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八十七章:永寂
结果黑不溜秋的地方已经给全部覆盖上了,别说什么都看不见,就是连靠近都觉得刺骨冰寒,我真怀疑这大掌门平时到底是怎么镇压这玩意的。
  “妈呀!大哥呀!你想要我死,你直说就是了呀!小弟跟了你这么多年,你可不能害我呀!”何所能哭丧着脸说道,我一看他的护身罡罩,居然给黑气所蚕食了一部分,顿时知道这鬼气的强大。
  而这鬼气具备感染吞噬的特质,让我不得不想起是不是先天之气,因为只有这样的气息才具备眼前的效果,我想了想,最后毫不犹豫的冲入了阴云之中!
  “夏小友!莫要进去,这东西还会扩大!到时候就出不来了!”何所能大声的说道,连何乱子都开始往外面逃起来,可见他们是没办法控制这气息,准备跑路的。
  不过因为道统脉络的生长曲线有利于鬼气的缘故,我一进入其中,顿时觉得虽然冰凉,但却仍有一份舒爽在里面,就仿佛是平时睡惯了寒玉床,再次久缝的感觉。
  我冲进去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股气息,极有可能是先天之气,而且还是罕见的先天鬼气,真没想到大掌门居然会把这么一件无上至宝丢到我面前,这是绝对足以去为之拼命的宝物呢!
  但随着我进入越深,却发现这原本亲切的鬼气浓烈到了一个程度,现在正在不断的侵蚀我的身体,我当然让我也不由得诧异十分,因为我也是双鬼道的道统,竟无法抗住这恐怖的鬼气,这点让我有些挫败,眼前还差着前方爆发点还有一段距离呢!
  “用鬼杖。”李古仙扯了我的衣角,我立即抽出了鬼杖护身,下一刻紫鬼立即全都飞了出来,这是因为鬼气足够浓厚之时,她们不再需任何等待鬼气铺开的缘故。
  这代表着什么,其实我已经想到了,前面很可能就是那把鬼杖的后半截的存在!
  而百忙之中,我仍然不忘让弟子们远离这片区域,毕竟谁靠近,谁就可能给鬼气所侵蚀,到时候轻的还好说,顶多是脉络受创,重的那就是给直接蚕食成为鬼物,就好像是先天魔气这样的霸道。<>
  先天魔气有将人感染变成魔头的特性,先天鬼气当然也是如此,而且现在的先天鬼气和在五大世界的可不一样,这是直接触碰元气的存在,这也意味着它天生凶猛,如果实力不够,断然难以控制它。
  在冲入内里的时候,我已经发现了给轰出来的盒子,顺手当下就兜了过来,看了一眼这盒子的内部,发现确实有异于其他的盒子,当下给它加持了我的元力,至少关键的时刻让它起到作用。
  “夏大长老!”何乱子的声音既是着急,又带着一种复杂,他知道我是无利不起早的典型,现在闯入里面,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好东西了,但偏偏他就是进不去,难免就郁闷无比了。
  “儿子!我们快离开这里,这东西没准就是把仙国干掉的玩意呢,再不能控制住它,天一道都要遭殃!”何所能何等的聪明,他对于仙国的了解不得不说也是很清楚的,一整个国家就这么一夜之间就全完了,这是什么造成的?眼下这场鬼气风暴很可能就是重要的原因。
  而大掌门又不是什么喜欢送花送草的人,突然人面都不没见过就送东西,能是送什么?肯定是和现在大家商谈有关的东西!
  蛤蟆大仙的声音很快大吼着出现在了周边,我顿时喜上眉梢,大声说道:“快吹开这些鬼雾!往上面吹!”
  我连忙用简单的指令命令起蛤蟆大仙来,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对于一些简单的攻击命令它早就熟悉了,这时候它很听命的鼓起了腮帮肚子,随后蓄力后立即喷出了一口浓烈的黄色气息,霎时间就把一大片的浓雾给驱散开来!
  我心中惊喜,没想到蛤蟆大仙的吹息竟还有奇效,立即让它接二连三的把三角区域的鬼气吹开,而中间部分的鬼气果然消失后,一件诡异的宝石尖锥子出现在了我面前!
  黑色的宝石中晃动着一道诡异的黑气,而锥子果然也是有切面的,而上面还写着一行当时我拿到鬼杖时就缺少的句子,这毫无疑问正是鬼杖的后半部分!
  “山河拱手,天地永寂,可怜我怎得此君一笑。<>”
  看来大掌门是打算让我来禅悟这玩意了,毕竟我是鬼道的仙家,他手持这玩意也应该不是一两年了,显然是没办法破解里面的东西,故而才会让我来试试,当然,如果我给这鬼气吞噬了,那这事当然也就黄了,所以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当然也是两全的办法。
  那鬼杖暴露出来后,我立即驱策紫鬼前去抓住那东西,紫鬼没有任何犹豫,呲牙咧嘴的冲向了那宝石锥子,靠近了我才看到,那切面确实很完整,而捆锁宝石的后半部分鬼杖,竟是一体成型的爪子,死死的缠绕着这宝石,看来这鬼杖品序之高,制作之精良,已经超越了我的认知,估计就算是想把它们分离开来也是一件困难重重的事情。
  一旁去而复返的何所能父子,都有些叹为观止的感觉,但眼下这宝石,已经落入了我召唤出来的紫鬼手中!
  似乎有着本能的亲和力,紫鬼很轻松的拿下了这枚宝石,而拿到手的一瞬间,鬼气一下子就让她的气焰暴涨起来,这是直接的冲破了劫数,达到了我使用血衣的效果!
  紫鬼牙齿全都冒了出来,鲨鱼一样的锯齿牙咬的咯咯乱响,双目也如同血一般的猩红,我知道这是因为承受不住鬼气而在爆发,所以立刻让第二个没有接触过宝石锥子的紫鬼接过这东西!
  不出所料,其他的紫鬼都是有些承受不住这样的恐怖鬼气,而且只是一瞬间就给充满了身体,所以我一边激进,一边的让所有紫鬼在我到那的时候轮流持有这东西。
  好在我召唤的紫鬼有六个之多,换接完毕我也到了那儿,忍受着冰寒刺骨的阴气,我打开了盒子一把将这宝石兜了进去,并且把原来的封印给封了回去,这才让这片地方重归平静。
  何所能脸色微变,道:“我知道大哥有这么一个东西,但却不知道会是这么厉害,到底是什么玩意,竟如此厉害?”
  “哦,灵宝的残余重要部分。<>”我哄骗道,先天之气不是谁都见过的,即便是见过也未必识得,只当成是一些诡异的普通气息,但对我而言,稍微有那么点征兆,我就能猜出它来。
  何所能当然不信,说道:“恐怕是这玩意把仙国弄成现在这样吧?”
  “呵呵,问题是它现在不是在这里么,仙国是持续那样多年,许进不许出很久了。”我笑道。
  何乱子也是微微点头:“这么说也是,爹,如果这东西是罪魁祸首,大伯又带回来许久了,那此刻仙国应该回归了平静,怎么会还是一片死地?所以我觉得夏兄弟说的也不无道理呀。”
  “那就是了。”我拍了拍盒子,说道:“这一定也是破解仙国的重要东西,大掌门不会随便的把他给我,且等我参悟一二,再回禀大掌门吧。”
  何所能无奈点头,但多少还是有些郁闷的,这大掌门给的这么一件宝物至少也得是灵宝级别的,他是羡慕妒忌恨呀。
  我也是现在才知道鬼杖相对这宝石而言,什么都不算,有这宝石,杖落入库房最后给偷走卖掉,一点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