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八十五章:悠哉
    不过要坑人容易,要坑李相濡就不容易了,而且这老家伙已经七劫了,设计是不可能的,顶多是在仙国撞上点什么奇遇,再临时用计除掉,因为怵然发生的事情,才很容易弄成防无可防。
      李相濡和夏瑞泽他们修炼飞快,想来遇劫全都是门派用特别的办法人工弄出来的,或者药物,或者人力,毕竟全靠修炼一定不可能,包括我现在虽然是老实修炼,但也得力于祖龙,否则根本没办法达到这个效果。
      现在我还有一些孙陌尘曾经炼制的流风回雪丸,这东西可以清除体内杂质,但我发现并非是永久性的有效,因为每一劫数后,身体因施法和吸收时的元力不同,都会让自己重新再一次染上不同的杂质,所以遇劫之前吃才是最有效的。
      当然,之前孙陌尘发现了这一点,所以特意去寻找了这古方的一种副方‘轻云蔽月丹’,用以配合增强药效,结果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丹云门四处翻找后,我们发现了这种丹药的古方竟存于张丹云的某个助手的私人宝阁里,确实也是可以增加冲破六劫壁垒的丹药,而且更加的实用,不需要两个道侣就能炼制而出。
      看来流风回雪丸药效虽然强大,所需材料搜寻简便,但当时给抛弃也不无原因,毕竟在炼制上需要心意相通的道侣,而轻云蔽月丹因此就成了热门的选择,只是搜寻材料困难,价格也高昂,鲜少出现在丹云门和我们的视线里,当然,现在对天一道而言,钱和材料都不成问题,只要是有价有市,我们就能够收购到足够的材料。
      加上收编了丹云门后,不少的丹药师加入了天一道,无需孙陌尘专门炼制这等丹药,因此很快就把两种丹药普及到了精英层面的天一道仙家,有助他们冲击到六劫和七劫。
      这也是最近天一道大量出现高劫数仙家的原因,因为人工遇劫无非就是让元力冲击道体,或者突破和勾起其极限,至少在六七劫的层面上。
      有了这两种丹药,冲击七劫对我而言不会成为太大的难题,加上战争陷入了僵局,我也就有机会冲击下六劫的极限了。
      趁着现在金仙道忽然和天罡宗互撕,我抓紧时间冲击起了修为,这次的修炼非常的顺风顺水,因为吃了两种丹药,居然有了奇效,加上祖龙的额外帮助,之前满大荒乱跑落下的修为,居然在短短的几天内补全了,即将冲击第七劫数。
      只是可惜的是,毕竟是强行拉起来的修为,底子薄弱,根本就没办法一次达成,所以第一次显而易见的失败了。
      因为两个门派都还在天一道,我不敢闭关太久,在失败后就出了塔顶的闭关之地,而这时候,果然已经有弟子通知了几次紧急需要会面的事情。
      首先第一个是李相濡的,这个看着是最重要的,这老家伙在这郁闷了大半天,而接下来是索箐的,估计她叔父在谈判上也烦了,持久不下竟威胁要武力霸占。
      剩下一个是何所能的,他似乎有重要的事情要见我,这一件因为是喜事,所以弟子特意留在了后面。
      我立刻就约了李相濡先见上一面,这老家伙腿脚这次是够快的,消息刚去一会,人就到了门口了,发现我没有冲劫成功,他露出了一抹强拧的笑容,说道:“看来夏掌门这次临时抱佛脚失败了,那这次的计划,恐怕也有些悬了。”
      “废话少说,你知道我的实力。”我冷哼一声,而李相濡也不再纠结我的修为,说道:“也好,那就说说你更不想听的事情吧。”
      我心道这李相濡看来是得到了什么消息了,就说道:“仙国的事,难道有变化?”
      “嗯,时间拖了一段,现在听我的一些探子回馈了消息,有几个门派开始有异动了,几位不世出的老怪物竟都纷纷出山,一夜之间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估摸着应该是和我们绸缪的仙门有关。”李相濡确实很不高兴。
      “看来李道友这些年倒也不止是修炼,扶植了不少的己方势力嘛,情报居然到了这个程度,看来长得好看,社交上也有极大优势。”我似笑非笑,暗讽李相濡卖肉换取了情报网,不过这是肯定的,这年头不缺女人喜欢帅哥,更何况是李相濡这种潜力巨大的帅哥,随便哪个门派的女长老来访,这春风一度后,以后想要什么消息会困难?
      李相濡哼了一声,说道:“其中一门里的老怪物最是难缠,听说直接明言让天罡宗推进,先占了天一道再说,现在天罡宗也不想大量消耗弟子,所以急的火烧眉毛了,金仙道那边已经考虑要不要后退了,恐怕这事情,你那边没办法继续扛着。”
      “什么意思?”我皱眉说道。
      “放弃天一道,把弟子往金仙道那边迁,我们直接去仙国那边!”李相濡果断的说道。
      “呵呵,想得美,我们迁了住哪?”我冷笑说道,李相濡顿时皱起眉:“不迁就是灭顶之灾!这点你难道没想过?”
      “那就先让你们天罡宗先试试能不能啃下我们吧。”我对天一道弟子近来的实力是有了解的,所有弟子全学了天一御法,同阶会怕这些二流仙门?
      “你!”李相濡一跺脚,顿时踱步起来:“现在这些老怪物,是打算就近把这里占了,以后好用来做中途补给线之一,这是要动仙国了,而金仙道同样也要退!你别指望他们能救你金仙道!加上不知道这里的正道从哪得到了消息,很可能是那家伙怂恿的!这些老怪物是打算去仙国先探路呢!”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来了再说,你现在让我退,只有一句话,那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冷冷的回答,李相濡顿时是气得不轻,大感我十足顽固。
      不过现在他不和我合作,没其他办法独吞大批的遗产,所以气虽然气,但最后还是说道:“好,我就看你怎么挡兵挡将!别到时候计划流产了,给那家伙霸占了仙国的重要资源后悔莫及。”
      我也没打算继续说什么,只是说要去见索权,就自行离开了,李相濡丢下了找他还不是这个说法,也不欢而散。
      果然,索权比李相濡简单粗暴很多,说了上头大掌门下令驱逐天一道,限时七日,如今只剩下五天,问我想怎样,我心中郁闷的同时,当然也不会太过理会他,丢了一句考虑完五天再说后,就去见了何氏父子。
      “呵呵,夏大长老总算是出关了呀,这次肯定是先见了李相濡,又见了索权吧?怎样?是不是吃了一肚子气?没事没事,来来来,我们喝喝茶,慢慢商讨接下来该如何解决这问题。”何所能正在和自己儿子喝茶,看我进来还一副悠哉了很久的样子。
      我扫了一眼茶台下的茶渣,心中冷哼一声,这两货是知道我来所以故意摆出不着急,喝茶喝了半天的样子罢了,实际上估计也是心中没底气。
      毕竟谁听到几个大门派现在老怪物都出动要探路仙国的事情,估计都能吓出毛病来,怎么可能还悠哉的在这谈天说地?
      老怪物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有的门派供奉的老怪物,更是一言不合先杀了对方再说,大不了最后出事了,直接退出门派就行,混个几年事情平淡了,再去另一门派继续当供奉就是了,遭殃的门派,顶多是闹个一段时间得点赔偿就作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