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章:国度
    “确实是这样,不过这一次探索,竟出乎意料的没死绝,留下我和几个老伙计出来,各个都赚得盆满钵满,确实是一大胜利,只是那一次的探索后,我们就金盆洗手了,毕竟大家都后怕那次的事还有后续,因为能够进入内城盗出那件宝物,再从里面出来,那是何其诡异的事情?所以最后我们一群老家伙甚至为了这件宝物归属发生了争执,因为出了仙城,这宝物还在源源不断的感染周围的元气,绝对是一件煞星级的灵宝。”牧中平阴险一笑。
      “只听过强夺宝物,却没听过争执推让的,最后为何归大掌门所有?”我跟着一笑。
      “抓阄输了,不过他们都补偿了不少宝物给我,也算是公平公正。”牧中平眼中露出一抹嘲讽。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现在鬼石在我手中,而这时候,我开始发现周遭区域已经是飞鸟鱼虫开始绝迹了,森林和各种山石都仿佛变得漆黑了下来,天空上的青天白日,竟在很远的地方变得一片的朦胧。
      “嘿嘿,欢迎来到仙国。”牧中平嘴角冒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荣光,我倒吸一口冷气,这牧中平鬼气森森的,好像总有什么不对劲的样子。
      我看了一眼老三,老三对我笑了笑,我回过头说道:“进了仙国,怎么走?”
      “按照当年的路线图走,那路线图我们研究过地脉,地脉流向的地方,鬼气没有那么重。”牧中平很果断的说道。
      “好主意,地火脉络属至阳,只有这东西能压制鬼气,那就从那边走,对了,之前说好的安排……”我当然顺便问起来,毕竟搬运宝物这些,也得找点苦力不是。
      “准备差不多了,几艘大点的运输大型法器已经藏在这附近了,我们到时候进去的时候,他们就会按照计划行动,当然,那李相濡最好说道做到。”牧中平皱眉说道。
      我点头后,继续跟着牧中平飞想前往。
      到了这里,已经是仙国的范围了,天一道到金仙道近一个月,金仙道来这里,又持续飞了一个多月,这么遥远的地方,我反正是不想再来一次了。
      “原来仙国范围没那么大,现在是吃得越来越大了,就算是正道不贪恋那堆宝物,也该想着怎么解决问题才是,覆巢之下无完卵呀。”后面一个老仙家感慨起来。
      我看着前面还有很远才到黑色地带,不禁问起了牧中平这仙国有多大。
      “呵呵,谁算得出来,反正大到你想象不到,如果叫仙城那就不大,既然是国,那指定就不小了,而且当年我探索外围的时候,像是我们金仙道那样规模的门派,就有二三十个吧。”牧中平淡淡的说道。
      “什么?那么多?”我惊诧之极。
      “呵呵,要不然你以为我们怎么经年累月,孜孜不倦的偷了千来年都没捡完这些柴夫?可不是只有我们这些门派,以仙国为一个圆,往外了看,到底有多少的邪门歪道,你自己想像下就知道了,当然,他们敢不敢去,那就不好说了。”牧中平嘿嘿笑起来。
      “是这个理。”我深深为这仙国震撼了,这地方简直就是探险者的天堂,当然,有时候天堂和地狱,其实只是一线之间。
      大概又过了十多天,牧中平也不再说起仙国的事情,而是召唤了代步用的飞行器,开始专心的开始恢复这些日子流失掉的元力,而其他的人也大多是这个步调,看来大家对此也早做好了功课了,只有我自己没有代步工具,所以蹭了车位,默默的坐在一边。
      这些仙家也有不少是带了灵兽和飞兽坐骑来的,这些人就轻松了,根本不需要恢复体力,不过高阶的飞行灵兽不好找,低阶的又不敢来这里,甚至跟不上我们的速度,所以还真不如大部分时间自己飞,剩下那段路靠飞行器代步,缓慢飞行再恢复大部分的元力。
      到了晚上的时候,我鼻翼已经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死亡国度气息,这和在地球里的阴间没什么区别,一样的冰冷刺骨,一样的令人感觉难以忍受,而鬼气钻入身体时候冰凌剐过的感觉,也让我仿佛回到了从前。
      到了这里,已经没有任何荒兽敢靠近了,我们越是往里面走,一些低级荒兽的尸体就越多,当然,腐朽是必然的结果。
      树木变得零落稀疏起来,因为冰冷让他们的树叶大批量的掉落,有的只剩下树杈,有的因为给鬼气腐蚀而内部有松有脆,稍微有点大风过去,直接能倒下一大片。
      “别怕。这地方连外围都不算是,只是近些年刚刚给感染上的。”牧中平桀桀一笑,随后又闭上眼睛:“按照这个方向往前,到了第一座神塔,我会醒过来。”
      我应了一声,就开始警惕的拿出了盒子来,这时候牧中平忍不住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我当即问道:“怎么?”
      “嘿嘿,没什么,小子,你怕不怕遇上那家伙说的那人?”牧中平问道。
      “怕了就不试试了么?在外面没反应,来到这里总得有反应了吧,况且十四个八劫真仙,也比你当时的阵容豪华。”我说道。
      牧中平没回答,又闭上了眼睛,我也没理会,扫了一眼大家,发现他们各自取出了抵抗鬼气的东西后,就放下心来,反正我现在招来什么怪物,他们不会静静看着,趁着现在研究是正确的。
      天空黑沉沉的,这里仿佛总是有绵绵无尽的细雨正落下来,地上也开始变得泥泞不堪,而树木断折的比例更高,秃掉的山峦在这里随处可见。
      打开了盒子,鬼石静静的躺在那儿,而发现了周围的鬼气,它竟开始贪婪的吸收起来。
      我趁着它之前给消耗殆尽,所以没多少力量的时候直接伸手把它提了起来,点了一枚火焰,在它旁边静静的观察起来。
      我发现这里面似乎有一团同样细微的火苗,正在映着我的火苗飘动着,这让我一时间凝住了神。
      “来……来这里……”
      好一会,忽然一个声音恍惚的出现在我的脑海,吓得我顿时把它又丢入了盒子,并关了起来。
      能够随意的侵入我的心神,这股力量的强大当然就不用多说,我皱着眉左右看去,发现大家已经自主的缩短了距离抱团前进,心中不禁稍安,毕竟现在没有媳妇姐姐,也没有李古仙师父,遇上什么危险,全得靠我来解决,少有不小心就留在这里也正常得很。
      我犹豫了下,还是拍了一下身后的鬼杖,这时候,紫鬼很快出现在了我身边。
      “紫,你还记得这片区域么?”我问起来,问谁也不如问这个地方的主人,紫可是仙国的女皇。
      “不……”紫鬼苍白的全眼不知道有没有去看,很随意的说出了这话。
      “这里是你的国度,如果看到你熟悉的地方,就和我说一声,另外现在开始,保护我。”我冷静的说道。
      “是。”紫鬼应下。
      现在就把紫叫出来,其实是相当费神的,但其实我自己也很无奈,因为有时候鬼也能够发现我们发现不了的异常。
      而就在我召唤出了紫的时候,忽然跟在后面的老三忽然飞到了牧中平的身边,惊诧的说道:“大……大哥……那……那边……”
      我沿着他手指的指向,发现很远处的一堆蓬乱树杈堆积中,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子,正在直勾勾的斜看着我们,那双没有眼珠子的全眼和紫鬼的没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