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九十四章:自虐
    量劫,始于空间环境的自我保护,为了不让挑战到它灭亡的个体持续性的对它进行破坏,而自我形成的制,每一个地方多有不同,所以常仙就称之为劫。
  
      劫是所有仙家的致命对,有最小的遇事劫,破心结,直至越来越高,而劫数越高,证明你的实力开始逐渐挑战整个空间环境,在超越了自己,超越了心结之后,你若是还想要继续上行,要么你就需要拥有超越整个环境的压迫能力,要么你就在逆天而行的路上给活活的压垮!
  
      一个小世界是天,一个大世界也是天,而古神界,同样有它自己的天,所以劫数什么时候不存在?都是存在的,甚至样子都大同小异,只是按照大小世界的不同,威力也相应变化而已。
  
      它们也总是顺行而来,逆行而去,闯就是应劫,过去了,就是达到了另一个阶段!过不去的,一波直接带走,一点皮毛都不给你留下来。
  
      当然,越是力量强大着,应劫的时间,带来的威力,也同样越快和越强,这点从来是毋容置疑的,在地球上我都见识过了,所以现在即便是震撼,但也并没有因此而乱了方寸,因为现在带来的劫数,只不过是因为能量凝聚过大,而使得天空出现异动引动了劫雷罢了,劫雷对我而言,是最容易抗衡的一种。
  
      我反倒是怕更大的力量引发的地火、狂风、空间撕裂、挤压,崩坏,那这些劫数就恐怖了,因为没有祖龙,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去破这些劫数!
  
      像是两千年前的量劫大战,正是因为这场大战毁天灭地,所以才会引动了这么恐怖的空间类量劫,使得元气这种鸿蒙之气重新降临世间,重整天地秩序。
  
      而那样的量劫,在传说中倒也是有的,比如洪荒神话中的开天量劫,龙汉初劫,巫妖量劫,封神量劫之类的劫数,都是环境自我保护的区域自毁行为,正是为了惩罚那些贪得无厌,又破坏天地的行为。
  
      因此才有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说法,如果没有毁去破坏者的猛药,哪来空间的继续保留,供于更温和生灵生存的空间?
  
      所以不是说量劫不好,而是用在谁身上罢了,如果用在我身上,别说是什么开天量劫,就是一个小遇事劫我都不满意不是?
  
      劫雷落在我身上,我这一激灵,仿佛窥视了天道一般,一瞬间浑身就是一个激灵,仿佛游离于现实飘渺,想通了大部分量劫之事后,方才幡然醒悟,看向了蛤蟆大仙,这家伙正一脸懵圈的看着我,眼珠子咕噜噜的转着,一副我欠它什么的表情。
  
      我这一看,暗道不好,我居然想得太过投入,把这道劫雷白送给了祖龙了,害得蛤蟆不能引动劫数锻体,所以蛤蟆大仙才一脸郁闷,一副我干嘛抢它劫雷的表情。
  
      不过,劫雷毕竟是劫雷,挑战天地权威达到一定程度,天地自然不会容你,接下来的各种雷电,当然是轮番的砸落下来!
  
      我在地球村的时候满世界给人应劫,逆小世界的天都逆习惯了,来到了大世界,随着我的能力达到这个大世界的标准,当然也不会因此而陌生了,所以我时而放开劫雷征伐蛤蟆,时而又自己偷偷的尝了一些,反正它能够扛多少,我就给与多少,不能扛了,我自己偷偷丢给祖龙,自己再吃上一些,这当然是对我有利无弊的行为。
  
      而因为第一脉络还没巩固完善,我当然趁引动天劫来强行锻体洗涤脉络,只第三次劫雷过去,我就把原来需要大半个月的巩固完全的做好了,这劫雷凶残的同时,其实也蕴含天地力量,是最最精粹的纯单属性力量,祖龙一转换就给我来一些我承受范围稍高的,这让我很是得益。
  
      巩固了第一脉络后,我从来不敢想象能够继续进入八劫,因为这是不可能的,这蛤蟆大仙在厉害,也不能引动什么无量量劫,它现在不过晋级九劫真仙,也就是区区几道劫雷的样子,我指望这些能入八劫那就太过自大,所以我巩固了第一脉络后,很快开始了第二脉络的开发。
  
      第二脉络问题不大,按照第一脉络的步子,我早就掌握了规律,还有劫天运这本天书的拓影在,简直就只是需要轮番的锻打和控制不要炸了脉络就行。
  
      所以我一边让祖龙强势吸取天劫外,还不断的趁用天劫精纯的力量来的冲破五劫障壁,毫无疑问借劫偷渡成功,毕竟五劫这障壁和九劫的雷劫怎么能比?所以第六道雷电落下一瞬间,我第二脉络就一举进入了六劫!这应劫快,破劫更是快。
  
      我现在倒是有了奇思妙想,好比自己达到巅峰而死活不应劫,那大抵就可以找一个高劫数,接下来应劫天雷的‘恐怖分子’一起应劫,这样一来一道天雷分过去,不只是我自己能应劫,估计还能带上一大批无法感应和无法遇劫的天份有缺的弟子。
  
      这绝对是很好的办法,所以我立刻看向了已经达到了七劫一段时日,却没有突破到八劫的古戎和赤留,甚至是刚刚晋级的华夏月,束离这几位。
  
      结果只是看了一眼,我就郁闷了,他们有的是晋级不久,但肯定没到顶峰要应劫的阶段,更有的是刚晋级的,完全没有符合我想法的。
  
      失望的同时,我却也心中一亮,立即大声说道:“有没有久不遇劫的弟子和长老,速速到我身边来!快,会只有一次,错过在等数年!甚至十数年了!”
  
      给我这么一问,顿时无数的弟子门人朝我飞过来,虽然知道天劫可怕,但我也算他们大半个掌门了,难道我还会找他们送死不成?包括许芸芸,安君和萧怡这两个小姑娘都飞奔过来了,两眼中全是炽热。
  
      我大笑一声说道:“能上七劫神塔的,修为也不低了,五劫一组,六劫一组,大家拉,排排坐,不要慌乱!赤留和古戎,你们赶紧把那些要应劫而怀劫不遇的族群长老弟子招上来!我带他们齐齐应劫!”
  
      赤留和古戎站在那已经喜不自禁了,但脚下却没动,其实早就发了信息上去了,大家正快速飞上神塔呢。
  
      天一道规矩没那么多,有能力上神塔的,一般都直接给上来,平时没有特别的事,干脆还有弟子坐在广场中央修炼的,虽然杂乱无序,但也和气一团,是营造出的良好修炼氛围,当然,在雪倾城的管理下,等级制度和纪律还是相当森严的。
  
      看到安君和萧怡都过去了,束离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自己也跑过来了,我说道:“你不是刚晋级了么?”
  
      “这……这都好几天过去了,你让我试试吧,我感觉我可以的。”束离急道。
  
      “随你,自找罪受,你这小姑娘有自虐倾向,这可是你自找的,疼了别喊就是。”我无语了。
  
      “哦,束离不怕疼。”束离咬牙说道,就拉住了一旁萧怡她们的,这样一来,我坐在蛤蟆身上,两各扯了一排的弟子长老,等天雷一下来,轰隆一声,我过电后就直接把天劫力量传导给了他们!
  
      这一下,弟子们十个里至少有八个都应劫了,一时间场面的壮观程度,把远处观看的何所能、何乱子父子、索权、索箐,卫光宇、陈葳淑夫妇全都惊得瞪目结舌,甚至整个使节团下巴差点都掉下来了。(http://)《劫天运》仅代表作者浮梦流年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