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一十五章:奴奴
    所以我拿起了其中一个魂瓮来,并且开始按照抓住三兄弟那老鬼的笔记玉牌,我发现鬼道和鬼道之间,确实连携点都是共通的,而且根据我多年十多个道统的研究,早就对沟通道脉有了深刻的了解,要破解这些魂瓮完全不是问题,甚至我还加入了一些养鬼道的符文,强化了他们接受辅助的能力,这样一来血衣就能够发挥一般被控鬼类的双倍效果。
      这也是养鬼道自有的优势,所以一般七劫的鬼将,在血衣后硬撼一般八劫是完全没问题了,关键这还是三兄弟!直接免除了我对于战斗配合的培养,团队的合作能力有多强大,我早已经熟络于心,当年江寒、惜君、宋婉仪、刘筱妙的黄金配合,就足以让我应对任何敌人。
      研究了大半天,经过注入测试和强化使用,我基本掌握了这三个现成魂瓮的使用方法,所以很快带着魂瓮来到了三兄弟的面前。
      “你们三位,以后成为我的伙伴,如何?我可以赐予你们想要的一切,包括出了仙国后的自由。”我放下了魂瓮,很平静的说道。
      三兄弟已经知道我买下了他们,而现在我身后还有几个女仙居然连项环都不带了,也不知道我给她们吃了什么迷魂药。
      其中一个看似大哥的说道:“我们凭什么信你?”
      “呵呵,不信也得信,因为当年你们的主人留下封印你们的魂瓮后,你们就没办法突破魂瓮,一直沉睡至今,我如今作为养鬼道传人,已经破解了这魂瓮的重重封锁,我想要给你们自由就给,就算不给,你们也没办法对我怎样,是不是?”我拿出了其中一个魂瓮,念了几个咒语,很快三兄弟的老三就身影晃荡起来,这是很明显的控制。
      另外的老大和老二都差异万份的看着我,刚才的老大当即又道:“你不是鬼仙?”
      “如假包换。”我平静说完,就放弃了折腾老三。
      “出了这里,你真的打算放了我们?”老二性子比较冲一点。
      “不错,只要你们想,出了仙国我就放你们自由。”我笑道,心中知道事情成了一半,这三个鬼奴虽然凶神恶煞,但已经习惯听命主人,只要有足够的条件开给他们,要豢养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想让我们三兄弟怎么做?”老大继续说道。
      “无条件听命,保护我,把我当成你们的至亲,当然,我也会对你们不离不弃,视如己出。”我真诚的说道,他们和魂瓮还有连携,魂器也都在自己的控制当中,只要出了笼子,就是三头罕见的‘猛虎’勇士。
      “好,只要你不负我们三兄弟,给你打一段时日的短工,又有何不可!”老二大声说道。
      老大很快也点头了,说道:“我们三兄弟跟你干了!”
      “成。”老三双目也带着亮光,攥紧了拳头。
      “很好,那就都出来吧,我会给你们除去项环。”我说着就打开了笼子,并且挨个把他们放出,另外把三个魂瓮都别在了腰间上。
      三兄弟出了笼子,大伸懒腰后,就看向了身边的魂器和铠甲,我点头适应他们拿上,这三兄弟都各自召回,并瞬间穿到了身上。
      老大用的是盾剑,一身乌亮的铠甲,黑剑黑盾,却没有带头盔,但那披散下来的黑发,和残酷的面容,真是有万夫可当的气势,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养鬼道军团的防御大盾,这让我想起了当年的江寒。
      老二是一身漆黑轻甲,着装后很是干练,而两手都持有一把黑色尖矛,背后则是两把如剑般的叉子,看起来浑身利器,看来是个近战的高手,如果把他放在敌群里,怕是一头下山的猛虎,绝对是个狠角色。
      至于老三,身上连轻甲都不算,只是一片黑色的护心铠甲片,脚下和手上重要的部位也只是稍微有些铠片而已,但一张大弓和三套不同的箭袋,已经表明了他根本不需要防御,防御都是老大的活,他主要的任务就是狙杀!
      “看来你们原来的主人对你们的定位都很清晰,一个挡在前面,一个负责清理杂兵,另一个狙击高手。”我评价道。
      “主人很有经验,省去了我们三兄弟自我介绍。”老大笑道。
      “嗯,你们原来叫什么?”我问道。
      “我们没名字,所以随便叫都行,一二三,或者其他。”老二回答。
      “行,那就叫老大、老二、老三吧。”原来豢养这三兄弟的养鬼道鬼修是个高手,要不然也出不来这么勇猛的三兄弟,所以名字能简练的,几乎简练到了极致,我能够得到三兄弟襄助,那绝对是道运好得离谱了。
      “随主便。”老大应下,而老二、老三都点头表示同意。
      我看着他们还算虚弱的身体,咬破手指,用血快速一挥画下阵法,直接给他们加了一层血衣,霎时间,三兄弟浑身上下全都通红如火,修为噌噌的往上飞涨,身上的伤势和损失全都恢复完全,拥有了八劫真仙的实力!
      “好厉害的本事!哈哈哈!如此便是战九劫也可当得!”老二大笑,而老三则明显双目放光,心中已经期待遇上强敌,只有老大说道:“主人本事通天,确实是鬼道高人,我们不会辱没使命,定当庇护左右。”
      “很好,那我的小命就交给你们三位了,眼下我还要再去收下个孩子,你们在附近戒严,保护大家安全。”我笑道。
      这三兄弟或许得到过同样的补助加持,比如加点攻防能力什么的,但肯定没尝试过全线提升所有能力,并恢复伤势法力的血衣,这是养鬼道至高无上鬼道大神媳妇姐姐赐我的独家能力,当然不是一般半吊子养鬼道可比的,所以三兄弟震惊也在情理之中。
      看着他们去戒严后,我把目光投向了正用红色锦绣盖着的小女鬼‘奴奴’身上,这小家伙听说是个大骗子,十句话里十句话是假的,论谁都会骗,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现在收购的材料也已经足够制作一个魂瓮了,要住上一个‘奴奴’,根本不成问题。
      奴奴,看起来大概七八岁了不起了,但心智肯定不止是这个层次,而且有七劫的修为,对其他大鬼,这确实是足够有吸引力了,况且擅长说谎,间接说明她的灵智很高,加上得到‘天之逸品’的称号,更是难以想象的稀罕。
      而且她花了我近半的金叶子,价值之高,差点等同应香雪和三兄弟加起来的价值了。
      “奴奴。”我拿出了材料,坐在了笼子旁边,慢慢的打磨着魂瓮的雏形,我已经不用阴土烧陶这种老手艺了,而是直接从一件挑选出的鬼器瓶子法宝,抠除不需要的部分,再用利刃雕琢养鬼道的符文,用以做她的魂瓮。
      “是,公子唤奴奴有何吩咐?奴奴一定好去做的。”奴奴穿着一身干净的宝蓝色衣衫,长如瀑布的青丝在她跪坐的时候,垂到了地上,搭配她的脸颊,就如同一个完美的瓷娃娃,简直是我见犹怜,想要把她抱入怀中。
      我看着这孩子形象的奴奴,不禁笑道:“我听说你十句话里,有十句话是假的?”
      “是呢。”奴奴毫不犹豫的承认了。
      “呵呵,你这么快就承认呀?”我不禁笑道。
      “那我能怎样呢?我入得他们眼睛,他们却入不得我法眼,唯有公子看起来顺眼些,我对他们自然是谎话连篇,而对公子真诚相待了。”奴奴诚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