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八十四章:魄力
“行,希望李道长顺顺利利,别自己走漏了风声,给杀人夺宝了!至于宝藏的分配,细节上我们还有说法,今天就聊到这吧。”我阴沉着脸,也懒得继续和他废话,转身就返回自己的掌门偏殿。
  
  李相濡面带矜持的笑容。也不忘叮咛道:“夏掌门,需得记着,此事宜早不宜迟,迟了可不就不好解决了,我这计划成功与否,可全看你速度有多快了,这两日我会随使节团留在此地。”
  
  我冷哼一声,也没再回答他,而是把消息传递给了何乱子,约他们父子紧急过来磋商,相信他们会对这个计划很感兴趣。【极品家丁漫画/】。
  
  何氏父子前脚刚离开不多时,看我如此着急的给了信息,虽然无比的意外,但也十分的配合就过来了。
  
  我立即把紫色的仙国地图玉牌给了何所能,并且把李相濡的话原原本本的重复了一遍,果然,这事情立即引起了何所能的震惊,脸色甚至一变再变:“真有此事?那可是一笔大生意呀!不过仙国遗产,不仅是我们金仙道都吃不下,恐怕再连同隔壁两兄弟门派,都未必吃得下呐!这李相濡何德何能敢吃下去一半?难道他是上古神化身不成?你们量劫遗民,胃口简直大得离谱!”
  
  “呵呵,二掌门实在是谬赞了,这李相濡可不是常修,当然我倒是很一般,上面不是还有倾城掌门么?而他李相濡随口说要一半,我们就真给他一半?照您的说法,这也太荒谬了。”我笑呵呵的说道,心道你这是小家子气了,我要是告诉你李相濡在古仙界是什么人,有过什么样的作风,怕牙齿都给你吓掉几根。
  
  “嗯,有道理,这一半一半的分法,有些太纵容他了,不过这计划实在是好呀。解决了我们眼前几乎所有的难题,正道无法染指本来就属于我们这些杂道的仙国遗产,得到了这些遗产,我们也足够用消耗战来威慑他们往我们这里推进。简直是一举数得,只不过这里面的可信度,恐怕还得让大掌门来鉴定才能够坐实下来。”何所能很干脆的说道,也证实了大掌门真去过仙国的事实。
  
  我心中笃定了几分这次玉牌可行性。<>看来李相濡没有两把刷子也不敢站出来冒险,这陈风儿还真是某个公主的子嗣什么的,当然,要真施行起来。到底会有什么效果,还是未知数,所以我说道:“仙国这地方,应该是谁都能够进去的吧?如果正道提前进去布局呢?”
  
  “这倒是不怕,只要是那叫李相濡的家伙真有完整的地图,又有各处机关和阵法的破解之道,我们就不怕正道的进来破坏,况且我们要执行这个计划,肯定不是金仙道能够独吞的,得联合隔壁两大门派共同进行,届时我们人多势众,而目下只有天罡宗正在死死盯着仙国。其他正道还在推进的这个环节上没转眼光呢,所以大有可为。”何所能断言。
  
  “不怕这李相濡使诈,最后把我们一锅在里面闷熟了?”我有些担忧的说道。
  
  何乱子读取了接着他老爹递过来的玉牌后笑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这道理可是夏兄弟告诉在下的。怎么这时候好机会放在眼前而又踌躇了?”
  
  “看来少掌门对这次的冒险很有兴趣嘛。”我心下一笑,你们这是不知道李相濡的阴狠毒辣,他要设计起来,可不比雪倾城那容易解多少。
  
  当然,现在我十分小心谨慎的原因不在于李相濡,反而是黑子那边我戒心很足,因为黑子手底下有忠诚的信徒倪诗,还有个超级爪牙级别的夏瑞泽,又有不明想法的孤独睦,这事情恐怕搅在一起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一锅熟的可能性不是没有,别到时候用一个李相濡,就把我和雪倾城,连带一大拨邪门歪道都坑死在里面,他们再慢悠悠进去数钱,这可就尴尬了。
  
  “那当然,这一入手就是大手笔。这可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的冒险呢!”何乱子很兴奋,随后扭头说道:“爹,这仙国的宝藏确实如传言那么多?”
  
  “呵呵,如假包换,你大伯就曾经和我说过,那里奇珍异宝多不胜数,遍地宝藏随处可见,毕竟那里可是一流门派的遗迹!当然。<>如果按照对方的说法,这仙城底下还有一层密藏,那可就了不得了,别说是值得冒险,拼命都大把有人干。”何所能接过玉牌小心的摩挲,我看着他父子二人贪婪的眼眸,已经知道李相濡的计划成了一半。
  
  当然,李相濡有没有命分到其中一半,这还是未知数,我看光是这父子俩就不是什么省油的货色,至于大掌门如果看到这幅地图,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就更难说了。
  
  但总而言之,这玉牌是要尽快的传到大掌门手中的,所以办这件差事的就成了何所能最亲近的儿子何乱子了,为了能够尽快的落实。何所能立马传令得力的保镖保护儿子返回金仙道,至于自己则跟三掌门留下继续磋商接下来天一道投降的事宜。
  
  然而,因为李相濡横插一杠,把事情搅成了浑水,原来谈判上抱着可有可无的金仙道,居然变得强硬起来,处处表现出了要维护天一道的样子,这顿时让两大门派的谈判过程僵持了下来。
  
  李相濡当然很满意这样的状况,也不断的开始和索权吹风,结果谈判自然而然有了夭折的迹象。
  
  我趁着这段时间心无旁骛的开始加紧修炼,只等着冲击到七劫再说,毕竟现在的六劫程度实在是没人看得上。
  
  同样的。我也把这件事传达到了雪倾城那边,让她来判定这件事到底可不可行。
  
  中途李相濡也约见了我两次,大抵也是他准备此事的步骤,以及对于自己做出努力的汇报。无疑也是想要促成这件事的。
  
  不过我从来不会相信李相濡没有后手,特别是看起来没有黑子的手段在里面的时候,我更是不大相信了,黑子又不是笨蛋。李相濡放了一个陈风儿在身边,难道他不怀疑?
  
  能够设计天下的人,对于我们这几个拔尖的人怎么会不注意万分,怕身上一件衣服穿得有了变化,他都要细细研究一番,所以陈风儿是我们对仙国的突破口,又何尝不是黑子研究的对象?
  
  雪倾城的消息也传来了,她对于这件事倒也没特别的指示,毕竟要夺取宝藏的虽然有我们一份,但出大力气的绝对不会是我们,加上我们获取利益的点不再仙国而是现在正在建设的新神塔,所以她的想法就是静观其变,尽量表面参与进去,却是浅尝即止。<>
  
  当然,这浅尝即止是要搭上我的,这女子还是想这次由我来出手,估计她把我当成九命猫妖了。
  
  雪倾城的消息来了不久,何所能父子的消息也来了,听说了这次事情后,大掌门居然亲自出神塔了,并且一路朝着这里狂奔,中间就和何乱子相遇上,并且验证了地图玉牌的真假,甚至当场就拍板了这计划的实施,可见对仙国执念之深。
  
  只是大掌门没来天一道,验证玉牌后就转道去另外俩兄弟门派去了,这大铺得倒是干脆利落,确实是做大事的仙家才有的大魄力。
  
  李相濡得知此事后,也信誓旦旦起来,大有跟我兄弟相称的意思。
  
  我反正是无所谓表象的性子,只想着进了仙国,怎么找办法坑死他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