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九十七章:十四
    大家心怀鬼胎下,扯的东西多是没什么营养的废话,加上蛤蟆大仙晋级九劫,成了天一道实至名归的超级守护神,所以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把天一道归属的事闷在了心中,像是张阳这种鲁莽的要把天一道赶走的愣货,最后我也没看到,而且不止是这样,连张阳的事,大家都主动的忽略了。
      在这古神界,同样是实力为尊,管你多硬气,但也要有足够的资本,你就是正确的,但如果去闹事给别人杀了,后台硬的可以有人帮你做主,但如果别人后台也硬呢?
      那只能是自己亏,自己受了。
      掌门殿一叙后,叶云秋就带着正道的修士,在天一道弟子的安排下去了客房那边居住,等待金仙道请来的那群后台过来。
      结果到了第二天一大早,三掌门那边才带了三位救兵道友姗姗来迟,这确实就有些太慢了,要不是蛤蟆大仙在,现在大家早就住野地里去了。
      所以何所能当面就给了三掌门一顿的斥责,不过三掌门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甘心受骂也不还口,毕竟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只是计划没赶上变化,蛤蟆大仙晋级九劫把这事给搅黄了,这才是他郁闷的。
      但金仙道的事情终归好似金仙道内部处理,最后结果怎样我也不会去关心,我关心的是去仙国后的事情。
      神塔只有七劫,蛤蟆大仙现在又很需要九劫的气息,而天一道有一大批的弟子又刚刚晋级,这神塔可就得加上去才行了,要不然根本扛不住蛤蟆大仙随口一吸的。
      毕竟蛤蟆大仙这次的功劳巨大,天一道弟子都是受惠与它,所以商量之后,大家都主动先停止稳固境界,靠元晶维持,而没有晋级的弟子,则被我命令立即投入加紧建设八劫神塔,预期把工期提升到三倍,甚至以上。
      然而最后华夏月给出了遗憾的答案,这神塔其实不像是建房子,人多就能够建得快,这东西是技术活,人多了只能多些苦力,却没办法在技术一项上面有任何助益,所以最后除了加紧工期,并没有太大的进程加快,毕竟有一半技术工给雪倾城带走建新神塔去了。
      我只能退而求其次,让弟子们照旧稳固境界,而蛤蟆大仙那边,因为它已经成为了剧毒鬼蛤,连阴气也是可以吸收的,所以我把她带回了窝里,将这附近区域的天一道弟子都驱散,并把气息都用先天鬼气染成了阴气,这样一来撑个一时半会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这样也把先天鬼气放空得近乎一干二净,甚至到之后,那块宝石连我自己都不需要靠紫鬼就能手持了。
      安置了蛤蟆大仙保护天一道后,我取来刚从金仙道那赶运过来的元气重水,把浩劫水滴放入其中温养,只要转换好了元气,往后就能够把李古仙顺道放出来了,当然,温养需要时间,至少是我从仙国回来之后。
      所以仙国之旅,我恐怕就没有‘拉衣角’这等避难神器护身了。
      和华夏月交接了蛤蟆大仙的控制,通知了雪倾城近来之事,并布置好这一切后,由何所能父子负责带路,我和李相濡、叶云秋等修士跟在后面,朝着仙国进发,准备探索这个恐怖的猛鬼国度!
      而金仙道肯定是不进去了,但金仙道的大掌门会过来,原因很简单,他除了要验证李相濡和陈风儿的仙国路线,也是要亲自再去仙国一趟,反倒是何所能最后留在了金仙道,毕竟金仙道不能群龙无首。
      至于三掌门,因为已经是弃子一个,所以这次大掌门干脆把它呆在了身边,准备看看怎么废物利用了。
      顺路进行了交接后,我们就跨过了金仙道,而一路上,我也不得不认真的打量起这大掌门来。
      大掌门并不是我想象中的一个中年大汉,亦或者是什么彪悍的老者,它反而是有些看起来瘦弱的小老头,这和传说中有些不同,何所能却说是近几年才这样的,可能正是因为那枚宝石之故。
      “呵呵,夏大长老好像对老夫很在意对吧?”大掌门的阴鸷的一笑,那笑容瘆人得很。
      “大掌门是鬼修?”我皱眉问道,因为他身上散发着一丝古怪的鬼气。
      “嘿嘿,年轻的时候不是,现在恐怕就算是了。”大掌门脸上仍然带着诡异的笑容,我暗道这老头该不会是宝石琢磨过头了,自己成半鬼半人了吧?
      “哦?大掌门此话怎讲?”我当下问起来,这大掌门大名叫牧中平,听说曾经是个正派出来的修士,当然从正派出来创了个邪门歪道,那心思能有多好?肯定是有些不可告人的说法。
      “因为呀,老夫快要死了。”大掌门的双目猛地睁大,露出了一抹森森牙齿,我吓了一大跳,好在他没有突然的扑过来咬我,这老头实在太过鬼怪了。
      “大掌门怎么知道自己快要死了?”我又不禁再问。
      “小子,你问题可不少呀……”大掌门桀桀一笑,随后看向了三掌门,招了招手:“老三,你来跟他说说。”
      三掌门一个浑身抖了个激灵,但还是飞了过来点头,跟我说道:“大掌门这是鬼气侵体,所以才这样……不过应该会好的。”
      “屁。”牧中平很愉快的说了这个字,然后饶有兴致的看着我,说道:“听说天一道最近得了只蛤蟆,又很运气的晋级了九劫,那一旦老夫这次去仙国挂了,天一道是不是想要取而代之呀?”
      看着牧中平脸色还是一样的阴郁,我说道:“不是还有二掌门么?除非你和二掌门、三掌门都死了,金仙道无人我天一道才能有机会吧?而且只是机会而已,周边猛虎环视,未必轮的上我们,况且……大掌门死是肯定会死的,但可能会以另一种形态活着。”
      三掌门脸色大变,有些不相信我的猜测,所以看着牧中平很是诧异。
      “哈哈……”牧中平却满意大笑,很快接着道:“天一道能够有今天,你功不可没,倒是还清楚这事实,不过,我真怕有一天,金仙道会给天一道吞了,老二是大智若愚,但太过守成有余而进取不足了,老三也聪明,不过那都是小聪明,没有大智慧,知道我为什么没把他当场干掉么?”
      三掌门浑身都哆嗦了,这是把他的命不当命来谈呢。
      “因为用顺手习惯了呗。”我无奈说道。
      “嘿嘿……你夏一天可不是什么雏儿,是鹰隼。”牧中平阴冷的笑起来,我却不以为然,反而说道:“大掌门,等你要自毁道体羽化以鬼仙冲击九劫的时候,带上我几个准备冲劫的小辈如何?”
      牧中平一愣看着我:“想不到你这小子知道得真不少。”
      “呵呵,恰巧略知一二。”我冷笑说道。
      “我有什么好处?”牧中平半眯着眼,阴森森的看着我。
      “我保你直上九劫。”我毫不犹豫的说道,牧中平顿时笑个不停,好一会才说道:“中。”
      “那就成交,只要仙国回来你还有命在。”我说罢,牧中平双目中的死气,竟在这一瞬间绽放出异常的光芒来:“上次老夫都没死,这次老夫更不会死了。”
      我当然一阵恭维,但心中却道:不好说。
      有牧中平带路,这仙国也不是想去就能去的,中途还要经过两个门派,迎上了两位该门派供奉,方才一起到目的地。
      至此正道一共是七位八劫,而邪门歪道也是七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