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零三章:琵琶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尝试了几次对冲击过来的鬼进行控制,结果毫无疑问,对方的控鬼术比我要强,说明仙国的这位鬼修实力至少在八劫以上,而且控制这么多的鬼来围剿我们这么多的八劫高手,而且连杀了两位,虽然是埋地雷取巧,但也可以说是相当厉害了。
  
      而且现在死了俩,能不能够逃出去都是问题,或许还要是死更多!
  
      我犹豫了下,说道:“大掌门,现在还不是内斗的时候,对方的强大你也看到了,正道的力量对我们还有用,不干掉那鬼修,就不是杀他们的时机。”
  
      “嗯,那你先让他们过来吧。”牧中平点了点头,这次很显然也触动到他了。
  
      我立即传音给了李相濡,随后使用了招鬼术,而用了这法术,方圆几里只要是没有受控的鬼类,都会给我控制住,到时候过来为我们探路也是不错的选择,毕竟紫也不能顾及到方方面面。
  
      本来我还想着拿出鬼石吸收点鬼气用做鬼杖强势输出时候的储备,但现在有鬼修在这里,我当然不敢拿出来找死,万一对方也志在必得,我岂不是成了目标了?
  
      很快,果然有三五只鬼飘悠悠的过来了,我十分的高兴,准备开始让他们工作,可这些鬼类才转身要探路,却忽然又失去了控制的朝着我们扑过来!
  
      瞬间我脸色微变,只能是咬牙说道:“对方在这附近,而且很可能好似用大阵控制了这片区域。”
  
      “什么?”牧中平脸色阴沉。
  
      “可能只有八劫,要不然直接出手了,所以我们唯一好用的办法是,只能闯出去。”我谨慎的说道。
  
      牧中平‘嗯’了一声,随后低头和几位老伙计沟通了下,而沟通的中途,李相濡也和叶云秋打好了商量,一起摸索着过来了,这下子正道和邪道竟诡异的形成了联合。
  
      “叶道友怎么会想着和我们这些邪门歪道走一块呀?”老三嘴巴也损,免不了讥讽两句。
  
      偏偏叶云秋是个善谈之人,只是淡淡的回答道:“面对滥杀无辜的至邪,寻求一些旁门左道帮忙也无不可。”
  
      “呵呵,原来如此。”老三无言语对。
  
      “废话少说,对方埋了阴雷,你们正道既然来帮忙,赶紧找个人打头,我们这方也出一个,剩下的人把杂兵清理掉。”牧中平说道,很阴险的指向了紫鬼。
  
      叶云秋再怎么好说话,此刻也脸色冷了下来,但很快说道:“大家都是血肉之躯,犯不着用道体去撞雷,这样吧,我们这里也有用傀儡的仙家,我们派出一列,再由牧道友指明方向行进如何?”
  
      “嘿嘿,也善。”牧中平冷笑,随后看向了我,简单的把要走左边几步,右边几步,前进几步告诉了我,我倒是没所谓,毕竟现在紫鬼我也做好了牺牲准备,因为在这片鬼气浓重的区域,只要不激发紫鬼狂暴,几乎不消耗什么资源,也是我赖以护身的所在。
  
      紫鬼很快按照我的命令往前方移动,而叶云秋这伙正道里面,擅长使用傀儡的最后一个跟班也出手了,一只纸做的飞鹤和一只四爪兽变成了活生生的实体,快速的朝着前面冲去,这样一来,基本上就等同有撞雷的存在了。
  
      十分顺利的,我们在后面一路攻击冲过来最近的鬼类,一边就冲到了很远的外围,而慢慢的,鬼类竟真的给我们甩掉了大半。
  
      “运气不错,这回总算没埋阴雷了吧?”老三很高兴的说道。
  
      牧中平面无表情的飞着,而叶云秋却面露松一口气的神色,可见大家都对冲出这里心中喜悦,不过我却因为没有看到对方的鬼修,而心中如大石悬着,不得安心。
  
      “对了,之前牧前辈不是说有神塔么?”李相濡故意问道。
  
      牧中平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
  
      而一个老者代为回答道:“早过了,那里现在也不是我们能去的地方,即便是去了,收入也和付出恐怕不成正比。”
  
      “这样呀,那敌人会不会也这么想,所以总会在地脉阳道上找我们不快?”李相濡很快点出了重点,说明这老头也是相当阴险狡诈的家伙。
  
      “所以我们现在没有走阳道。”牧中平桀桀的笑起来。
  
      李相濡‘哦’了一声,也就没打算说什么了,而这时候,诡异的事情又来了,一阵隐隐约约的歌声,忽然间从四面八方飘过来,歌声凄美而恐怖,带着说不出的萧瑟,搭配周围潺潺流水和细雨撩拨泥沙的响声,更是增加了三分的恐怖!
  
      “江河悠悠,我心思伤。之子泛舟,亦泛殷怀。苍海茫茫,我心思惘。之子泛舟,亦泛忆年……”
  
      这女子的声音确实把所有人都蛊惑住了,一时间,竟有种想强烈去查看的感觉,而前方却开始起了诡异的浓烟雾霾,除了一丝丝的光线仿佛就在前方,就看不清任何了。
  
      “老大……前面有条河?”老三诧异的问道。
  
      结果牧中平咬咬牙,哼了一声:“什么都没有。”
  
      “可不是有女子泛舟么?”老三有些不甘自己的判断给否定了。
  
      而叶云秋毕竟有些年轻,这时候则忍不住问起了卫光宇:“卫道友,你怎么看待这事物?”
  
      卫光宇沉凝,倒是他的媳妇觉得不说话会拂了叶云秋的面子,就说道:“我夫君虽然深入鬼地,但从未遇上过这么凶邪的事情,恐怕说出来的判断,反倒会让诸位失望呢。”
  
      叶云秋叹了口气,估计也心知这次的情况只能依靠自己了,但现在最紧要的还是军心,所以就说道:“嗯,没关系,现在据我看来,应该是有鬼修作祟,这或许是早早就盯上了我们这些人,一路尾随跟踪,从而想要把我们逐一干掉,再收为鬼徒邑从去害人。”
  
      “屁,要是跟过来,我们会没发现?明显是我们闯入了他的地盘,人家临时起意要灭了我们!”牧中平习惯性的用了‘屁’这脏字,气得叶云秋哼了一声:“既然牧道友有高见,何不在刚才说出来?”
  
      “说个屁呢!你要看的,不在前面撑船来了么?”牧中平瞪着前面的黑暗之处,似乎比别人看得还要远。
  
      我们由不得自己的看过去,果然,前面一条看似画船的红船摇曳着飘了过来!
  
      这艘船破破烂烂的,一个穿着红衣的白脸女鬼,坐在这画船的前面,抱着琵琶咿咿呀呀的唱着刚才的曲段,而她身后,还有好几个手扶乐器伴奏的,至于专不专业,我反正也听不出来,至少看起来相当的邪门了。
  
      所有仙家都忍不住吞了口唾沫,这画船朝着我们过来,这是想要干什么?
  
      “前后拦路,这是死门。”我咬牙说道。
  
      一群八劫真仙全都看向了我,我左右一看,说道:“不过无论生门死门,都会很难缠,重点是我们来到死门,打赢了也出不去,换地吧。”
  
      “你懂阵法?”叶云秋惊诧说道。
  
      “他如果还不懂阵法,这里面估计没谁敢说懂了。”李相濡也附议了一句,我暗骂老狐狸,我本来是不想说出来的,但看到他们还打算硬闯,这可就没法子不管了,眼下每一股战力都很重要。
  
      叶云秋本来信一半,现在已经是全都信了,立即问我道:“那我们该往哪边走?”
  
      我拿出了罗盘,掐指一算,随后指向了北边:“先往北吧,至少不能再前进了。”
  
      叶云秋点头,立即带着大家往那边飞去,而走出了很远,花船的余音仍然袅袅得让大家心烦意乱,仿佛……结果所有人回头的时候,都无不是脸色惨白。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