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一十九章:使坏
    “奴奴知道错了,奴奴要跟公子走。”奴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结果我冷哼一声,把准备摸向她脑袋的手收了回来,并站起来说道:“到现在还敢骗本公子!你但凡犹豫那么一下,我就带你走了!偏生还主动说愿意!我信你岂不是白活这么多年了?”
      “哈哈,居公子莫要生气,这奴奴天性就这样,说话都是反的,是彻头彻尾的骗子。”童次连忙宽慰道,实不知我已经给奴奴暗地里加了一层血衣,只等我和一群鬼奴、人仙出了卫城,她就会爆发了。
      奴奴得到血衣的加持,很难得的愣了一下,但身为专业级别的骗子,她很快就压抑了惊讶的情感,尽可能的把修为压制了。
      把这么重的任务交给这小女孩,其实我也有自己的想法,有意去试探她的真正实力的同时,把她的骗术用在救人上面,让她感受到使用这种力量也可以很正义,从而纠正她扭曲的三观。
      在童次的护送下,我也懒得再回刚才的小院落了,而是直接出城,毕竟奴奴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忍不住发飙了,她可不会老实等到老祖宗来,这样一来大家都逃不掉。
      而我让她优先救出叶云秋,也是考虑到叶云秋的实力,这家伙虽然给关在笼子里,但只要给奴奴破了项环,就是如鱼得水的状态,到时候逃出来应该不成问题。
      我令三兄弟和一群鬼奴,以及应香雪她们把东西都搬上新轿子后,就往城门那飘去,这回有这么多保镖,倒是不怕给鬼类们惦记了。
      城市很大,半天都还没出城,但这时候,城中已经乱套了!
      我通讯仪一震,发现是叶云秋的信息,连忙打开来查看,上面写着出西南城见面。
      我想了想立即转道朝着西城而去,不出一会,我的通讯仪又震了一下,这下子,不是叶云秋的信息,而是陈葳淑的信息,大意是他们已经到了西南城那边伺机,眼下正在朝着这里过来,问我还有什么计划。
      看到是这夫妻两,我心情很高兴,立即发信息问他们可有摆阵或者什么,信息很快回过来,说是在树林里埋下了迷魂阵,只要引敌人过阵,就能脱逃而出。
      看来正道已经做好了迎接叶云秋的准备,眼下我救援了叶云秋,正好补全了他们无法进入鬼城的不足,现在叶云秋得逃,就看能不能逃出这鬼城顺利到达城门外了。
      既然已经有了大阵,我立即命令夫妻俩进城,并且还问了迷阵的位置。
      “应香雪,你带领他们,以及各种物质进入迷阵,这相信难不倒你,我会和卫光宇、陈葳淑两位道友去驰援叶道友!明白了么?”我很快说道。
      “是!主人!”应香雪当即拱手,随后立刻命令其他巫仙和鬼仙搬运物资,朝着城外移动,我反过身就朝着童家那边飞回,顺道还问了叶云秋和奴奴的情况。
      “小姑娘很强,和我在一起暂时没有危险,不过老怪都给我们引来了,眼下我带着小姑娘往你那边逃,只是好些刚救出来的鬼没办法跟上,来不及逃就给打灭了,有的则给抓了回去。”叶云秋话里还是很无奈的,不过我已经预料到了这结果,毕竟想要从炼狱中把所有鬼救出来,其实本身就是不可能的任务。
      大概过得一会,我的感应范围中就出现在了一大堆的气息,其中最前面的两道,果然是叶云秋和奴奴,我没有收回奴奴,也是因为这小姑娘和叶云秋在一起,这说明遇上的人不同,会发酵出不一样的故事。
      叶云秋是个负责任的仙家,别人救他一次,他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去救回别人,要不然卫光宇和陈葳淑也不至于现在还对他抱救援心态。
      “公子!”奴奴飞快的来到了我身边,而这时候她已经消耗光了肚子里的灵芝阴气了,好在有血衣,没有遇上什么危险。
      “奴奴,你没事吧?”我微笑的问她,奴奴点点头,说道:“没事,奴奴是不是很厉害,把这位公子救出来了!还引得殿内大乱,外间好多鬼闯进来趁机抢东西呢!”
      “嗯,奴奴当然厉害,不过没事对我才是真的好。”我说着顺便一拍魂瓮,把三兄弟叫了出来,并且给四个鬼都加持了血衣,瞬间就让他们有了八劫的实力。
      “叶道友,你先走吧,我会比你晚一步进入树林。”我当然也不至于留下殿后,殿后太过危险了,只是速度上会慢一拍,边走边逃,顺便引那群老怪进入迷阵之中,而后面还有卫光宇、陈葳淑两位八劫真仙,也是我敢留下的原因。
      “多谢夏道友救命之恩,此番叶某得救,若是夏道友有难,以后必赴汤蹈火。”而叶云秋说着,知道自己虚弱,也不客气的先往城外飞去。
      “奴奴,有多少鬼追来?”我问道。
      “八劫的……好像有十几位呢,七劫以下的不计其数,所以公子,我们还是快点走吧!”奴奴央求我道。
      “呵呵,没事,我们五个就能顶住他们一时半会。”我心道信你就见鬼了,这里上天了也凑不够十个八劫,还十几位,以为是撒豆成兵呢?
      “啊?公子,那可是送死呢!”奴奴惊讶道。
      “哼!要是怕死,赶紧躲魂瓮里!看我兄弟们如何御敌!”老二脾气顿时上来了,他们三兄弟都是勇猛无敌的战神,哪会看得起这么一个拍死的小姑娘?
      奴奴撇着嘴,很快却道:“我只是担心公子!”
      老大摇头,说道:“公子既然要御敌,我等便死战,公子要退,我们自然才会退!担心岂能当饭吃了?”
      奴奴无言语对,只能是跟在我后面。
      对方来势汹汹,叶云秋还没走多久,一个老者已经大笑而来,速度真是流星赶月,快得不行!
      “兀那居家小子!竟用奴奴反骗我童家,偷走叶云秋,欲图谋不轨!眼下我童家损失,是否能算在你们居家身上?!”来的老鬼竟是八劫巅峰,气压相当的惊人,连叶云秋全盛时期,怕都未必压得住这老鬼,可见对方出了是巅峰状态,还是主场作战呢。
      童家老鬼七八十岁的样子,须发飘到了身后,手中一把鬼头大砍刀,威风不可一世!
      “童老前辈,莫要怪小子如此,真的不关我的事,奴奴顽劣,我送回去给你之前,她居然已经偷得知了项圈的解锁办法,这才引来此事,现在她给你们追逐无路可逃,反倒跑来投奔我,我也是被害者呀!”我连忙忽悠道,而一边说话,也不忘带着三兄弟和奴奴朝着迷阵树林移动。
      童老鬼大怒,说道:“说的什么废话!好处都你居家得了,我们损失如此惨重,脸都给丢光了!谁知道是不是你这小子主动使坏!?”
      “童爷爷,都是奴奴不好,奴奴不想给关着,不喜欢给关着,所以就逃了出来,放走那位受伤的公子也是为了自救,跟居公子没有任何的关系,童爷爷行行好,放我们离开吧!”奴奴很是委屈和自责的说道。
      不过这样的解释,让童老鬼更是羞愤交加,说道:“奴奴,你当爷爷我是蠢的么?”
      “童老前辈,要不这样吧,此事非我所想,现在我身上钱物都买了你家的东西,身无分文,赔不起损失,不过这面玉牌是我居家的子嗣身份证明,我先质抵在你这里,回头损失多少钱物,东西,你尽管抽空去我居家讨还如何?我相信我居家肯定还得起的,但如果你动了我,咱们两家可就不能善了了。”我说着接下了身份玉牌,随后丢向了身后。
      童老鬼立即飞过去捡了。