗鄙的性子,即便是一副傀儡,看着也绝对不会让人觉得是傀儡,而是会弄成一副只忠于他的忠犬,拥有自我意识,却盲目的执行李相濡的命令。
  
  而这种事,大可以参考当年他控制百里决和陈太仙。
  
  “夏掌门是聪明人,看来也猜到了一些端倪,我这道侣想必夏掌门之前已经见过了,陈风儿,实际上,她的真实身份,却是曾经仙国的一位公主的子嗣传承,辗转了无数代流落到了如今而已,但他们这些子嗣,毕生却有着可觊觎仙国遗产的条件,呵呵,恐怕夏掌门怎么都会想不到吧?”李相濡笑了笑,随后牵起了这陈风儿有些枯槁了的手。
  
  那陈风儿老迈的脸上露出了甜蜜的笑容,仿佛被李相濡的爱意所立即溶化了一般,这一幕其实是要告诉我,这陈风儿已经受到他的完全控制,但却在外面的人看来,简直是一场宣示爱意的明证,让不少的花痴少女瞬间给点燃了心中的各种火苗。
  
  “真没想到,这捡宝的能力,还真是无人能及你,当年你也是捡到了古神战舰嘛。”我皱眉说着,心中却也泛着恶心。
  
  “夏掌门谬赞了,陈风儿是这个计划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我现在的想法恐怕你也知道了,就是先于正道,先于黑子之前去往仙国,把里面的宝物搬空,大家各取走一半,你们这一半我不管你们怎么分,我们这一半,肯定是要足额的兑现的,你看如何?”李相濡狮子大开口的说道。<>
  
  我脸上一寒,说道:“一半?好大的胃口,你就不怕我把这秘密告诉黑子?”
  
  “那只能是鸡飞蛋打,大家按照原定计划来行事了,我损失不大,但你们的损失却有些不可估量呀”李相濡淡淡一笑。
  
  我心中咬牙,这李相濡得到了仙国的钥匙陈风儿,拥有搬空里面财宝的能力,不过想要通过重重阻碍进入仙国,又搬空财宝,确实需要我和金仙道的帮助。
  
  而且这家伙也是独食习惯了,不带黑子玩也很正常,毕竟人越多,能分赃也就越少,这不附和他李相濡的贪婪哲学。
  
  趁着正道推进就秘密搬空仙国的宝藏,这个极具吸引力的计划,不得不说已经打动了我,不过和李相濡合作这点,未免让我有种吞了苍蝇的感觉。
  
  可奇兵奏效给正道的打击同样是巨大的,仙国失去了吸引力,那正道还愿意花费巨力来帮黑子达到目的强占这一片的地盘?我看很玄,只要金仙道或者和其他邪道分到了宝藏,再帮我出力一番,到时候正道还推不推进都两说。
  
  “天罡宗会任由你来执行这独食的做法?”我反问道。
  
  李相濡捻须一笑:“这点就不劳夏掌门费心了,老夫自有办法解决,夏掌门只需要拉动能够搬空宝藏的仙家,无论是谁,无论是哪一股势力,我同样也不会过问。”
  
  “哼,很有信心嘛,那你有什么明证证明陈风儿可以破解仙国财富通道?让我们得到里面的宝藏,而不受太大的损失?”我冷哼一声。
  
  “这里有一块玉牌,记载的是仙国的一半地图,如果是夏掌门,相信会有办法找到进入过仙国的人,只要稍微给对方一看便知,或者夏仙家还不相信,那就去亲自看一看,不过我并不建议如此,因为这一来一回,恐怕正道已经推进这里了,我们的计划也会随之而流产。<>”李相濡说着,把一块紫色的玉牌丢到了我手中。
  
  我接过来读取了一下,果然里面显现出了半幅简陋的地图,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想来李相濡没把握算计进入过仙国的人,是不会把这东西交给我的。
  
  而现在进入过仙国的人,恰巧我正好认识一位,那就是现在的金仙道大掌门!他正是传闻中进入仙国而回来过的仙家,并由此创建了金仙道!由他来验证地图真假,就最合适不过了。
  
  “很好,这面玉牌我很快就能给进入过仙国的人查看,此事不难,不过黑子那边,恐怕也会有所作为吧?”我仍旧小心翼翼,毕竟和李相濡接触,毫无疑问就是与虎谋皮,能轻松愉快到哪去?
  
  “这就看夏掌门自己怎么解决了,我提供了技术,你提供人才,这很公平,想要免去这些后顾之忧,何不早一些入手准备,多拉一些道友相助?”李相濡仍旧云淡风轻的表情,很是欠揍。
  
  我脸色阴郁,说道:“我出人出力,你才分给我们一半,不知独食的下场都很惨烈么?”
  
  “呵呵,夏掌门为老夫过虑了。”李相濡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