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九十九章:食亡
    “你调查我?”我皱眉反击,这家伙故意提起李破晓名字,看来是深知我和李破晓的关系了。
      “呵呵,就知道你们这些量劫遗民都是一伙的,这不是一点就透了么?”牧中平嘿嘿一笑。
      “行,你厉害,先别说这段,你先说说万剑来是谁?”我对这牧中平忽然说起的这万剑来很感兴趣,听起来像是很有故事的家伙,而且这万剑门什么来路我也该清楚一些。
      “万剑来?老怪物呀,你不懂?”
      “不懂才问呀。”
      “哈哈,看来还真有不懂这老怪物的人,我可听说你除了是鬼修,还是个剑修,你居然不懂万剑来,那就太消息闭塞了。”牧中平得意一笑,不过很快又说道:“老怪物是个异数,门派也是异类,谁也不知道他来至哪里,实力有多高,只知道在他们那群正道里面,没人打得过他。”
      “那还不是个二流门派的掌门?能强上天去?”我皱眉表示第一个不服的样子。
      “屁话,二流门派的标准难道你来定的?”牧中平哼道,随后又说道:“门派讲究的是占多少神塔,神塔多高,有多少弟子,不是说你个人多强。”
      “神塔既然是二流的,那这万剑来难道靠吃人来修炼?”我嗤之以鼻。
      “你!老夫怎么发现和你聊天这么困难哩?”牧中平气得半死,我倒是无所谓的说道:“难道不是么?这样的老怪物,不得九劫神塔才养得起?”
      “人家总有人家的办法!”牧中平干脆撒手丢给我自己想了。
      “好吧,那他怎么个厉害法?”我又问道。
      “人家总有人家的厉害!”牧中平很百搭的呛了我第二句。
      我咬咬牙,但还是无奈的问道:“得,那咱们就不说这事了,说说李破晓如何?”
      “老夫今天就不乐意跟你这小子说话了。”牧中平很无耻的笑起来。
      我倒也没多郁闷,反正李破晓这道运,去哪不都是雨后天晴,无论怎么跌跌撞撞的都弄不死他。
      一路很快陷入了无趣,不过只飞得小半天,这牧中平却先忍不住了,指着路过的一片山峦说道:“嘿嘿,看到那片山峦没有,从这里,到那里一大片过去,都曾经是一处大型的战场,当年传说是仙国和某一处仙国大战的遗址,我年轻时候在那里拾到的法宝残片、晶石就有一座小山那么多。”
      我眼前一亮大有想要去看看的意思,不过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以前是捡破烂的?”
      “放屁!那叫挖古董!”牧中平瞪了我一眼,然后说道:“当时离着量劫也不是特别长,修炼资源也是奇缺,大家都为了一些小东西努力争取修炼资源,我是比较聪明的那一批散修,当时就知道找一些大战遗址的残片来卖掉。”
      “一批散修?后来你们还去仙国了?”我问道。
      “是呀,是一批,一开始,那边的资源还有很多,所以我们根本就没考虑过仙国,那地方不是我们能去的,鬼物太过厉害了,进去多少几乎可以说死多少,大家都对那里忌讳莫深,只不过随着我们对那片古战场遗址发掘的差不多了,就不得不开始考虑着往仙国伸手了,毕竟仙家修炼,从来就是不进则退的。”牧中平苦笑道,这表情让我不由心中叹息,看来仙国之旅给他和他的伙伴带来难以言喻的重创了。
      “当时仙国和哪个仙国打仗?竟遗址都够你们发掘那么多年?”我又问道。
      “自然是和正道,仙国给污染后,正道才退后不知道退回多少百十万里远的地方建筑神塔,就怕仙国的鬼气不断的涌出,最后把自己的神塔给污染到了,而我们好些邪门歪道在建派的时候,甚至直接用了他们遗留下来,毁了的神塔地基再建而起,只是现在他们觉得有能力了,就又把手伸过来了。”牧中平解释起来。
      “原来历史竟如此的复杂,那以前打败了仙国的那个正道仙国呢?”我由衷感慨,这就是人类的通病了。
      “没有了敌人,自己就是敌人,千年衍化,没有了强大的外敌之后,那正道的仙国自然是派系争执不休,最后闹得分崩离析,分裂成了好几个正道门派,像是什么灵越派,虚剑门,不都有那个仙门的影子么?唯独天罡宗带有我们这些后面建派的影子,所以一直进入不了他们真正的核心圈子。”牧中平淡淡的述说。
      “那鬼杖……也是那一次仙城之旅偷出来的?”我连忙问道。
      “什么叫偷?那是捡,捡来的好吧!”牧中平连忙纠正。
      “好好好,那说说怎么捡的,我这回进去也捡个八把十把的出来。”我两眼发亮的说道。
      “你以为这东西是通货,满地都是?我也是费尽千辛万苦才捡到的,当时我背着一大堆宝物,再拖了一具揣着这东西的尸体,一路和兄弟们轮换跑出来,只剩下半条命了。”牧中平说道。
      “跑出来的还有其他人?”我有些好奇。
      “当然,我们这些老伙计,没有一个是吃素的,他们出来后,有两位都建立了门派,你看后面两位兄弟,正是他们的拜把子。”牧中平说完还转过身打起了招呼。
      那两位年纪不小的老头老太笑嘻嘻的点头,我也跟着恭敬拱手,算是大家见过了。
      “能不能详细说说过程?对这次仙国之旅,还有研究那块鬼石也有帮助不是?”我有些期望的说道。
      “不知道那位兄弟是怎么找到了这鬼杖和宝石,我们二十九个兄弟道友,分成了五队进去,每一个修为虽然都是不如现在,但修为在里面根本不抵事,能够逃出生天,避过鬼物,那才是基本挑入队伍的理由,这来源于我们多年在仙国外围闯荡的基础,其实想想,现在的仙国外围,应该已经被挖掘干净了吧,不过最接近内里的地方,除了我们进去过一次,应该再也没人敢进去了,而且进入内城,并带出了法杖和宝石的,就是那具尸体……怎样,讽刺吧?拿到了最厉害的宝物,最后却死于非命,呵呵。”牧中平叹了口气。
      “确实……那就是说,你也不知道那法杖和宝石是怎么拿出来的了?”我连忙问道。
      “当然知道,那跑出来的时候,还没死,只不过疯了。”牧中平淡淡的说道。
      “疯了?除此之外可有说些什么?这么多人出来仙国,难道没人和你抢这鬼杖和宝石?”我惊讶道。
      “呵呵,没人敢要,那人跑出来的时候疯了,尽说瞎话,说是有人给了他这两样东西,让他带出去,结果他却死了,我们把东西带出来,你说谁还敢要这些东西?”牧中平冷笑说道。
      “有人给他的?”我倒吸一口冷气,这里面还有人,那得强大到什么程度?这些鬼气是足够把所有真仙吞噬殆尽了,那人疯了也可能是直接触摸鬼石的缘故。
      “呵呵,是呀,我们挑选的时机,是一年里,日头最猛,阳气最盛之时,所有人身上,都有专门闭气的法宝,又有经过无数填命探索,才得出的绕过重鬼气的地图,但靠近内城这种地方仍不是谁都敢进去的,我们当时不过是因为外围逐渐失去价值,才会想着深入探索,但那家伙的队伍却贪婪,比我们更深入了一步。”牧中平说道。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说道,心想这一次进入最深处,不知道李相濡的后手能起多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