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零五章:扫雷
    黑暗里,到底谁才是这场阴谋的缔造者?
      丰富的鬼道经验,把这场战斗的范围锁定在了目视和感官所能达到的范围,能够精妙控制得如同养鬼道,这点我是不会相信的,养鬼道只有我一个传人,所以在这里只能是正常的鬼道,控制的方式可以很精细,但必须离得很近,而控制数量多起来后,更会因此而和扯线差不多,有绝对逾越不了的距离。
      我心中不由把目光再次投向了牧中平,难道是他?
      他自己都承认自己是鬼修,也是在这里唯一的鬼修,所以我很有理由怀疑他,毕竟怎么算最终得利的都会是他,因为现在邪门歪道一个都没死,正道却死了两个!
      最关键是,从进入仙国后,他从来就没出过手!
      然而,让我感到异常的是,我没有看到他施法的痕迹,这是连我没办法解释的事实,难道他还有和我一样无声施法的本领?
      控制者隐藏起来没有任何的踪迹可循,杀人于无形之中,确实是鬼道的一大特色,我有时候为当年地球村只有周家一家鬼道而感到庆幸,不过那也足够我手忙脚乱一段时间了,周氏的祖孙给我带来了莫大的麻烦,而且那时候还是有外婆保驾护航,要不然还不知道我能不能走到这里。
      而站在仙国这遍地是鬼的地方,再度让我想起了鬼道的可怕,特别是劫数比我还要高,让我无鬼可控,又没有魂瓮鬼的情况下!
      现在我终于想到了宋婉仪和刘筱妙、江寒他们的好了,如果这些忠心耿耿的鬼将在我身边,也不至于让我现在感觉到四面环敌,却无可落手。
      当然,如果现在说没有也不太对,但紫鬼不通人性,大部分是我控制她,而不是她自主的使用法术攻击,所以她的攻击简单粗暴,不会有太多的变化,如果不是实力碾压,很容易给对手所抓住破绽,所以她才会经常给人打灭。
      战斗打得是热火朝天,大家都希望歼灭了这一伙猛鬼,整个仙国之旅会变得容易起来,但,事情真的会这么轻松愉快?
      “老大!这些鬼都很厉害呀!我们不靠近怎么杀?光靠远距离,没法子杀!”老三很快发现了事情不大妙,所以连忙问起了牧中平。
      我也发现了现在场面打得精彩是精彩,但大多是远程的情况下,缺乏一击致命的突然,其实瞬杀和远程攻击磨下来,消耗的法力也有着很大的不同,但看这场战斗大家都害怕有自杀炸弹袭击,谁敢近身战?所以一撞上,大家就发现了问题没有那么容易解决。
      “打不过只能去生门了,反正这小子也没找到指挥的鬼修,而你们攻击的这群灵鬼,也是真鬼无疑。”牧中平桀桀一笑。
      “牧道友,你只在旁边说风凉话,如果加入进来,怎知道不能全数击杀?”索权有些郁闷的说道,这段路里他是有太多的郁闷了,在正道中给使唤,在这里也连出头的机会都没有。
      “杀了有屁用?在仙国鬼气如此重的地方,放跑一丝残魂,还不一样要重生?还是说你能连一丝都不放跑?”牧中平冷哼一声。
      索权顿时无话可说了,这很明显,古神界不是五大世界,仙气能够干的事情,元气却因为压强太大而做不到,这里的世界一草一木都早就适应了元力,就连道体本身,也无法打出太强的攻击,即便是八劫!当然,仙气在五大世界是强,但来到这里因为元力压的缘故,甚至比元气不如更多,这就是现状!
      所以让索权把对方消灭得一干二净,这是不可能的,他一不会纳灵法这种绝户一样的大道法,二也不能进行大范围的毁灭法术,兴许能运气好一百次做到一两次毁灭干净,但消耗的元力会达到什么境地?又有什么资格反驳牧中平?
      其他人都是一样的想法,现在身上的元力用一点少一点,仙国没有恢复,这就是最危险的状况,保持元力的旺盛,尽可能不受伤,不被攻击,不攻击别人,才是这里人仙的生存之道!
      当然,如果是鬼出了外面,相信也同样是和我们在这里一样,但如今位置恰好是我们在侵入。
      “撤吧,找到生门要紧。”老三说完,自己就先跑了,而我跟着牧中平也继续往北边飞去。
      卫光宇夫妇,还有叶云秋都十分的郁闷,只能是带着众人仙跟在我们后面追来,而那群鬼发出了阴森森的笑声后,居然又归位了,那艘画船给毁掉后,很快却又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中,诡异的歌曲,依旧徘徊不去,仿佛阴魂不散。
      “老大,难道真的没办法解决它了!”老三很郁闷。
      “嘿嘿,躲不过只能逃,我进仙国,向来是只逃不打的,一路上还丢了不少东西呢,要不然我们金仙道的顶级宝物岂会只那么点。”牧中平阴险说道。
      这话顿时把正道那群修士听得一阵侧耳,顶级宝物,谁不知道好?
      金仙道或许不是左近最强的门派,但那中央坊市的富裕,确实是羡煞旁人的,至少没有正道那么多的条条框框,喜欢在这里做生意的仙家商人就多起来了,也有正道隐藏身份跑来挑选宝物的,几乎把这里变成了一个仙国盗宝专业中转站了。
      可惜这些宝藏今年出现得也不多了,我当时和孙陌尘去得也不是时候,当然,也和这牧中平多年不进仙门有莫大关系。
      众仙都相当的郁闷,特别是叶云秋和卫光宇这两位正道,这打不过就逃的行径,实在和邪道没什么区别了。
      一路因为大家抱着逃命的想法,速度都是奇快,我和李相濡都是超越七劫的存在,所以并没有落单,而陈风儿这老妪则由李相濡背在身后,也不存在跟不上一说,这行为虽然如同孩子背母,但还是引来了两道修士的赞扬,可惜我和牧中平是知道真相的,半点都不会对他生出敬仰。
      狂奔到了一处周边有房舍,地面却到处坑坑洼洼的地方,牧中平阴森森的说道:“看来我们来到神塔北部了,小子,生门在哪个位置。”
      “偏右三十度左右,那个位置最可能是生门。”我当即翻看了一眼罗盘。
      “很好,不过估计那里已经埋上不少陷阱了,想必大家应对阴雷,都有自己的办法了吧?”牧中平冷笑扫了一眼所有仙家。
      大家点头,而牧中平率先就飞了出去,至于其他人仙全都分开了,到了这里谁都不相信谁的运气,别靠太近对方不小心引爆波及了自己才是。
      而我立即召唤了第三只紫鬼,以前方三个方位做好扫雷的保护,毕竟在这么强烈的阴气下,即便给炸灭,还是可以重生的。
      轰隆!
      结果才走了一小段,我前面一只紫鬼就当场给炸飞了!看着前方扭曲的空间,我心中顿时一凛,要是道体,肯定是当场炸死了。
      看着紫鬼已经几乎消失,我给它们三个全都加了一次血衣,这三只紫鬼立即继续前冲。
      所有的人都羡慕的看了我一眼,很明显他们也没有太好应对的办法,现在基本是牧中平带一队,叶云秋联同自己的跟班放置傀儡带一对。
      与此同时,不止是前方生门区出现了大量堵路的鬼,连同身后,也响起了歌谣!
      但这都是我们预想到的危险,毕竟此地是大阵的生门了,如果不全力以赴抵挡我们出阵,那反倒值得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