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九十八章:老货
    正道的七位为叶云秋牵头,分别有他的三个跟班,但都是来至于不同门派的供奉,剩下的三位是卫光宇、陈葳淑夫妇和索权。
      邪道里毫无疑问是推大掌门牧中平当带头大哥,毕竟他实力是所有仙家里最厉害的,而且还执掌了一大门派,其他的要么是诸位塔主,要么就是低一个档次的供奉,当然,因为正邪不两立,所以也都没有介绍名字,以免误暴露一些生面孔的资料,不过老三孙赞霖我还是知道的。
      现在两大正邪势力分别一左一右的行进,互不理睬,但却走个把月还没有任何一队丢失在自己一队能探查到的范围,原因很简单,大家都知道过了金仙道,就是危险重重之地,就算是集齐十四位之多的豪华八劫真仙队伍,也未必是真的安全!
      这神州大陆的神奇远超想象,特别是在这种没有厘清每一尺地方的区域,有时候忽然都可能窜出一只九劫荒妖来,就能把所有人仙都害死,当然,也不知道是牧中平故意吓唬人,还是真有此事了。
      “呵呵,所以说你们年轻人,根本上其实是不相信我说的对吧?”牧中平看我一脸的不相信,当然是嗤之以鼻。
      “那倒没有,不过就算是九劫,也未必真有那么厉害了,我们这十四个人呢。”我笑道。
      牧中平摇摇头,随后说道:“你是不知道九劫和八劫的差距,那一劫数和原来的劫数是完全不同的,是过了地劫的天劫,由天来进行锻体,身体的强横程度远超你可以想象到的程度,特别是甲壳强壮的荒兽,更是如此,你们天一道不知道有什么运数,得到了那只金蟾的庇护,更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现在想象当时那群牛鼻子看到它的样子,还是很想笑地。”
      “大掌门,你想太多了,正道应该不怕这么个巨无霸,他们大抵爱玩人多欺负人少的把戏。”我说道,其实我也很爱玩这招,所以我也是正道,只不过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罢了。
      “哼,人多有个屁用,那金蟾呆在那,也不是没人想打它的主意,老夫我当年都喂了它不少从仙国带回来的宝贝,都没能收服它,结果不得已和它打了几架,也仍然没办法降服,只能就此作罢。”牧中平恨恨的说道。
      “那飞鲸和神变鱼你怎么不去收服?那飞鲸论其力量和身板,绝对是超过金蟾的,而神变鱼狡诈,还敢去偷蛤蟆宝贝。”我连忙问道。
      “你懂个屁呀,两条菜鱼能跟金蟾比么?”牧中平一甩袖子,一副我不懂的样子,但却也懒得跟我解释。
      我却不服气,说道:“飞鲸也有灵智,我家掌门指东往东,指哪打哪,厉害的不行,这神变鱼那是上古神物饕餮和白泽的灵种,变化万千,腹中能容万物。”
      “金蟾是灵物,前途无量,也最易生灵智,就算不好收拾,不过一旦认主却不会反悔,而那两只蠢东西,你打服了它就跟着你了,但吃得也多,没吃压不住就跑,也再难登天一步,你现在带两只是威风了,但往后你就知道后悔了!而我金仙道又不蠢,要它们来作甚?还不如一个老三呢。”牧中平一副我简直笨不可挡的表情。
      老三孙赞霖在后面不远处跟着,顿时是笑得春光灿烂,这俊逸的中年人笑得如此萌蠢,我还真想用沙煲大的拳头把它打成真蠢。
      牧中平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这金蟾吞了张阳遇劫,你应该是用了我给你的鬼石,要不然怎么可能会让它有足够的遇劫力量。”
      “是呀,还多谢大掌门送的这枚鬼石。”我连忙趁机道谢。
      “哦,研究出什么路数了么?”牧中平沉吟的看着我腰间挂着的一个。
      “没……没有。”我老实的回答,牧中平上下打量我一眼,说道:“还以为是个鬼修能知道点什么,结果屁用没有,还给我。”
      “大掌门,这送出去的东西,还能管人要回来的?况且你当时送我,可是把我天一道诸仙当牺牲品呀,要不是我控制住了,指不定又是一个仙国!于情于理我也不会还你。”我郁闷的说道。
      “放屁!我知道你连控制都控制不了,还给你干啥?你既然用不上,那带身上也危险,我这带着习惯了,现在要回来总行吧?”牧中平也不管,过来就扒拉我腰间的方块盒子。
      我想都没想立即就缩地术到了正道那边,这顿时让牧中平在那跳脚骂娘,正道那边,除了七位八劫的仙家外,还有李相濡和陈风儿在,看到我过来难免皱起了眉。
      “呵呵,夏道友,按照之前说好的,仙国危险,我们确实该抛弃以往仇恨和成见,互相扶持,共同前往开发和探索,但可不包括仙国之前呀。”叶云秋脸上和熙的笑着。
      我说道:“叶前辈这么快就把我归类到那边去了?”
      叶云秋哈哈一笑,随后说道:“夏道友该不会是忘了自己之前所说了吧?是你自己将天一道归于他们的不是么?”
      “正道乃是大多数人觉得正,才是正道,杂道走了不寻常的路,发声的人自然就少,所以才难以定性,如果杂道人比正道的人多起来,自称自己是正道,难道正道敢说不?不同意也就只能是用拳头说话罢了,所以说,终究是正、是邪都不好定义而已?叶前辈觉得呢?”我质问道。
      “说的很对,不过正道有所为而有所不为,杂道称之为杂,本身就游走于边线中,终究上不得台面不说,稍不留神很可能就堕入邪道了,天一道若是再游走不定,与金仙道、宝仙道、荒仙阁这类仙道靠得太近,终有一日会沦为正道争相铲除的对象。”叶云秋平笑意渐渐冷了下来说道。
      “这可不好说。”我笑了笑,随后看了一眼正半眯着眼打量我的李相濡,不禁暗讽正道也不过藏污纳垢之所,这老家伙其实才是真正的邪魔败类呢。
      返回了邪门歪道那边,牧中平不再打算抢回宝石,只是冷哼一声说道:“动不动凑过去,知道他是谁么?”
      “万剑门,万仙剑斩叶云秋。”我笑道。
      “嘿嘿,老二告诉你的吧?那都是表面上的消息,实际上他是万剑门那老怪物万剑来和一个邪门女人的私生子,这老怪物极重名声,终究不敢认下这女子,就害死了她,再把那孩子带回了万剑门好生培养,这供奉不过是掩护而已,以后没准要继承老怪物的万剑门呢。”牧中平嘿嘿一笑。
      “什么?害死了他娘,他还老实跟着他老子?”我有些不信的问道。
      “一个小屁孩能活下来就不错了,跟万剑来有啥不好?不对,你咋跟个女人似的,老盯着这些鸡毛蒜皮的人伦破事?我的重点是告诉你,正道也藏污纳垢好不好?”牧中平怒道。
      我白了他一眼,说道:“一切当然以人性为本,对了,你咋知道这事的?叶前辈为正道的翘楚,你瞎掰也不瞎掰好点。”
      “屁的瞎掰,老子就是知道。”牧中平一副傲岸本色,我不禁心中鄙视这老头八卦,说道:“那再多说点。”
      “说啥?说了你反正也不信。”牧中平森然一笑。
      “得,那你别说了。”我知道这老货在吊我胃口,所以才故意不问了。
      果然,这牧中平又不甘寂寞的继续说道:“这万剑来似乎最近新得了一个弟子,好像叫什么李破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